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还是姐夫最贴心
    他知道阮静怡是爱他的,是无辜的,但是那又怎样呢?她姐姐欠他的,就让她这个做妹妹的来还吧。

    阮静怡哭着跑着,在马路上乱闯,差点儿被一辆车撞上,还好刹车及时。

    不过阮静怡一不小心崴了脚,跌坐在地上。

    虽然是对方乱闯行车道,不是自己的责任,但是乔奕森还是从车上下来,看看对方有没有受伤。

    阮静怡忍着疼痛坐在地上,握着自己的脚踝,眼泪还是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你没事吧?”突然一个磁性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阮静怡抬头去看,一个带着棱角的英俊的男人的脸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他绅士地在自己面前弯腰,皱着眉头关心着自己的伤情。

    他的脸,就像是上天雕刻出来的艺术品,眉眼之间的英气和正气让人眼前一亮。薄唇轻张,欲言又止,带着另外一种。

    阮静怡一时间忘记了哭泣,看着眼前这张帅到没人性的脸,立马就想起来他是谁。

    这种帅到人神共泣的男人,见一次,就足以让人记挂一生!

    没错,她在乔家见过的,就是自己姐姐的老公,乔奕森!

    乔奕森看到阮静怡那一刻,也是一愣,这个女孩子,似曾相识,但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阮静怡突然眉开眼笑,喊道:“姐夫!”

    “姐夫?”乔奕森皱眉,他这才想起来,这个女孩子就是阮小溪的妹妹,阮静怡,前几天去过乔家,见过一面,怪不得看起来有些熟悉呢。

    “你怎么在这里?乱跑很危险的!”乔奕森问道。

    毕竟是阮小溪的妹妹,乔奕森便不由得多了一份关心,虽然阮小溪嘴上不承认,但是毕竟血浓于水。

    就自己老婆骨子里那份善良,迟早有一天会认下这个妹妹的。乔奕森早就这么料定阮小溪的心思,只是还需要时间罢了。

    “姐夫,我……哎呦!”阮静怡说着要站起来,可是脚踝一痛,又坐在了地上。

    “伤到哪里了?严重不?我带你去医院!”乔奕森看着她的腿问道。

    “没事的,姐夫,不严重,回家我自己上点儿药就好了。”阮静怡赶紧说道。

    这时候已经绿灯了,后面的车子已经在鸣笛了,乔奕森说道:“别占道了,先起来把。”

    阮静怡强忍着疼痛,想要站起来,可是还没有成功。

    后面的车子不停鸣笛,而乔奕森的车子在前面堵着,他一着急弯腰抱起地上的阮静怡,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将她自己的车子的后排座位上。

    阮静怡本以为还需要多费心心思呢,没想到就被这样一个大帅哥抱在了怀里,还是那样的一个公主抱。

    他淡淡的烟草味道,很好闻。他的臂膀,十分有力。他的胸膛,宽敞而且又有担当。

    只是那么一瞬,就让阮静怡怦然心动。

    乔奕森启动车子,问道:“你抓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我住在姐姐的家里。”阮静怡回答道。

    她问道车里有一股淡淡的芬芳,是百合花的香味,找了一下才发现原来在副驾驶座上放着一束的鲜花。

    “姐夫,那是你买给姐姐的鲜花吧,真漂亮!”阮静怡说道。

    “是,你姐姐喜欢百合,而且她最近睡得不好,百合放在卧室里面可以安神。”乔奕森看了一眼鲜花回答道。

    “姐姐真幸福,你可真贴心,姐夫!”阮静怡不吝夸赞道。

    她一口一个姐夫的叫着,叫的乔奕森心里也舒坦极了,也一一应了下来。

    阮静怡收回自己的目光,在乔奕森没有发觉的地方,变得凌厉了几分。

    她在心里面抱怨道:“老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好男人都喜欢自己的姐姐!宋舟鸿是,乔奕森也是!她的姐姐被这么优秀的男人疼着爱着,可是她却被男人伤着!凭什么?她哪一点儿不如阮小溪?她凭什么得不到男人的爱?她不会输,不会输给自己的姐姐!”

    车子在阮小溪家楼下停下,阮静怡没有自己下车,就等着乔奕森过来抱自己下车。

    乔奕森打开后排车门道:“下来吧,小心一点儿。”

    阮静怡看着他,他没有一点儿要抱自己下车的意思。

    刚才乔奕森抱她起来,只是因为后面的车主一直在鸣笛。她这个瘸子,走到车上,后面的车主要急疯了,所以情急之下才抱了她。

    现在不着急了,当然不会跟她那么近的接触。毕竟他可是有妇之夫,要跟其他女人保持距离,保持距离。

    阮静怡识趣地自己从车上下来,一瘸一拐地走着。乔奕森只是在旁边护着她,并没有跟她肢体接触。

    阮静怡脚踝受伤了,走的很慢慢,或许她是故意的,故意想延长跟乔奕森独处的时间。

    入秋了,晚上有些凉。而阮静怡为了跟宋舟鸿约会,穿的很是也很淡薄。

    一阵风吹来,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乔奕森在她的身侧,看在眼里,犹豫了一下,还是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她的身上道:“天凉了,不要穿得这么少,对女孩子的身体不好。”

    为她披衣服的男人,这句话听起来暖暖的。阮静怡心里想,如果宋舟鸿这么关心她呵护她,那她为他做什么都愿意。

    “谢谢姐夫!”阮静怡拢了拢衣服感谢说。

    “走吧,小心一点儿,前面有台阶。”乔奕森指着前面的路提醒她说。

    阮静怡看着前面的台阶,抬起一条腿踩上去,然后后面的腿跟上,可是好像很痛的样子,让她皱着眉头紧咬着牙关。

    结果后面的脚没有跟上,一脚踩空,整个人朝后面仰去。

    乔奕森眼疾手快,赶紧伸手去接住她落下里的身体。

    阮静怡就这样闭着眼睛直直地落在了乔奕森的怀里,没有预想中的尴尬难堪和疼痛感,她的眼角带着一丝诡异的笑。

    她就知道,乔奕森不会不管她的。这么有绅士风度的男人,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阮静怡睁开眼睛,就看到乔奕森低垂着眼睛看着自己。她一动也不动地,任由自己的身体的重力完全被乔奕森托着,丝毫不担心自己会跌落下去。

    “起来吧,没事了。”乔奕森说着一条胳膊用力将她托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