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别动你姐夫抱有幻想了
    阮静怡刚才被美色所吸引,竟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此时反应过来,不免有些尴尬,赶紧站直身子,害羞地说道:“谢谢姐夫救了我,我真的是太不小心了。”

    “我还是送你去医院看看吧,你的脚受伤不轻。”乔奕森说道。

    还没有等乔奕森说话,身后突然传来了曾宝琴的声音:“静怡,你回来了?”

    阮静怡和乔奕森回过头来,曾宝琴和阮少安看到是乔奕森,十分惊讶。

    刚才曾宝琴和阮少安看到一个男人对阮静怡这么关怀备注,又是披衣服,又是在紧急时刻保护阮静怡。

    他们很是高兴,原本以为这个男人是宋舟鸿呢,可是没想到竟然是乔奕森。

    乔奕森怎么会在这里?阮静怡不是跟宋舟鸿约会去了?现在怎么跟乔奕森在一起?

    乔奕森看到他们两个,并没有打招呼,对阮静怡说道:“我先走了。”

    然后就走向自己的车子,拉开车门离开了。

    “姐夫……”阮静怡喊了一声,可是隔着车窗,乔奕森并没有听见。

    看着乔奕森离开后,曾宝琴赶紧盘问起女儿来。

    “静怡,你怎么跟他在一起?宋舟鸿呢?”曾宝琴问道。

    提起宋舟鸿,阮静怡的脸上难掩失望之色,什么也没有说。

    “我想回去了。”阮静怡说着自己往前面走着,虽然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但是也不是不能走路。

    “静怡,你的脚怎么了?”阮少安问道。

    “没事,摔了一跤,姐夫送我回来的。”阮静怡轻松地回答道。

    听她一口一个姐夫的,曾宝琴不乐意了:“我说静怡,什么姐夫,那是人家的老公,跟你没什么关系。”

    “我姐姐的老公,当然是姐夫了。”阮静怡回答道,听起来跟他们十分亲近呢。

    阮静怡瞪了一眼女儿,这个孩子,越来越不知道该往哪里使劲儿了。

    晚上,曾宝琴本来想跟阮静怡谈一谈,让她离乔奕森远一些,好好把握住宋舟鸿。

    可是阮静怡一上来就打听乔奕森,很有兴趣的样子。

    “妈,乔家是不是在这里很有势力?你对姐夫的事情了解多少?”

    “姐夫是怎么娶的姐姐,你能给我讲讲吗?”

    “姐夫的家世和长相都那么优秀,为什么会娶我们这种家庭的女儿呢?”

    ……

    阮静怡一口一个姐夫,那一句话都不离开乔奕森。

    曾宝琴终于看不下去了,制止她道:“好了,你住嘴吧,不要打听不相关的人,你的目标是宋舟鸿,宋舟鸿。”

    提到宋舟鸿,阮静怡的脸色就不好看了。她在餐厅里面哭着跑出去,宋舟鸿不但没有追出来,到现在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来。

    事实已经说明,她瞎了眼了,才会爱上宋舟鸿这样的男人。

    “以后别跟我提这个男人了。”阮静怡烦躁地说。

    “什么意思?你们两个怎么了?晚上不是一起出去吃的饭,怎么没有送你回来?”

    “你怎么跟乔奕森在一起?怎么回事?”

    曾宝琴一个问题接着一个。

    “好了,妈,你就别问了,以后不想再提宋舟鸿这个名字。我觉得姐夫挺好的,很体贴。”阮静怡不耐烦地回答道,提到乔奕森,脸上笑意盈盈的。

    “我说你是魔怔了,还是被灌了**汤了?人家再好,那是人家的老公,跟你没有关系,你要把握住的是宋舟鸿。”曾宝琴再次强调道。

    “那爸爸不曾经也是别人的老公吗?现在是你的!”阮静怡反驳道。

    曾宝琴一时间被堵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阮静怡说的没错,但是总觉得女儿这样挤兑自己的妈妈不合适。

    “你……你这个丫头,竟然说你妈妈我。我是让你认清楚形式,宋舟鸿才是你应该把握住的男人,一个钻石王老五,而乔奕森是一个有妇之夫,还有两个孩子,当然宋舟鸿才是你最好的选择。”曾宝琴替女儿分析道。

    “他那样对我,我才不要他呢。还是姐夫好,那么温柔,那么体贴。”阮静怡反驳道。

    宋舟鸿跟乔奕森的对比,让阮静怡对乔奕森产生了不少的幻想。

    “他怎么对你了?你倒是说呀,你急死我了,你告诉妈妈,妈妈帮你分析分析呀。”曾宝琴还是把宝押在宋舟鸿的身上,推搡了阮静怡,试图让她清醒过来。

    阮静怡就把宋舟鸿把她当做阮小溪替身的事情给说了出来,还把自己赌气摔门离开也说了。

    曾宝琴听了叹了一口气道:“我的傻女儿,替身只是暂时的,你在他的身边久了,就像是空气般的存在,他自然就离不开你了。”

    “可是妈妈,我不想要一个心里装着别的女人的男人,连做梦都叫着阮小溪的名字!”阮静怡愤愤地回答道。

    “那乔奕森,不更是一个心里装着别的女人的男人嘛!我的傻女儿,谁才是你应该牢牢抓住的对象,这还不清楚吗?宋舟鸿虽然想着阮小溪,可是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他只是暂时忘不掉。而乔奕森想着阮小溪,他们天天腻歪在一起,还有骨肉相连,是永远都不可能忘掉的。你看看你爸爸就知道了,他的前妻都死了多少年了,可是他对她仍然念念不忘,还惦记着他们的女儿阮小溪。”

    曾宝琴苦口婆心地劝说着女儿,不要执迷不悟,应该选择那个可能性最大的。

    阮静怡觉得母亲说的有道理,虽然说宋舟鸿很是过分,但是说不定乔奕森更加难以攻克呢。

    可是她还是气不过,宋舟鸿竟然到现在都没有给自己打电话过来。

    宋舟鸿回去之后,左思右想。阮静怡还是一个小丫头片子,让她为自己所用,她还太嫩了一点儿,如果没有人给她出谋划策,她也掀不起什么浪来。

    想来想去,他还是应该成为牢牢地握着棋子的人,这样子才能把控住局面。

    不过宋舟鸿没有立马安抚阮静怡,他要先晾她几天,然后再去找她,这就是所谓的欲擒故纵。

    第二天,阮静怡心里还是很不平静。她看到椅子上昨天穿回来的乔奕森的西装,灵机一动,她有了一个好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