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只是姐姐的替身吗
    他的吻立马覆盖了阮静怡的脸颊个脖颈,他说的,或许是身体的,而不是来自内心的思念。

    宋舟鸿身经百战,很快就用亲吻和爱抚平稳了阮静怡的情绪。而被点燃的阮静怡,也享受着和宋舟鸿最亲密的事情。

    因为只有在这一刻,她实实在在地感受到宋舟鸿是他的男人。

    这样好像还不够,宋舟鸿突然放开阮静怡,开着车子绕呀绕,最后将车子停在一处偏僻的巷子里面,然后重新将阮静怡拥进怀里。

    在这样封闭又公开的场所里面,外面很黑,但是好像隐隐约约可以听得到不远处有人说话,他们在做着的事情,别是一种刺激!

    阮静怡忍不住叫出声来,但是又觉得好像会被外面的人听到,于是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尽量让自己不要发出声音来。

    而宋舟鸿就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面,与她打得、炽烈,大汗淋漓!

    在这个水融的时刻,宋舟鸿有一种征服的,更准确地说,是一种补偿的安慰。

    而阮静怡在这场给予当中,也收获着被疼爱的欢喜。

    只是在炙热之后,当他的身体与自己分离的那一刻,一种无边的空虚感充斥着自己的全身。

    这种感觉很是奇怪,明明就在身边,却像是隔了千山万水!

    “不要!”阮静怡紧紧地搂着宋舟鸿的脖子,不让他起身。

    “乖!”宋舟鸿在她的额头落下一个吻,然后拉开她的手臂,自己起身。

    阮静怡赶紧起来抱住他的腰,好像这一松开,就再也回不来了。

    “好了,一起去吃饭。”宋舟鸿再次掰开阮静怡的双手,说道。

    宋舟鸿迅速收拾好自己,然后启动车子去找地方吃饭,而阮静怡在后面慢慢地清理着自己,像是一只被遗弃的宠物一样。

    坐在后排座位上,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夜景,阮静怡一点儿心思也没有。

    一翻过后,她已经没有了刚才见到宋舟鸿的欣喜和失落,只有一种痛定思痛。

    看着宋舟鸿的后脑勺,却看不到他的脸。她不知道宋舟鸿在想些什么,要她的时候热情似火,转过身后就像是隔着厚厚的一道屏障的陌生人似的。

    宋舟鸿从后视镜里,窥探到阮静怡失落的神情。他停好车子,亲自为她打开车门道:“下来吧。”

    阮静怡下来,宋舟鸿主动拉起她的手,与自己并肩走着。

    阮静怡的心又一次不安宁了,他总是这样子,在自己失落的时候,给自己一个吻或者一句温暖,然后再把自己丢进冰窖里面,等到自己快要冻死的时候,又来温暖一把。

    这样的男人,永远都让人捉摸不透。忽热忽冷,忽远忽近。

    吃饭的时候,谁也不说话,气氛有些尴尬。

    或者只是阮静怡觉得尴尬吧,宋舟鸿依然优雅地拿着刀叉用餐。

    阮静怡发现,宋舟鸿喜欢吃西餐胜过中餐,因为每一次吃饭,都是吃的西餐。

    她不知道是他为什么喜欢吃西餐,而不是从小就吃的中餐!

    因为在国外,宋舟鸿才摆脱了穷小子的命运,成为现在这样举足轻重的人物!而这里的一切,都记录着他曾经的贫穷和屈辱。

    他不喜欢吃中餐,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吧,害怕面对过去!

    阮静怡放下刀叉,注视着垂眼吃饭的宋舟鸿,突然说道:“我见到我的姐姐了!”

    正在专心吃饭想事情的宋舟鸿,眉头一皱看向阮静怡,手里的动作也僵,他假装没有听到似的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我见到我的姐姐,阮小溪了!”阮静怡故意提高了好几分贝大声说道。

    “哦。”宋舟鸿回答地淡淡的,但是表情分明已经变了,显得有些不自然。

    他像是在掩饰什么,但是表情已经出卖了他!他越是这样子,越是说明心里有鬼!

    阮静怡这样想着,手偷偷地在桌子下面握成拳头。她分明问过他,是不是爱着自己的姐姐,可是他说已经过去了。

    现在看来,一切都只是他在敷衍自己而已。没有忍住心里的愤怒和委屈,阮静怡还是拆穿了他,说道:“我姐姐的头发也是这样的波浪卷,我姐姐不喜欢化妆吧?”

    她这样问道,宋舟鸿嘴角只是无奈地扯了一下,并没有说话,也就是默认了。

    “所以,你让我打扮成这个样子,就是为了让我看起来更像我的姐姐,对吗?在你的心里,我就是姐姐的替身,对吗?”

    阮静怡质问道。

    第一次,她用这种语气跟宋舟鸿说话,声音虽然不大,但是怨恨、愤怒已经表露无遗了。

    “对不起。”宋舟鸿道歉说。

    额,这一次,他没有否认,竟然以这种方式承认了。

    阮静怡也很是错愕,她以为宋舟鸿至少会找一个理由骗骗自己,或者解释一下。可是他就是这样子直接坦白地承认了。

    替身!替身!替身!她讨厌这个身份!阮静怡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压抑不住自己,显得特别的激动。

    “可是她已经是别人的老婆了,她都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了!”阮静怡的声音又提高了不少,试图提醒宋舟鸿,也叫醒他认清现实。

    还好他们在包间里面,没有其他人,否则一定会引来不少人的围观的。

    宋舟鸿放下手里的刀叉,抬头看着阮静怡,毫不回避她受伤的眼神,然后很无奈地回答道:“可是她曾经是我最爱的女人,我忘不了她!”

    阮静怡泪如雨下,虽然已经知道了这个事实,但是宋舟鸿亲口承认,还是这么地心痛如刀割。

    宋舟鸿站起来,伸手想要为她擦干眼泪。可是手还没有触碰到阮静怡的脸颊,就被她打开了,愤怒地拒绝道:“你不要碰我!”

    宋舟鸿听话地缩回手来,这样的阮静怡,倔强、坚强,还真的跟阮小溪的性格有一拼。

    “对不起,你很好,只是小溪在我的心里,依然那么温柔,善良,可爱。”

    宋舟鸿提起阮小溪,眼睛里竟然都有一丝光亮。

    “我不要听,不要听,不要听,你是一个大坏蛋,大坏蛋!”阮静怡嚷着捂着耳朵跑了出去。

    看着阮静怡消失在门口,宋舟鸿并没有去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