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父亲和女儿的决裂
    这句话用到现在的阮少安身上,恰到好处,只是这份父亲的关爱,是对他另外一个女儿的,不是对她的。

    “你说完了吗?说完可以走了。”阮小溪冷冰冰地说道。

    阮少安错愕,没想到阮小溪这么强硬。乔奕森理解她的感受,所以更加心疼她。

    她从小就失去的父爱,此时还不是她的。更加讽刺的是,她的父亲,只疼爱他的小女儿。

    她没有得到过他的爱,他又有什么权利要求她庇护他的小女儿呢?

    阮少安还想说什么,就被乔奕森给制止了:“你回去吧,这里不欢迎你和你的女儿!”

    乔奕森和阮小溪拒绝了,阮少安一点儿也不埋怨他们。他今天的请求,对阮小溪来说,确实很过分。他也是没有办法,才在自己女儿的伤口上撒盐的。

    既然如此,他也不会强求阮小溪再做什么。

    “我这就走,小溪,你保重,照顾好自己和你的孩子。奕森,摆脱你照顾好他们娘三儿。”阮少安说完从地上起来。

    跪的时间久了,腿也算了,阮少安起来的时候踉跄了一下,差点儿摔倒。阮小溪的心里一紧,自己要上去扶,可是被乔奕森稳稳地固定在怀中,然后乔奕森深处另外一只手,拉住了阮少安,才没有摔倒。

    阮小溪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动作虽然轻,但是乔奕森还是察觉到了。

    这个倔强嘴硬的女人,明明心里还是很关心阮少安的,可是就是嘴上逞强。

    看着阮少安渐渐远去的趔趄的步伐,阮小溪好几次都想张口,或者亲自去扶他,但是都忍了下来。

    乔奕森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于是对一旁的儿子道:“点点,你去送送外公!”

    “啊?”一旁愣怔的阮点点还没有回过神来,不知道自己该去还是不该去。

    他看向自己的妈妈,可是阮小溪只是不忍地看着自己的父亲。乔奕森朝着阮点点递了一个眼色,这个机灵鬼立马会意。

    “好的,我这就去。”他回答着就屁颠屁颠地去追阮少安了。

    “外公,你等等我,外公,等等我!”阮点点一边跑一边喊着。

    阮少安听到孩子的喊声,停下脚步回过头来,担忧地说道:“你慢点儿跑,孩子,别摔着。”

    他脸上的着急,眼里的担心,是真真切切的,阮少安是真的疼爱自己的外孙。

    看到阮点点到了眼前,阮少安伸出手拉住他的小手,在转身的那一刹那,他抬头深深地看了阮小溪和乔奕森一眼。

    这一眼,让阮小溪心里一惊,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分别得忧伤。好像这一转身,又是多年不见。

    终究阮小溪没有说出一句挽留的话来,她已经身为人母,也能明白父母为孩子照想的心意,可是她就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看着前面的一老一少,大手拉着小手,一副安详慈爱的画面。阮小溪想,自己做不到的,就让阮点点替自己做吧。

    孩子的心性是罪单纯的,他没有必要承受父母的情感和恩怨。

    “好了,已经走远了,你也该休息一下了,你刚才太激动了。”乔奕森提醒道。

    阮小溪转头仰视着乔奕森,自己的丈夫,自己孩子的父亲,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

    她和孩子们只有他了!

    “你会不会不要我们?”此时心灵脆弱的阮小溪傻傻地问了一个这样的问题,让乔奕森有些措手不及。

    一向伪装的很坚强的阮小溪,也会卸下这层外壳,将自己的脆弱展现在别人的面前。

    乔奕森懂了,因为她爱自己,所以才会愿意在自己面前表现脆弱。

    “不会,当然不会,你们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乔奕森用坚定的眼神看着阮小溪,告诉她道。

    阮小溪也看着他,如果誓言靠得住,她情愿相信他!

    阮点点将阮少安送到了大门口,阮少安说道:“回去吧,孩子!”

    “外公,我再送送你。”阮点点坚持道。

    阮少安蹲下来,与阮点点平视。这个孩子长得真好,眉眼间有乔奕森的影子,唇齿间又有阮小溪的模样儿。而且这么懂事,虽然从小没有父爱,但是却这么善良。

    他知道,因为只有善良的母亲,才会教育出善良的孩子来,只因为阮小溪的善良。

    “孩子,不用送了。外公有话跟你说,你一定要记住。”阮少安叮嘱道。

    “外公,你说。”阮点点看着阮少安扑闪着一双有灵气的大眼睛。

    “以后你长大了,一定要好好地照顾你的妈妈和妹妹,知道吗?”阮少安说。

    阮点点笑了,回答道:“这是肯定的,谁要是欺负她们,我一定会打的他们满地找牙!”

    阮点点说着还举起小拳头,一副很威武的样子。

    “好了,你回去吧,外公看着你进去。”阮少安让阮点点先进去,他才放心离开。

    阮点点转身说再见,跑进门里。阮少安在原地看了很久很久,才离开。

    阮少安望着乔家的大门,心里却在做着最后的离别。

    既然阮小溪不愿意帮忙照顾阮静怡,那他这个做父亲的,即使拼了自己的全部,也要保护女儿们周全。

    宋舟鸿想让他们打入乔家,一定又是在打什么坏主意。看着现在的阮小溪一家人幸福,阮少安是不会允许任何人破坏她的幸福的。

    而阮静怡那边如果再执迷不悟,他这个做父亲的,只能采取非常手段了。

    阮静怡跟着曾宝琴回到阮小溪的公寓,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让任何人进去。

    虽然知道自己是替身这个事实让她心灰意冷,但是这个傻姑娘内心还在期盼着甚至能够给她打电话,接她回去。

    即使宋舟鸿的心里有着别人,但是至少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在乎她的,毕竟自己把女人最宝贵的第一次都奉献给了这个男人。

    可是第一天过去了,她的电话静静地躺在那里没有一点儿动静,第二天还是如此,第三天了,阮静怡的心里既期待又害怕。

    都说如果一个人在乎你,是不会受得了三天不联系的,这是关键的第三天,怎么能不紧张呢?

    但是他又害怕,害怕宋舟鸿在第三天不跟他联系,那么她连最后一点儿幻想都要破灭了。

    阮静怡握着手机躺在床上,直直地盯着屏幕,生怕自己漏过一个电话一条信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