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让阮点点改姓乔吧
    “到房间就放你下来。”乔奕森说着在她的额头轻轻一吻。

    阮小溪知道挣扎无用,现在乔父乔母也回来了,让他们看到,更加难为情了。

    终于到了房间,阮小溪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乔奕森刚把阮小溪放到,看着她白皙的面庞,的嘴唇,好像是在怀孕了之后更加有光泽了,忍不住俯子就去亲。

    阮小溪没有反应过来,乔奕森就凑了过来。突然阮点点出现在身后,奶声奶气地问道:“爸爸,你在干什么?”

    乔奕森刚碰到阮小溪柔软的嘴唇,就听到这个小子的声音,忙慌的赶紧起身。阮小溪也觉得让儿子撞见了这种事情,真的是羞愧难当。

    阮点点站在乔奕森身后,脸上带着天真,嘴角又挂着贼贼的笑。

    乔奕森转身,看着地上的小矮人,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他在心里想,刚才他跟阮小溪的对话,可比那一吻露骨多了,不会都被这个小崽子听到了吧?

    “刚才,”阮点点回答道。

    阮小溪把自己捂在被子里面,不敢露出头来。她太了解自己的这个儿子了,跟他的爸爸乔奕森一样,都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

    “明天就去上学去,我已经给你联系好了幼稚园。”乔奕森严肃地说道。

    听到上学,阮点点一万个不愿意。阮小溪不是没有让他上过幼稚园,可是这个家伙在学校里面调皮捣蛋,戏弄老师,带着小朋友们结成小团伙,还打群架。

    老师不止一次让阮小溪去学校沟通对阮点点的教育问题。可是每次一去,阮点点就变得老老实实的,老师教的东西他不仅全部都记得住,而且老师没教的,他也会。

    再加上阮小溪心中对孩子充满了愧疚,不能给他一个完整的家,所以轻易也不想过分地责骂孩子。后来阮点点的学业就变得可有可无的了,再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就请了长假。

    阮点点这个岁数,确实已经送去上学了。整天在家里玩耍打游戏,也不是办法。尤其是回来之后,他作为乔家的长孙,乔氏未来的,教育问题更加不容忽视了。

    乔奕森联系了当地最有名的国际幼儿园,据说那里可是诞生金融界的学校,当年乔奕森也在那里就读。所以现在他想把阮点点也送进去,正准备回来跟阮小溪商量呢。

    这个小子,在家里坏了他的好事,还是赶紧让他去上学,这样他以后在家里跟阮小溪亲近就方便多了。

    “爸爸,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也没有听到,真的,我发誓。”阮点点说着立马举起手来,做出发誓的样子,那个认真劲儿,谁也不会想到他是在说谎。

    阮小溪真想在被子里面出来戳穿这个捣蛋鬼,一听就是他什么都听到了,什么都看到了。

    不过送他去上学这回事,阮小溪也觉得刻不容缓了。毕竟这么大了,总不能在家里面调皮捣蛋,这件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

    乔奕森不管阮点点的解释,直直地盯着他。阮点点也毫不畏惧地盯着自己的爸爸,过了十秒钟,然后利索地转身,识趣地小跑着离开。

    一边跑还一边调皮地说:“爸爸,你继续,我帮你关上门。”

    乔奕森看到他关上了门,嘴角扯了一下,摇摇头,对这个小鬼头儿子,真的是又气又爱。

    阮小溪从被子里面坐起来,拿起一个枕头就往猝不及防的乔奕森身上砸去。乔奕森眼疾手快地接住,然后陪着笑脸说:“老婆,咱们继续。”

    “你也给我出去,我要休息了。”阮小溪指着门口说。

    乔奕森一副委屈的样子,明明是儿子的错误,干嘛要惩罚他呀。

    “老婆,别呀,我什么也不干,我就看着你休息。”乔奕森说着小心翼翼地坐在床边。

    阮小溪瞪了他几秒,然后说道:“你严肃一点儿,我有事情要跟你商量。”

    听到阮小溪不再驱赶他了,乔奕森就开始慢慢地朝阮小溪靠过去。在他即将要触摸到她的时候,阮小溪一把将他的手打开,说道:“能不能严肃一点儿?能不能愉快地交谈了?”

    “能能能。”乔奕森赶紧连连点头回答,人也规规矩矩地坐着。

    看乔奕森真的老实了,阮小溪才开口道:’现在我们都回来了,爸爸妈妈也回来了,可以让点点去改个姓了。孩子虽然是我一个人带大的,虽然跟我姓是理所应当的,但是为了爸爸和妈妈,还是让点点改姓乔吧。“

    阮小溪说着,大有嫁女儿的感觉,好像是自己养大的女儿,一朝嫁给了别人,竟然忍不住开始抹眼泪儿。

    看到她这个样子,乔奕森赶紧哄道:”老婆,儿子是我们俩的,不管是姓乔还是姓阮,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不用改,不用麻烦了。“

    阮小溪倒不是不想让阮点点改姓,自己刚才的失态,好像是矫情了。她知道乔父乔母对子子孙的期待,乔家的长孙,如果不姓乔,恐怕二老心里会别扭的。

    ”反正麻烦的是你,又不是我。这个必须改,而且你明天就去办。“阮小溪收住眼泪说道。

    乔奕森还是不想看到阮小溪不开心,说道:‘要不然,等到你肚子里面的小的出来了,再姓乔。点点嘛,就跟你的姓,我没有意见。”

    “我有意见,成了吧?”阮小溪说道。

    她知道,乔奕森不会让她不开心,但是乔奕森的心底也希望阮点点能够姓乔,之前不是没有提过这回事。

    反正孩子是她的,不管是姓阮还是姓乔,这都是改变不了的事实。让大家都开心,何乐而不为呢?

    “好好好,老婆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乔奕森得了便宜还卖乖,跟阮小溪逼迫他似的。

    “好了,我说完了,你可以出去了。”阮小溪说着躺下背着他,不再说话。

    之所以板着脸,是不想他一会儿又开始想入非非,打扰她和孩子的清净了。

    乔奕森的眼珠子转了转,什么也没说,索性也躺下,挨着阮小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