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哪有父亲给女儿下跪的道理
    阮小溪虽然心里有气,但是也不能教孩子不懂礼貌呀。

    刚才自己对阮静怡态度不好,但是阮静怡一直都在替她说话。回想起来,这一切都是上一辈的恩怨,而阮静怡也是无辜的。

    就因为阮静怡是曾宝琴的女儿,她就将仇恨转移到阮静怡的身上?就因为她小时候抢过自己喜欢的东西,自己此时就对她冷言冷语?

    那时候阮静怡真的还小,只是想要自己喜欢的东西,并没有做什么伤害她的事情。让她伤心的是父亲的态度。

    阮小溪叹了一口气,这样对阮静怡,将自己的委屈和不平转嫁到自己的妹妹身上,确实是自己小肚鸡肠了。

    这样想着,阮小溪朝阮点点微微地颔首示意。

    阮点点得到母亲的允许,才回应阮静怡道:“阿姨好!”

    阮点点叫的是阿姨,并不是姨母,自然也没有承认阮静怡的身份。这个孩子,真的是知道谁才是亲妈呀!

    阮静怡一愣,不过很快就恢复常态,说道:“姨姨不好,姨姨竟然忘记给你带礼物了,不过下一次,姨姨一定给你补上,好不好?”

    “谢谢,不过我有很多了,不需要了。”阮点点婉拒了阮静怡的馈赠。

    阮静怡有点儿尴尬,连这个小孩子都搞不定,她摸了摸阮点点的脸,就站了起来,然后走到阮小溪几步远的地方道:“姐姐,第一次见面,这是我给你带的礼物,希望你收下。”

    不等阮小溪说话,阮静怡就将东西放在了桌子上,然后转身对自己的父母说道:“爸爸,妈妈,姐姐也累了,我们不要打扰了,回去吧。”

    阮少安见阮小溪还是不肯松口,于是说道:“好,我们回去吧。”

    曾宝琴迫不及待拉着阮静怡就要离开,还一边走一边小声地在阮静怡耳边叨叨道:“叫你不要来,不要来,非要来看人家的脸色。这下你心里舒服了,还白白丢了那么好的一套东西。”

    阮静怡此时的心里五味俱全,她刚才一直在乔奕森和阮小溪一家人面前装淡定,其实心里面早就打翻了五味瓶。

    看到阮小溪的那一刻,她都明白了。

    她明白,宋舟鸿为什么让她一头长直发做成长卷发了,分明跟阮小溪那一头乌黑的卷发一模一样。

    她明白了,为什么宋舟鸿不喜欢她化妆,因为阮小溪平时都是一副素淡的样子。

    她明白了,原来在宋舟鸿的心里,她一直都只是姐姐的替身!

    这个明白,让她的心痛如刀绞。

    不知不觉地,竟然湿了眼眶,落了眼泪都不知道。

    刚要迈出客厅,阮少安突然止住脚步说道:“你们先出去等我,我还有事情要跟小溪说。”

    曾宝琴想要拦住阮少安,可是他已经折回去了,只有跟女儿先离开了。

    出了乔家,阮静怡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曾宝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问道:“静怡,你这是怎么了?刚才受委屈了,是不是?叫你不要来,你偏要来。以后不要再见她就好了,别哭了。”

    阮静怡哪里听得进去母亲的话,哭的更加厉害了。任凭曾宝琴怎么问,也问不出所以然来。

    曾宝琴只有这一个宝贝女儿,是最见不得自己的孩子受委屈的,只当是被刚才阮小溪的冷嘲热讽给伤住了,嘴里不停地咒骂着阮小溪。

    阮静怡和曾宝琴母女走后,阮少安折返回来走到阮小溪的身边。

    阮小溪沉浸在过去悲伤的回忆之中,面色有些难看。刚才在他们阮少安一家三口面前是强支撑着的,看到他们走了,本来要松一口气的,可是却看到阮少安又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阮小溪瞬间又紧绷起来,好像对面站着的不是自己的父亲,而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阮少安原本垂着头,他慢慢地抬头愧疚地看向阮小溪,五味杂陈。此时他觉得自己站在这里就是一种错误,别说自己想要请求阮小溪的事情了。

    曾经也是意气风发的企业家,现在却好似一位已经开始衰老的颓废男人。

    阮小溪也怔怔地看向阮少安,忽然她发现,阮少安的头发白了许多许多。她的心里猛地一沉,这还是自己的父亲吗?

    在她的印象中,父亲乌黑的头发,总是打理的整整齐齐的,脊背也是直直的,跟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完全不是一回事。

    这一刻,阮小溪觉得,父亲老了。不再是那个扛起一家生计的一家之主,而像是个需要人怜悯和照顾的老人。

    阮少安不知道阮小溪为什么这样子看着自己,看得他憋了好久的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说出口。

    一旁的乔奕森说道:“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不用吞吞吐吐的。”

    阮少安这才决定说出来,他看着阮小溪鼓足勇气,突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吓了阮小溪一跳。

    “你这是干什么,赶紧起来,起来。”阮小溪反应过来,赶紧去拉阮少安。

    她心里十分惶恐,哪里有父亲给女儿下跪的道理,真的是折煞她了。

    “小溪,你听我说,你就让我跪着说,这样我心里好受一些。”阮少安不让阮小溪扶他,拒绝道。

    “可是你这样子,是要让我不孝嘛?”阮小溪手足无措地说。

    “不,小溪,你千万不要这样子说,都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阮少安忏悔道。

    道歉的话他已经说过了,而阮小溪和自己说好的,要原谅他的。只是今天看到了阮静怡,她才心里次没有迈过那道坎儿。

    “你起来吧,我早就原谅你了。”阮小溪说道。

    可是阮少安坚持不起来,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从小到大就是一个好孩子,是爸爸当初糊涂,让你受到了许多伤害。这些年来,我一直很后悔,很怀念你的妈妈,也很想念你,可是我都没脸再见你们。”

    “我想,妈妈如果活着的话,也会原谅你的,因为她是那么的善良,那么的爱你。只要你开心,她就会让你跟你爱的人在一起。”阮小溪说道,他想起,母亲在去世时,提到父亲,虽然知道他有了别的女人,但是仍然没有一句苛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