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姐夫的味道
    母亲不是说乔奕森的心里是一个装着老婆孩子的男人嘛,她倒是要看看,乔奕森到底是不是一个爱老婆如命的男人。

    她拿起西装,去附近的干洗店加急干洗,然后自己去附近的发廊做了一个造型。

    她才不要跟阮小溪一样,做她的影子呢。她要做自己,赢得男人的身和心。

    她把原本有波浪的头发再次拉直,然后染成棕色,看起来飘逸又有活力。

    等她做完头发,衣服差不多也好了,就去取了衣服。

    看看时间,差不多午饭时间要到了。如果乔奕森回家用午饭的话,应该就要到家了。

    她到了乔家,按了门铃,报了姓名。因为上一次来过,所以报了姓名就知道她是谁了,没人敢不让少奶奶的妹妹进门。

    乔父乔母带着阮点点出去会面朋友了,而乔奕森还没有回来,家里面只有阮小溪一个人。

    看到阮静怡进来,阮小溪眉头一紧。

    “姐姐!”阮静怡看到阮小溪就甜甜地喊道。

    阮小溪没有应答,也没有阻止她进来,只是不知道她这么勤快地往她这里跑,是干什么的。

    阮静怡从袋子里面掏出来西装,一边递给阮小溪一边说道:“姐夫的西装。”

    阮小溪没有接,而是狐疑地看着这件衣服,不敢相信,乔奕森的西装怎么会在阮静怡的手里。

    乔奕森确实有这样的西装,但是也不一定就是乔奕森的吧。

    看出来阮小溪的疑惑,立马解释道:“姐夫的味道,你应该很熟悉吧。”

    阮小溪接过西装,淡淡的回了一句:“谢谢你帮忙送来。”

    阮静怡正等着她继续问呢,可是阮小溪没有多余的话来。

    “你就不想知道,姐夫的西装,为什么在我这里吗?”阮静怡问道。

    “如果我想知道,我先生自然会告诉我的。”阮小溪仍然淡淡地回答道。

    阮静怡诧异,阮小溪竟然如此信任乔奕森,还是她在自己面前故意装镇定呢。

    “当然了,姐姐和姐夫这么恩爱,姐夫是不会隐瞒姐姐任何事情的。”阮静怡拍马屁说道。

    阮小溪直接问道:“你如果来是为了送衣服的,衣服送到了,没有事情你可以回去了。”

    阮小溪的态度依然这么冷淡,阮静怡心里不是滋味,但是仍然陪着笑脸。

    “姐姐,你着肚子这么大了,快到预产期了吧?”阮静怡说着上前伸手想要抚摸阮小溪的肚子。

    阮小溪下意识地后退几步,跟阮静怡保持距离。

    没想到阮小溪对自己的防范之心这么强烈,阮静怡的脸上露出悲伤之色,对阮小溪说道:“姐,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妈妈,也不喜欢我,是因为当初是我妈妈抢了你妈妈的老公。可是我们是亲姐妹呀,上一辈子的事情,我们这一辈还要继续怨恨下去吗?”

    阮小溪心里明白,阮静怡是无辜的,可是她之前就是放不下。现在听她这么一说,倒是显得自己太小肚鸡肠了。

    事情过去了那么多年,母亲去世了那么久。父亲跟曾宝琴都已经老了,她也已经成为了母亲。这一切都成定局,无法改变,她心里的怨却始终放不下。

    此时又听阮静怡说道:“姐,我是真心想要跟你好好相处的,家里只有我们两个孩子,不应该互相关心照顾吗?你现在怀了身孕,更需要关心和照顾。虽然说乔家对你很好,但是我们才是骨肉至亲呀。”

    阮静怡分析的头头是道,阮小溪不得不承认,她说的都对都有道理。

    乔家是婆家,阮家是娘家。乔父乔母对她再好,她都希望自己的亲生父母也在身旁。

    虽然乔奕森对她爱护有加,她还有宋萱这个闺蜜,但是她也希望有自己的亲妹妹可以跟她一起说一些悄悄话。

    “骨肉至亲?骨肉不假,至亲却是一个笑话。这些年,你们在哪里?父亲拿我去抵债,你有你的母亲,而我有什么?”阮小溪质问着,竟然湿了眼眶。

    阮静怡上前,伸手帮她擦干眼泪,这一次,阮小溪没有躲闪。

    “姐姐,以前我年纪小,不太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偶尔听过几句。就是因为以前父亲亏欠你,所以他现在想要弥补你。这些年你不在我们身边,可是父亲总是念叨你,不止一次在我面前提起你。就让我们弥补你,好不好?”阮静怡说的情真意切,言辞恳切。

    这时候乔奕森从外面进来,看到阮小溪哭泣,赶紧上前将她抱在怀里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乔奕森一边问着一边看向阮静怡,那眼神像是要杀人一般,让她吓了一跳。

    一看就是阮静怡把阮小溪给惹哭了,乔奕森怎么会放过她呢?

    阮静怡赶紧解释道:“对不起,姐夫,我不该跟姐姐提起以前的事情,让她伤心了,你怪我好了,都是我不好。”

    阮静怡一个劲儿地道歉,姐姐姐夫叫的可亲热了。

    可是乔奕森不买账,不管怎样,都惹得自己的宝贝老婆伤心了,他狠狠地瞪了一眼阮静怡说道:“你走吧,以后不要再来了。”

    乔奕森声音不大,但是语气坚决,不像是一时生气才说的。

    阮静怡紧张,没想到乔奕森会护阮小溪到这种地步。她又没有对阮小溪做什么,她可是一直都在示好呢。

    阮静怡觉得委屈,所有人都呵护着阮小溪,一赌气转身就要走。

    阮小溪赶紧制止道:“等等。”然后对乔奕森说道:“是我自己想起以前的事情,不怪她。”

    阮小溪竟然为阮静怡辩解了,阮静怡和乔奕森都十分惊讶。

    “姐姐,谢谢你!”阮静怡赶紧回来,拉着阮小溪的手眉开眼笑地说。

    阮小溪也勉强的笑笑,看着眼前的阮静怡,压根就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小姑娘。或许以前真的是年幼不懂事,现在的她这么体贴,懂得为别人考虑,也实在不容易了。

    管家过来喊他们吃饭,还没等乔奕森和阮小溪开口请她,阮静怡就自己毫不客气地决定要留下来跟他们一起吃午饭了。

    阮小溪没有拒绝,乔奕森当然也没有意见。他希望给阮小溪最好的,但是家人的爱,是他这个做老公的永远无法给予的,所以能够撮合他们一家人重归于好,也算是自己的功德一件了。

    阮静怡看着满桌子的饭菜,有点儿瞠目结舌。这是一顿家常便饭而已,没想到花样儿这么多。

    而且只有乔奕森和阮小溪两个人吃,她只是意外留下来吃饭的。这么多的饭菜,足够四五个人吃了吧。

    “姐姐,姐夫,这么多饭菜,只有我们三个人吃吗?点点呢?家里面其他人呢?”阮静怡问道。

    “他们都不回来吃了,只有我们三个,你多吃一点儿。”阮小溪说着给阮静怡夹菜。

    “谢谢姐姐。”阮静怡一边说一边想着真是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