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要我去照顾我继母的女儿
    大概这就是刻骨铭心的爱吧,虽然她伤心,但是她知道,她要走了,所以有另外一个女人替她照顾心爱的男人,即使这是婚内的背叛,她也觉得情有可原,不去指责和谩骂。

    妈妈只教会了她善良和宽恕,没有让她心怀怨恨去生活。

    “是的,她是这个世上最漂亮的女人,也是我曾经最爱的女人。我给你看一样东西。”阮少安说着从自己的兜里掏出来一张皱皱巴巴的纸,递给阮小溪。

    阮小溪接过来,展开一看,差点儿没站稳。离婚协议书!竟然是爸爸和妈妈的离婚协议书!

    阮小溪不敢相信地看着阮少安,她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爸爸和妈妈是什么时候离的婚。她记得,妈妈生病初期,爸爸还是无微不至地照顾她们母女的。

    看出了阮小溪的疑惑,只听阮少安解释道:“这是从你妈妈留下来的遗物中找到。其实,她早就知道了我外面有人。如果不是她突然离开,她本来也是要与我离婚的。”

    阮小溪不相信这是真的,除了爸爸带着曾宝琴到医院那一次,之前父母的感情都很好,怎么会离婚呢?

    “这不是真的,这是你伪造的,你为了跟那个女人结婚,伪造了和妈妈的离婚协议书。你担心妈妈一去世,你就娶别的女人过门,会被人说三道四,所以就在妈妈去世后,伪造了这份离婚协议书。”阮小溪坚定地说。

    阮少安已经红了眼睛,确实有了这份离婚协议书,他娶曾宝琴的时候毫无压力,但是这份离婚协议书是真的,这也是阮小溪妈妈的伟大之处。

    “小溪,你仔细看看,这是不是的笔迹。她的笔迹,你应该认得出来。”阮少安提醒道。

    阮小溪仔仔细细地看了发光的笔迹,确实是妈妈的。她不懂,妈妈为什么要这样做!

    对,是因为她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有染,所以她要跟这个男人一刀两断!

    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难道是自己会错了母亲的意思,母亲以这种决绝的方式离开父亲,并不是爱他太深,而是因为无法忍受他与别的女人有染?

    “是又怎样?妈妈忍受不了爱人的背叛,不愿与你再有半点儿关系,即使她活不了多久了,依然要摆脱你!”阮小溪憋着一口气回答道。

    在她看来,母亲太傻了,她的婚姻遭受背叛,他的爱人被人抢走,她的身体遭受病痛的折磨,她的决绝,她的清高,只是委屈了自己,成全了别人。

    虽然阮少安和曾宝琴也受到了惩罚,在他们结婚后不久,家里的生意的就失败了,家道落魄,欠了很多高利贷,最后他们不得不举家搬迁,看样子过的日子大不如前了。

    如果他们还风风光光的活着,那才是老天不公呢!

    “不是这样子,你妈妈是世界上最善良最善解人意的好妻子,她是真心成全我的。”阮少安说着,又从兜里掏出一封信,用信封装着,年代久远的样子。

    阮小溪赶紧拿过来看,原来她不知道,母亲的遗物里面还有这些。

    再次看到母亲的笔迹和字句,仿佛看到她温柔的脸庞就在面前,好听的声音就在耳畔。

    这封信是阮小溪的母亲离世之前写给自己的丈夫的,原来她早就察觉出丈夫在外面有了情人,那时候她已经得知自己有病。

    她不但没有因为自己在生病期间丈夫出去寻花惹草而大吵大闹,反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看着丈夫以各种借口晚归,甚至彻夜不归。

    在确定自己的病无法医治之时,她下定决心请律师拟了这份离婚协议书,并且自己签了字。只要阮少安签字,立马生效。

    在信里,阮小溪的母亲没有怨怼,没有愤怒,只有许许多多的遗憾,遗憾不能陪着丈夫白头到老,不能看着孩子长大成人。

    而且她交代的很清楚,希望自己的爱人可以找到下一个真心爱他的女人,结婚生子,并请求照顾好她们的孩子小溪。

    看着母亲的信,阮小溪再也忍不住,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乔奕森在一旁看的也十分不忍心,也只有这么善良伟大的岳母,才能生出阮小溪这样的女儿吧。

    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傻的女人,最可怜的女人吧!她让出了自己的丈夫,可是她的女儿也没得到他们的照拂,还被他们拿去抵债!

    母亲如果看到他们曾经所做的一切,应该后悔自己当初的善良喂了狗吧!

    看着母亲句句真切,阮小溪不得不相信阮少安的话。

    母亲的伟大和善良,更让他们相形见绌!

    “为什么现在才拿出来?现在拿给我,你想说什么?”许久,阮小溪止住抽泣,问道。

    阮少安按了按自己有些麻木的双腿,然后回答道:“这封信和这份离婚协议书,我保存了很多年,本来不想让你看的,可是今天我又事情想摆脱你,所以一定要打开你的心结。”

    阮小溪静静地听着,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阮少安这样子大费周章。

    只听他说道:“在她去世之前,就已经接受了你阿姨还有静怡,所以,我想请你也接受静怡,毕竟她是你的亲妹妹,你们都是无辜的。如果要说错,全部都是我一个人的错!”

    阮少安捶胸顿足地说,万分懊悔的样子。

    阮小溪冷冷地看着他,原来他搬出母亲,就是为了他和别人的女儿!

    “我接受不接受她又有什么关系?她是你的女儿,他还有妈妈,自然有你们疼爱,不差我这一个外人!”阮小溪像是赌气似的说。

    “我希望以后你能照顾她,把她当作你的亲妹妹对待。我老了,我保护不了你们了,我只希望你们平平安安地幸福生活,不要走弯路,不要被心怀不轨的人利用。只要你们姐妹两个好,我就心满意足了。”

    阮小溪算是听明白了,现在阮家不行了,阮少安是想借着乔家的势力,保护阮静怡,说白了,跟乔家扯上关系,她以后还发愁不能大富大贵嘛!

    父母之爱子,必为之计深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