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哪里来的妹妹
    “你这个老头子,天上不会掉馅饼,你买的起这种包包给我们用吗?”曾宝琴不以为意地说,言语中充满了对阮少安的讽刺。

    阮静怡也在一旁帮腔道:“爸,听说以前你也很有钱,我只记得小时候我有很多漂亮的衣服穿,可是现在你已经不能给我和妈妈这些了,我只有自己去争取了。”

    阮少安看着这对儿母女,气的说不出话来。他怎么生出这样一个三观不正的女儿?都是曾宝琴教育的失败,也是他当初的一步错步步错,才酿成了今天的局面。

    “哎!”阮少安长叹一声,摇摇头,悔之晚矣。

    开车的出租车司机,听见这一家人的对话,不免从后视镜里面多看了一眼后座上的那对母女,一个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一个风华正茂,俊俏艳丽。

    然后又用余光扫了一眼副驾驶座上的阮少安,真的替他感到幸福又无奈呀。

    司机认为阮少安的幸福,是享受了一个漂亮女人的青春年华,还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无奈的是看阮少安的打扮,供养这对漂亮母女肯定力不从心呀。

    车子很快就到了乔家门口,阮少安和曾宝琴都下了车,阮静怡付钱。

    她掏出一张一百块递给出租车司机,看到乔家已经有人出来开门了,便对出租车司机说道:“不用找了。”然后就朝着大门走去。

    曾宝琴看着一百元大钞就这样白白地没了,又返回去找司机找钱。

    本来要揣进兜里的出租车司机,又很不情愿地掏出几十块零钱,递给曾宝琴。

    乔家的佣人看到是阮小溪的父母,自然不敢怠慢,但是他不知道的是阮少安和曾宝琴并不受乔家人的待见。

    “先生,太太,你们又来看望少奶奶了。”佣人满脸笑意地一边开门一边说道,跟上一次显得热情多了,她看了一眼一旁的阮静怡,面生,但是一起来的,所以只是点头示意,并没有问那么多。

    “是呀,天气慢慢转凉了,小溪的月份越来越大了,我们不放心。”曾宝琴虚情假意地找了一个借口回答道。

    “赶紧进来吧。”佣人请他们进门。

    阮静怡跟在阮少安和曾宝琴后面,身穿玫粉色毛呢大衣,踩着高跟鞋,有意地挺了挺胸脯,跟着阮少安和曾宝琴走进了乔家。

    今天乔父乔母出去找老友聚会去了,不在家。乔奕森正好休息在家,陪着阮小溪和阮点点,不,是乔振飞。

    不过,叫阮点点也没有错,因为他就是这样给自己定义的,他告诉别人,他有两个名字,小名叫阮点点,大名叫乔振飞。

    乔奕森陪着阮小溪在客厅里面看育儿杂志,阮点点就在一旁玩他的变形金刚,还时不时听到父母的对话,过来插一句嘴。

    阮小溪靠在乔奕森的身上,指着杂志上一个大眼睛圆嘟嘟的女娃说道:“我们的女儿要是这么漂亮就好了。”

    “你放心,一定比这个更加漂亮。”乔奕森很自信地回答道。

    阮小溪为他的自信翻了一个白眼,可是嘴角却是带着笑的。

    无意间翻到杂志上一篇文章,署名笔者是宋萱。阮小溪不禁多看了一眼,之前就听说她又跳槽了,原来是跑去这家了。

    说起来好久都没有看见宋萱了,阮小溪还怪想她呢,阮点点也吵着好几次要宋萱干妈来看她,可是宋萱的工作似乎比以前更加忙碌了,要是以前,一个电话就召唤来了,可是现在,打了好几次电话,说要来,但是一直都没有看见人影。

    看到阮小溪看到这么认真,乔奕森说道:“别想太多了,你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安胎,给我生一个千金,出去工作的事情,以后再说。爷们儿不差钱,养活的起你们娘三儿。”

    阮小溪这才意识到乔奕森想歪了,他以为自己是又有出去工作的打算了。

    于是顺着他的话回道:“你想多了吧,养家的任务是你的,你以为我会挺着大肚子出去挣那点儿工资。我给你生儿育女这么辛苦,你当然要养活我们。”

    阮小溪说的理直气壮,理所当然,完全一副居家少奶奶的模样儿,哪里还是以前那个拼命三娘。

    “甘之如饴,生完这个,咱们接着生第三胎,第四胎……”乔奕森还没有说完就被阮小溪给打断了:“你以为我是母猪呀,生那么多。”

    “嘿嘿,你要是母猪,我岂不是公猪了?你是我孩子的妈,我亲爱的老婆大人,我心爱的……”乔奕森这一次没有说完,又被旁听的阮点点给打断了:

    “你们俩注意点儿啊,这种少儿不宜的话,会教坏小孩子的。我妹妹还那么小,受不了你们这样子。”

    看阮点点教育起自己的父母,一本正经的样子,乔奕森和阮小溪对视了一眼,觉得好笑又无奈。

    真不知道这个孩子长大以后,是会像乔奕森那样的高冷范儿,还是暖男一枚呢。

    他们说笑间,余光看到有人走过来,转头一看,就看到了家里的佣人领着阮少安和曾宝琴、阮静怡三个人进来。

    乔奕森和阮小溪的目光都盯在阮静怡的身上,这个年轻漂亮,长相与阮小溪有几分相似的女孩子。

    阮小溪恍惚看到了少年时候那个跟自己抢夺漂亮衣服的女孩儿,那是在母亲去世不久后,爸爸娶了曾宝琴,接着领回家的女孩儿。

    父亲告诉她那是她的妹妹,要让着妹妹,让她把刚刚买的新衣服送给妹妹穿。可是明明她的衣服尺码不适合妹妹,只是因为妹妹喜欢,就要让给妹妹。

    从那一刻起,她觉得委屈,她没有了母亲,也失去了父爱,她躲起来几天不回家。直到她没钱没地方去了,回到家中,被爸爸骂了一顿,可是旁边的妹妹竟然看着她笑。

    后来她就住校了,跟这个妹妹没有再见过,再后来家里面出了事,她被父亲拿去抵债,也从来没有见过曾宝琴和所谓的妹妹露过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