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其母必有其女
    “妈,我没事,你别瞎想了,我就是过来陪你们几天。”阮静怡并没有告诉他们实情,她不想让父母知道,自己把一切都给了宋舟鸿,可是宋舟鸿的心里爱的还是自己的姐姐。

    这会让有自尊心的阮静怡颜面扫地的,她绝对不能说。

    “真的?”曾宝琴看她神情不太对劲儿,又问道。

    “当然是真的!”阮静怡一口肯定地说。

    曾宝琴这才稍稍得放了心,倒是阮少安劝说道:“不要跟那个姓宋的混在一起了,早点儿回来,我们一家人在一起。”

    阮静怡并没有听进去父亲的话,她问道:“这里只有你们吗?”

    “除了我们,还能有谁?”曾宝琴不明白女儿为什么这么问。

    “不是说这里是我姐姐的地方吗?她没来看你们?”阮静怡之前已经听说了,阮小溪搬去婆家了。

    “指望她来看我们?她现在在乔家享福呢,哪里会想起我们?”曾宝琴嗤之以鼻地说。

    “好了,小溪把这里给我们住,已经很不错了。”阮少安替阮小溪抱不平说。

    “爸爸,听说那一家人很有钱,那姐姐是不是应该接我们过去一起住?”阮静怡问道。

    “哎呀,我们还是指望跟你享福呢,那个又不是亲生的。”曾宝琴把全部希望放在阮静怡身上说。

    只听阮少安说道:“乔家不是一般人家,哪是什么人都住的进去?”

    “你们可是他们家的亲戚,又不是外人。”阮静怡争辩道。

    “好了,不说了不说了,这里挺好的。”阮少安不想跟阮静怡说那么多以前的事情,是他自己无颜面对乔家的人。

    阮静怡吃了东西休息片刻后,就怂恿阮少安和曾宝琴上门去找阮小溪。

    她打开自己的行李箱,从里面拿出来很多从国外带回来的好东西,有些是送给曾宝琴的,有些是送给阮少安的,还特地挑了一套化妆品出来,犹豫再三,虽然心疼,最后还是决定割爱,准备作为见面礼送给阮小溪。

    “哎呦,还这么贵的东西,你怎么随便送人呀?”曾宝琴倒是心疼的不行,抢过阮静怡手中的东西,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阮静怡在宋舟鸿的身边,享受了几天荣华富贵的生活,俨然就把自己当成豪门阔太太了。看到母亲这也舍不得那也舍不得的,觉得有点市井了,如果被宋舟鸿看到了,那才更加丢人现眼呢。

    “妈,这个东西不贵,再说了送人的,便宜的能拿出手吗?不觉得寒酸嘛。”阮静怡夺过母亲手中的套盒说道。

    “怎么不贵?好几千块的东西呢?这个眼霜抗皱是最好的,你还不如送给你妈我用呢,干嘛要平白无故送给别人?”曾宝琴还是不舍得望着那套化妆品说。

    曾宝琴以前跟着阮少安,好得也见过不少世面,而且对于她这种漂亮女人,是最讲究保养的,对化妆品这些当然在行。

    一眼就认出了这套化妆品是法国知名的抗衰老套装,价格不菲。

    以前她不是没有用过,只是现在日子不如当年了,已经多少年没有用过这种奢侈品了。

    现在好不容易指望上阮静怡,她还拿这么贵的东西送给那个从未谋面的姐姐,竟然不让她这个做母亲的用。曾宝琴心里气的慌,不明白阮静怡为什么分不清楚亲疏远近。

    阮静怡当然有自己的打算,第一次上门去见自己的姐姐,而且据说这位姐姐现在是豪门少奶奶,如果她拿出手的东西太便宜,不免显得寒酸,掉了自己的身价。

    所以送上这种奢侈品,是为了不让阮小溪看低自己,让自己的姐姐也知道,自己并不比她差。

    阮少安一开始并不想让阮静怡去乔家见阮小溪,因为毕竟是他年轻的时候犯下的错误,而且还生下了这个私生女。

    本来就够愧对阮小溪母女了,现在带着曾宝琴和阮静怡上门,无疑让自己更加无地自容。

    而且阮少安不知道,阮小溪会不会接受阮静怡这个妹妹。现在阮小溪怀着身孕,不能受到刺激,所以最好少给她添堵。

    但是阮少安还有私心,不管怎么说,他的错已经铸成,而阮静怡毕竟是阮小溪的亲妹妹。现在阮小溪有大门大户的乔家庇护,又有两个孩子在身边,可以保她一生的幸福和荣华。

    而现在的他无力保护好阮静怡,而阮静怡从小就被娇纵坏了,心思又单纯,难免受到伤害。如果阮小溪肯接受阮静怡,就等于阮静怡也得到了乔家的庇护,这样他就可以放心了。

    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或者发生了什么意外,他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

    父母之爱子,必为之计深远。阮少安也不例外,因为他对阮小溪的愧疚,使得他更加想保护好阮静怡。

    最后阮静怡一手提着那套高档护肤品,一手提着自己的香奈儿手包,跟着阮少安和曾宝琴出门了。

    在出租车里,曾宝琴看到女儿手里拿的限量版手提包,眼睛都发直了。这种小号包包,少说也要好几万块钱呢,现在竟然被女儿轻轻松松地拿在手里,看来之前她担心宋舟鸿不要阮静怡了,是多余的了。

    “静怡,这么漂亮的包,是宋舟鸿给你买的吧?”曾宝琴拿在手里一边仔细地欣赏一边问道。

    “要不然呢,你们又给我买不起。”阮静怡说着有种说不出的骄傲感,好像是征服一个男人,是多么自豪的一件事情。

    “看来是我多想了,他对你真不错,下一次记得给妈妈也带一个。”曾宝琴叮嘱女儿道。

    阮静怡看了一眼母亲身上的衣服,全身上下一百多块,怎么配得上这种包包呢?

    不过她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敷衍母亲道:“知道了。”

    阮少安在一旁看不下去这一对儿拜金的母女了,打摆说:“别人的东西最好不要去接受,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情。”

    他始终都不同意阮静怡跟宋舟鸿搅和在一起,只希望阮静怡能够早点儿醒悟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