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向乔母坦白真相
    可是乔父乔母看着阮小溪大着肚子,脸色红润,面带微笑,一下子又觉得错过了什么。

    乔父乔母赶紧上前迎上阮小溪说道:“小溪,你都怀孕这么久了,怎么也不大电话给我们说一声?我们要是知道了,早就回来了。”

    “没事,这不是还不到临产期,本来想着等你们回来抱现成的呢。”阮小溪回答道。

    乔母的手一直拉着阮点点的手,先不管他是不是乔奕森的私生子,光是他那小模样儿就惹人喜欢,而且还是乔家的孩子,乔母从心底里不舍得放手。

    阮小溪看向阮点点,问道:“点点,叫爷爷奶奶了没有?”

    听到妈妈的问话,阮点点有点儿不好意思,转向乔父乔母喊道:“爷爷,奶奶。”

    “哎。”

    “哎。”

    乔父乔母不约而同地喊道。

    看到阮小溪跟这个孩子这么熟悉,乔父乔母又犯愁了。难道阮小溪这么大度,接受了乔奕森的私生子?

    乔父和乔母一肚子的疑问,相对看了一眼。乔母对阮小溪说:“小溪,走,你跟我一起上楼去,我有些话要对你说。”

    “孩子,你跟爷爷一起玩去。”乔父则拉起阮点点的手,走向他的房间。

    “爸爸,妈妈,你们刚回来,要不先休息一下,有什么话晚点儿再说。”阮小溪体贴地说。“没事,我们不累。”乔父乔母不约而同说。

    他们急于想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这才走了几个月,家里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阮小溪以为,乔奕森已经在电话里面给乔父乔母解释过了,所以一脸无知的跟着乔母往自己房间里面走去。

    到了阮小溪和乔奕森的房间,乔母先是有意无意地查看一些蛛丝马迹,看看他们是不是在搞分居,现在的恩爱只是装给他们这两个老人看的。

    “妈,你看什么呢?”阮小溪问道。

    “哦,没什么。”乔母回答着,又问道:“小溪,你跟奕森还好吗?”

    “我们很好呀。”阮小溪回答道。

    乔母有点儿不相信地看着阮小溪说:“小溪,你也知道,我一直都把你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如果你受了什么委屈,一定要告诉我,我会替你做主的。”

    阮小溪根感激乔母多年以来的照顾,让她有个家有人关心。现在她也为人母了,更加懂得作为母亲为孩子操了多少心。

    她握着乔母的手,感慨地说:“妈妈,我知道,您不止是我的婆婆,也是我的母亲。”

    “你要是真的这么想,我就放心了,所以如果奕森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千万不要忍着,一定要说出来,这样对你对肚子里面的孩子都好。”

    乔母说道。她认为,阮小溪这是为了这个家为了肚子里面的孩子,委曲求全,所以才接受乔奕森在外面的私生子。

    阮小溪不懂乔母在说什么,难道是之前安初檬的事情,她知道了?不过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他们一家人在一起。

    “妈,您别为我们担心了,我们真的很好,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阮小溪回答道。

    “可是那个孩子,将来要跟你们生活一辈子的,你真的不觉得委屈?”乔母追问道。

    阮小溪更加迷茫了,什么孩子?只听乔母又说道:“刚才那个孩子,确实不错,但是我也不想委屈了你。”

    乔母对阮小溪的委曲求全,充满了感激和感恩。

    阮小溪这才明白过来,乔母一直在说的是阮点点。

    天啊,原来一直都不在一个频道上。

    阮小溪猜测,乔奕森什么都没有说。

    “妈,刚才那个小男孩儿,叫阮点点,今年4岁了……”阮小溪还没有说完,乔奕森从外面推门而入,接着说道:“是我们的孩子。”

    乔母和阮小溪看向门口的方向,是乔奕森,阮小溪这才松了一口气。

    “妈,这件事情,我给您解释就好了。”乔奕森说道。

    乔奕森下班回来,一进来就看到自己的父亲跟儿子在一起欢乐地玩耍,而父亲有些皱纹的脸,开心的像是一个孩子。

    阮点点也被爷爷逗得呵呵笑个不停,这样的画面,在他们家,好久都没有出现过了。

    以前有过,还是在他和乔一鸣小的时候。他们长大后,父亲也变得越来越严肃了,说是不能对儿子这么宠溺,会让他们不知道长进的。

    这个家里多了阮点点,给一家人带来了这么多的欢乐。

    “爸爸,你回来了。”阮点点看到乔奕森,屁颠屁颠地跑过去要抱抱。

    乔奕森把他抱在怀里,跟父亲打招呼。

    乔父本来面带喜悦,可是一看到乔奕森就立马严肃起来,而且还带着生气。

    他虽然对阮点点很喜欢,那是因为孩子是无辜的,可是这个孩子,是乔奕森犯下的错误,不仅是对家庭的不负责,也是对另外一个女人的不负责。

    “你妈在上面跟小溪说话,我想你更应该去解释一下。”乔父严肃地说。

    “好。”乔奕森放下阮点点,摸摸他的头,就去楼上了。

    没想到正好听见阮小溪和乔母的对话,他说过要自己向父母解释清楚的,不让阮小溪为难。

    乔母一看到乔奕森,也板起一张脸来,大有责骂的架势。

    阮小溪给乔奕森递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乔母在生气。

    乔奕森除了对阮小溪有那么多的愧疚,他并没有觉得跟阮小溪早早地生米煮成熟饭有什么错误。若不是他有先见之明,说不定现在阮小溪就是别人的了。

    “妈,你坐下,听我慢慢说,小溪,你也坐下,不要累着了,今天肚子里的宝宝乖不乖。”乔奕森说着轻轻地摸了摸阮小溪的肚子,那种爱惜和小心翼翼,都在眼睛里面了。

    乔母坐下来,倒是想听乔奕森说出个花儿来。

    乔奕森看看阮小溪,阮小溪点了点头,然后乔奕森才开始说起当年的事情。

    乔母听后,目瞪口呆,看看乔奕森,又看看阮小溪,简直不敢相信。

    阮小溪慎重地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