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在梦里喊了另一个女人的女子
    “好了,不要多想了,或许是我想的太多了。毕竟在国外长大的女孩子,人家的习惯可能跟咱们国内的不一样。”阮小溪说道。

    “你呀,就是爱多想,就是你想多了。”乔奕森指着阮小溪的脑袋瓜子说,但是他的心里可不是这样认为的。

    阮少安和曾宝琴回去之后,一直惴惴不安的,因为没有打入乔家,害怕惹恼了宋舟鸿,对阮静怡不利。

    曾宝琴给阮静怡打了电话,然后让阮静怡转接给宋舟鸿。

    宋舟鸿已经从手下那里得知了情况,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知道了”,便挂断了电话。

    阮少安和曾宝琴不知道宋舟鸿是什么意思,好几天都忐忑不安。直到再一次给阮静怡打电话,才知道宋舟鸿带着阮静怡出国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阮少安,惊恐万分,孤男寡女,一同出行,男人的那副德行,他不是不知道,再加上看到阮静怡跟宋舟鸿那副亲昵的样子,他已经确定了,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阮静怡已经上了宋舟鸿的贼船,而且她还自己开心着呢。

    “你这是怎么了?说明宋舟鸿对咱们家静怡是真心的,以后他们结了婚,咱们的苦日子也到头了。”曾宝琴说道。

    “你懂什么?如果宋舟鸿占了静怡的便宜,然后抛弃了静怡,怎么办?”阮少安反问道。

    “咱们的女儿清清白白跟了他,再说了,就凭静怡的长相,哪个男人会舍得。”曾宝琴虽然有些打鼓,但是还是坚持这样说道。

    她不相信自己的女儿这么失败,就如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一样。

    阮静怡跟着宋舟鸿到了国外,看到了不一样的花花世界,十分兴奋。宋舟鸿带她吃遍美食,带她买漂亮的衣服,享受着她从未享受过的荣华富贵。

    晚上,在豪华的套房里面,优雅的旋律想起,宋舟鸿与阮静怡共饮着质地光滑的红酒,然后踩着节奏起舞。

    “我觉得这一切都好像是在做梦。”阮静怡软声细语地在宋舟鸿的耳畔说道。

    “不是,这都是真的。”宋舟鸿也轻轻地回答道。

    “以前我从来不敢想象这样的生活,住着这样豪华的房间,吃着这么精致的饭菜,穿着这么漂亮的衣服,出门坐着这样高档的车子。”阮静怡继续说。

    “只要你愿意,以后这些你可以继续拥有。”宋舟鸿说。

    阮静怡又抱紧了宋舟鸿一点儿,她觉得这个男人给了她梦想的一切。

    在柔和的灯光下,阮静怡只穿着一件酒红色的吊带,前面开到胸前,后面开到肩胛骨。她雪白细腻的肌肤在灯光下泛着光,的波浪卷披在肩上,极了。

    这是今天宋舟鸿带她做的发型,这件睡衣也是宋舟鸿特地为她挑选的。

    阮静怡的身材虽然不是那种前面波涛汹涌,后面蜜臀紧致,但是也属于那种有线条的。初经人事的阮静怡,在宋舟鸿的滋润下,虽然有了一丝女人的妩媚,但是也带着一丝丝少女般的清纯。

    宋舟鸿的手从她的腰部开始游移,在她光洁的皮肤上摩擦着,就像是带着一种致命的魔力一般,让阮静怡越来越欲罢不能。

    阮静怡的手也宋舟鸿的白色衬衫里面,强忍着自己想与他在一起的,用自己生涩又热烈的手法撩拨着宋舟鸿的心房。

    然后她的一只手抓着宋舟鸿的领带,往前轻轻一带,他整个人都朝自己这边倾斜过来。

    阮静怡转身,以领带牵引着宋舟鸿朝大床走去,然后松开他的领带,为他耐心地解着一颗颗的衣扣。

    终于宋舟鸿按捺不住了,不等阮静怡帮他,他自己三下五除二自己的衣服,然后趁着阮静怡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将她一把推倒在。

    等到宋舟鸿扑向的阮静怡时,阮静怡突然一个转身,让宋舟鸿扑了一个空,然后她自己站在床边看着宋舟鸿开心地笑。

    宋舟鸿抬起头来,斜眼看着阮静怡,坏笑道:“你真坏!”

    “你来抓我呀。”阮静怡说着在房间里面跑起来,宋舟鸿就过来抓她。

    两个人在偌大的空间里面你追我赶,房间里充斥着他们的笑声和打闹声。最后阮静怡跑不动了,被宋舟鸿扛在肩上扔在了,然后吃干抹净。

    事后,看到宋舟鸿仔细地检查了,然后闭着眼睛躺在小憩。

    阮静怡依偎在他的身边,她有些疑惑,每一次宋舟鸿都十分小心,生怕她怀孕,从来没有一次不采取安全措施的。

    她想起母亲的话,如果为男人生了孩子,那么就和这个男人血肉相连了,就多了一个抓住男人的筹码。

    于是她在宋舟鸿的耳边小声说道:“我想给你生一个孩子。”

    宋舟鸿的眼皮子动了几下,但是没有睁开,他回答道:“我还没有跟你过够二人世界呢,如果你怀孕了,那我只能去找别人了。”

    “你敢,我不让你去找别人!”阮静怡使劲儿推了宋舟鸿一把,威胁道。

    “呵呵。”宋舟鸿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阮静怡消停下来,看着宋舟鸿的脸庞,他仍旧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一样,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她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想要再次抱着他睡觉,可是突然宋舟鸿翻了一个身,背对着她,让她伸手却扑了一个空。

    阮静怡面对着宋舟鸿的后背,有些失落。他就是这个样子,对自己好的时候,感觉他会把全世界都会捧在自己的面前,等到热乎劲儿过去了,又好像是普通朋友一般。

    而且他的这股子热乎劲儿,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过去,让她猝不及防。总是在兴奋幸福的时候,突然就有了一种空虚和失落。

    阮静怡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朦朦胧胧中听到宋舟鸿在说话。原以为他是在打电话呢,可是等她睁开眼睛,在昏暗的床头灯下,才发现他仍旧睡着,嘴里在呓语。

    原来他在说梦话,而且他的嘴里在喊着一个女人的名字,小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