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想你
    “你找我干什么?我很忙。”阮静怡不冷不热地回答道。

    电话里面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传来宋舟鸿有点儿沙哑的声音,只听他说道:“我想你。”

    我想你,这三个字,彻底让阮静怡心花怒放,放下了所有的坚持,不会拒绝宋舟鸿的所有要求。

    很快她就报出了自己的位置,然后宋舟鸿让她在原地等着,他很快就过来接她。

    事实上,阮静怡的行踪,宋舟鸿一直都掌握的清清楚楚,包括乔奕森送她回家,跟她之间的互动,还有她去干洗店洗衣服,然后来乔家送衣服。

    所以他提前就在附近等着阮静怡了,老早猜测得到她在乔家会受到刺激,此时最需要一个男人出现给她安慰给她肩膀,让她体会到一样的关心和爱护。

    车子停在跟前,宋舟鸿亲自帮她打开车门。

    等阮静怡坐稳,宋舟鸿飞快地踩下油门,车子一冲向前。宋舟鸿没有说话,只是专心地开着车。

    又是这样的冷漠,又是这样久别重逢后的沉默,阮静怡转头看向宋舟鸿。这个刚才对自己说“我想你”的男人,现在一见面又是另外一副嘴脸。

    阮静怡正想质问他的时候,车子突然停下。周围是一片的树林,这里只有一条很窄很窄的土路,附近静悄悄的,没有看到一个人影儿。

    车子挺好,还没等阮静怡开口,宋舟鸿上来将她抱在怀里,然后对着她的唇狠狠地吻着。

    阮静怡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这样被宋舟鸿亲着吻着,自己被她蹂躏着。

    等她反应过来,宋舟鸿的手已经开始解她的衣服了。阮静怡想要一把推开宋舟鸿,可是宋舟鸿更加用力地抱着她,让她不能挣扎,不能动弹。

    阮静怡索性张嘴然后闭合,狠狠地咬住了宋舟鸿的嘴唇。宋舟鸿吃痛地闷哼一声,见阮静怡还是不肯松开,他的手在她的胸前的柔软上有技巧的拨弄着。

    突然阮静怡自己情不自禁地呻吟了一声,然后放开了宋舟鸿的唇。

    宋舟鸿的嘴角挂着一丝得逞的笑意,然后低头吻上她的脖颈。

    阮静怡觉得刚才的惩罚不够,低头咬上他的耳朵。可是这种惩罚,对宋舟鸿来说简直是一种再好不过的享受了,他对阮静怡的侵犯更深了一步。

    阮静怡眼看着就要沦陷在他的和技巧中,在最后一刻,她用自己仅存的理智问他道:“难道你想我,只是为了你的吗?”

    听到阮静怡这么问,原本已经箭在弦上的宋舟鸿突然停了下来,他抬头怔怔地看着阮静怡,她已经眼眶里喊着泪水了。

    宋舟鸿一边帮她擦干眼泪,一边回答道:“当然不是,如果只是这样子,女人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找你呢?你想多了,好几天没见,我真的是想你了。”

    有了上一次的教训,阮静怡还是不相信地问道:“你不是爱我的姐姐?你还对我说这么虚伪的话,我情愿你说真话。”

    宋舟鸿叹了口气,他知道如果此时自己强要了她,肯定要让她更加觉得自己是在了。

    忍着自己身体里面的那团火,宋舟鸿小心翼翼地帮阮静怡整理好衣服。

    “我知道,上一次的话伤害了你,就是因为我不想欺骗你,所以才告诉了你真话。但是这几天我才发现,你不在我身边,我度日如年,我天天都想着你。”宋舟鸿哄她道。

    阮静怡认真地看着宋舟鸿,想从他的表情看出来他说的是否是真话。可是她什么都看不出来,宋舟鸿说的那么平静,那么真诚。

    “既然想我,那你这么多天为什么还不联系我?你知道吗,那一天,我差点儿被车撞了,你都没有管我?”

    阮静怡又质问道,竟然哭了起来。

    “对不起,这几天有好多事情等着我处理,我真的是乏术,昨晚一晚都没有睡觉,今天处理完事情,脸就过来找你了。”

    宋舟鸿道歉说。

    阮静怡看着宋舟鸿的黑眼圈,确实是一副没有睡好的样子,只听他继续说道:“那一天你跑出去后,我就已经后悔了,等我追出去,我却看到你被一个男人抱着抱上了车,我想上去阻拦,可是车子已经走了。”

    阮静怡诧异,宋舟鸿说的一点儿也没错,他竟然都看到自己被乔奕森抱上了车,看来真的是自己误会他了。

    看着阮静怡惊讶的神情,宋舟鸿就知道,她相信自己了。

    过了一会儿,宋舟鸿又道歉说:“真的对不起,你能原谅我吗?以后我会好好地疼你的。”

    “真的吗?”

    阮静怡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心里有一丝丝的疑惑,宋舟鸿的变化有点儿太快,她都要跟不上节奏了。

    宋舟鸿郑重地点了点头,很诚恳的样子,可是在他眼底的深处,却有一种晦暗不明地东西。阮静怡没有看到,也体会不到他的意思。

    “我们永远都在一起!”

    阮静怡说着扑向宋舟鸿的怀里,瞬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好,永远都在一起。”

    说着抱着她承诺道,可是眼睛却看向车窗外的远方,看起来很不经意又别有用心的样子。

    宋舟鸿没有立马带阮静怡回去,而是带她去了一处温泉会所,让她享受高级的待遇,用糖衣炮弹和纸醉金迷将她灌醉,让她相信,她的爱情是至高无上的。

    宋舟鸿知道,像阮静怡这种涉世未深又出身贫穷的丫头,只要让她尽情地享受,用几句糖言蜜语就可以将她收服。

    这就是阮静怡和阮小溪的不同之处,阮静怡骨子里有一种市井女人的媚俗,而阮小溪不管在富贵或者贫穷之中,都能保持自己的高贵。

    这种媚俗或者高贵,都是血液里面的东西,遗传的,不可改变的,源于他们的母亲。阮静怡的母亲,就是一个靠男人上位的女人,不择手段,而阮静怡从小受母亲的影响,能不拜金不媚俗吗?

    而阮小溪的母亲,出身书香门第,自身的学历和能力潜移默化着女儿,让她从内到外都高贵起来。

    宋舟鸿在一旁冷冷地看着池子里面嬉戏的阮静怡,或许一开始他还是喜欢她的,喜欢她的天真纯洁,毕竟她的第一次给了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