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乔点点难听死了!
    阮少安局促地再次坐了下来,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你们这次回来打算呆多久?还走吗?”乔父问道,言语有些不客气。

    阮少安知道,这是责怪他当年的不告而辞,把阮小溪一个人留在这里。

    “暂时不走了。”阮少安回答道。

    曾宝琴小心翼翼地观察者乔父乔母的脸色,乔父不怒自威,让她有点儿胆怯,也不敢太帮阮少安说话。

    没有一个人说话,空气好像是静止了,气氛有些尴尬了,突然阮少安说道:“谢谢你们这些年以来将小溪抚养长大,她长得这么好,都是你们的功劳。”

    “不用谢,小溪就跟我们的孩子一样,现在也是我们家的媳妇,为我们家延续香火,我们还要感谢她。也感谢你当年抛弃她,才让我们捡到这么好的一个儿媳妇。”乔母不无讽刺地说。

    阮少安动了动嘴皮子,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能够理解乔父乔母话里的讽刺和不满,毕竟他们曾经跟阮小溪的母亲是至交好友。是他对不起阮小溪母女,难怪他们要打抱不平。

    “是呀,小溪真的是很孝顺,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这么惦记她,这么晚跑这么远的路来看她。”曾宝琴接着话茬说道。

    乔母盯着曾宝琴,想看看她到底说的是不是真心话。

    “这些年,你们没有自己的孩子吗?”乔母问道。

    “有一个女儿。”曾宝琴如实地回答道。

    “哦。”乔母思考着点了点头。

    曾宝琴虽然看起来已经是半老徐娘了,但是她脸上的精明劲儿和骨子里面的算计,一点儿也没有少。

    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阮少安再次站起来说要走了,乔父乔母没有再挽留。

    “你们是怎么过来的?要不派个车送你们回去?”乔母问道。

    曾宝琴刚想答应,就被阮少安给拒绝了:“不用,我们自己可以回去的,谢谢。”

    “那慢走,不送。”乔母毫不客气地说。

    看着阮少安和曾宝琴离开了,乔父乔母对视了一眼。

    他们活了大半辈子,阅人无数,看到阮少安和曾宝琴的心里就有鬼。

    出了门曾宝琴就开始抱怨阮少安,为什么不接受他们派个车送送,他们这样子出去打车也不好打。

    阮少安无奈地摇了摇头,本来就对人家有愧,又怎么能接受人家的恩惠呢?

    曾宝琴觉得,现在的阮少安,真的是越老心越软了,没有当年的果断和利索,变得瞻前顾后,死要脸皮了。

    两个人正走着吵着,一辆车子突然停在了他们前面,还得曾宝琴差点儿撞了上去,定睛一看,才看清楚,是宋舟鸿的手下开的那辆车。

    车上的人让他们上去,他们不敢不上去,也正好搭载顺风车。

    宋舟鸿的手下问他们怎么出来了,他们说了里面的情况,乔父乔母在家,他们根本没有留下来的理由。

    带头的给宋舟鸿打了一个电话,宋舟鸿给了他们新的指示,他们才把阮少安和曾宝琴先送回了阮小溪的住所。

    乔父乔母重新回到饭桌上,什么也没有说,阮小溪什么也没有问。

    阮小溪明白,乔父乔母站在她的立场上,怎么对待阮少安和曾宝琴都不为过。虽然她原谅了阮少安,但是不代表别人也原谅他了。

    “他们走了?”还是乔奕森问道。

    “走了,留他们吃饭,他们不吃,非要走。”乔母一边吃饭,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道,好像是在说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阮小溪在心里面想,看刚才的样子,肯定是曾宝琴唆使父亲过来的,应该是手里没钱了,过来要钱的吧。正好碰见乔父乔母在家,不好张口所以就走了。

    按时间算算,给他们留下的生活费,差不多该用完了。

    吃完饭,乔父乔母把乔奕森给留下,让阮小溪去休息,他们要问问阮少安和曾宝琴是怎么出现的,这么多年突然冒出来,总要有一点儿征兆才对。

    把阮小溪支开,是不想她再为以前的事情劳神。看到阮小溪对阮少安的态度,看起来关系也没有那么僵,这之间又发生了什么缓和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乔父乔母都很是奇怪。

    听了乔奕森的叙述,乔父乔母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听起来很合情合理,但是又觉得有些巧合。

    “毕竟阮少安是小溪的亲身父亲,看得出来,小溪心里还是在乎他的,既然小溪都已经原谅他了,那我们也不必再去为难他了。”乔奕森说道。

    “不过那个曾宝琴,总觉得怪怪的,说是来看小溪的,可是都没有看小溪几眼。而且他们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女儿,这么惦记小溪,也不正常。”乔父回想着说。

    “你们见过他们生的那个孩子没有?”乔母问道。

    乔奕森摇摇头,确实没有看见到曾宝琴的女儿。

    最后乔母叮嘱道:“总之你们还是要小心一点儿,不要让他们再打什么坏主意,我可不想小溪和孩子们受到什么伤害。”

    “或许是我们多想了,不必这么紧张。”乔父又说道。

    “不管怎么样,我会注意的,你们放心。”乔奕森保证说。

    ”好了,你们今天赶飞机也累了,早点休息。“乔奕森说着,自己也着急回去陪阮小溪母子了。

    第二天,乔奕森就带阮点点去改了姓,并且把他的户口也加在了乔家的户口本上。

    ”儿子,你以后就叫乔点点了。“乔奕森在车上对儿子说道。

    ”为什么?阮点点好听,我要叫阮点点。“阮点点坚持说。

    ”因为你老子我姓乔,所以你要跟我的姓。“乔奕森回答道。

    ”但是我觉得阮点点好听,乔点点别扭,不好听。“阮点点在嘴里念了两遍,比较之后认真地说。

    乔奕森也念叨了一遍,确实阮点点更加顺口一些,但是原则是不能改变的。

    ”叫多了就顺口了,乔点点,乔点点,乔点点……“乔奕森一遍遍地练习着。

    阮点点忍受不了了,捂着耳朵道:”不要叫了,不要叫了,难听死了,我叫阮点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