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姓宋的他不要你了吗
    刚开始听得不是很清楚,可是当阮静怡听清楚这三个人的时候,她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小溪!这个人虽然没有见过,但是这个名字不陌生。因为阮少安和曾宝琴不止一次告诉过她,她的姐姐就叫小溪,而且是宋舟鸿的初恋女朋友。

    阮静怡双手抓着床单,然后紧抿着嘴唇,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没想到自己最爱的男人,为他交付出自己一切的男人,却在自己的床上欢愉过后,叫着别的女人的名字。

    原本父亲就告诫过她,宋舟鸿是姐姐的初恋,不让她接近他,可是她仍旧不死心。她认为只要自己足够爱他,总会感化他的。

    她也曾想过,宋舟鸿心里还爱着自己的姐姐,但是姐姐已经是别人的老婆了,他们已经不可能再在一起了,他总会接受自己的。

    想起宋舟鸿对自己的种种好,想起他在床上对自己的种种承诺,她觉得宋舟鸿已经爱上她了。都说男人在清醒和欢爱时候的话,不能当真,只有在醉酒和做梦的时候才会吐真言。

    阮静怡这次是真的信了!

    宋舟鸿就连睡着做梦的时候,都喊着她姐姐的名字,那她对他的付出又算得了什么!

    虽然做好了承受着一切的心理准备,可是当真的面对这个事实的时候,阮静怡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内心是崩溃的,是嫉妒的,是不甘心的。

    她重新躺下来,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关上灯,房间里面一片黑暗,她不想让自己的眼泪暴露在灯光下面。

    黑夜里,宋舟鸿却悄悄地挣开了眼睛。他隐隐约约地听到了阮静怡吸鼻子的声音,可是却默默地再次闭上了眼睛,嘴角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诡异。

    第二天一大早,阮静怡就要求回去。

    宋舟鸿不解地看着她那肿的跟核桃的双眼问道:“怎么了?短短一夜,这双漂亮的眼睛,怎么成了一双熊猫眼?”

    以前阮静怡在宋舟鸿的面前特别注意形象,决不允许自己在他的面前有一丝疲态,可是此时她却没有躲避,没有回答宋舟鸿的问题,而是执意收拾东西要回国。

    “我想回去了,如果你想留在这里,我自己一个人走。”虽然她不希望自己一个人回国,但是仍旧这样赌气说。

    “到底怎么了嘛?好了,你想回去,我就陪你回去。”宋舟鸿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体贴地顺了阮静怡的意思,然后就打电话给手下订机票。

    一路上阮静怡都跟以前不一样了,变得寡言少语的。宋舟鸿看在眼里,也不说什么,细心地照顾她。

    要是以前,阮静怡一定是对宋舟鸿言听计从,哪里敢这样子摆脸子,这还是第一次,虽然心里有些不安,但是看到宋舟鸿这么吃用,阮静怡就想这么小小的任性一下,让宋舟鸿宠着任性的自己。

    或许无时无刻,她都想证明,宋舟鸿是爱自己的,即使自己任性,他仍然对自己好。

    这一路上航班飞了几个小时,下了飞机,阮静怡就有些心软了,想着跟宋舟鸿回到他的别墅,就过去了。

    可是一想起自己回来的目的,她就不甘心这样算了,执意要去父母那里住,不跟宋舟鸿回去。

    “为什么?不是住的好好地吗?”宋舟鸿问道。

    “我跟你是什么关系,总是住在你那里不方便,我还是去跟我父母一起住。”阮静怡坚持道。

    宋舟鸿听得出来,阮静怡这是要名分的,可是他就是装作听不懂,最后妥协道:“你要是想念他们了,我就送你去住几天,过几天去接你。”

    阮静怡没有回答,看着车子掉头,一言不发。

    车子朝着阮小溪以前的公寓驶去,连阮静怡都不知道她的父母住在这里。

    车子到了楼下,阮静怡下车,看着周围,自己的父母就住在这里,看起来不错的样子。听说这里就是她的姐姐的地方,这是她第一次来这里,,希望能够遇到传说中的姐姐。

    宋舟鸿也下车,给她说了一下楼层和门牌号,然后道:“我就不上去了,送你到这里,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阮静怡转头看向宋舟鸿,本以为他会想送自己上去,这样可以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去见一见阮小溪。

    “你不想上去坐坐吗?说不定能见到你想见的人。”沉不住气的阮静怡,反问道。

    “我想见的人,就站在我面前。”宋舟鸿回答了一句,转身就上了车离开了。

    阮静怡目送着宋舟鸿离开,然后转身上楼,找到他说的楼层,左右看了一眼,对了一下门牌号,确定后,就按了门铃。

    她的心里有点儿忐忑,说不定来开门的就是自己的姐姐。

    这个传说中的姐姐,到底长什么样子,让宋舟鸿念念不忘,让她十分好奇。

    不过她猜想,一定是个大美人。据说她嫁的老公,也是一个很有钱的人家,如果不是那种大美人,怎么入得了豪门!

    门打开,阮静怡去看到父亲站在门里。

    “静怡?你怎么来了?”阮少安很是惊讶,前天还听说在国外,现在就站在了自己的门口,而且阮静怡是不知道他们住在这里的。

    “爸,赶紧让我进去休息一下,累死我了。”阮静怡说着自顾自地进了门。

    一边往里面走,一边左顾右盼的,可是除了自己的父亲和母亲,貌似没有其他人了。

    “静怡,你回来了?你怎么来这里了?”曾宝琴看到自己的女儿,赶紧抓着她问道。

    说话的时候,门铃又响了,开门的还是阮少安,来的人他不认识,说是找阮静怡的。阮静怡出去一看,是宋舟鸿的手下给她送行李的。

    刚才下车,都忘记把行李带下来了。

    “阮小姐,这是您的行李。”宋舟鸿说着放下行李箱就离开了。

    曾宝琴这一看可着急了,以为是宋舟鸿将阮静怡扫地出门了。

    “静怡,发生什么了?怎么把行李也带回来了?难道姓宋的他不要你了?”曾宝琴问着哆嗦着,生怕这是真的。

    阮静怡还在生宋舟鸿的气,并且她不认为是宋舟鸿不要她了,而且宋舟鸿还说要来接她回去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