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掉入虎口的阮静怡
    阮小溪很是纠结,很是煎熬,要自己嫁给一个强了自己的男人,嫁也不是,不嫁也不是。最后她为了自己的名节,也为了乔家对她的大恩,她答应了乔母。

    可是没想到嫁给乔奕森的第一个晚上,她就被赶出了新房。而且第二天乔父乔母一离开,乔奕森就把她赶出了乔家。

    不过乔奕森还没有到灭绝人性的地步,好得给了她一处公寓栖身。

    在不久,她就出现了恶心呕吐的现象,本以为是吃坏了肚子,可是去医院里检查了之后才知道,原来是自己怀孕了。

    阮小溪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要不要回到乔家告诉乔奕森这个事情。可是她一想起乔奕森对她的态度,她就害怕乔奕森会不承认这个孩子。

    她也想过要打掉这个孩子,毕竟她一个刚刚走出校门的年轻女子,一个人怀孕生子,是一件她从来都没想过得事情。

    别人的眼光,生活的压力,工作的负担,都会让她喘不过气来的。

    可是当她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当冰凉的器械一触碰到她的身体,她就立马后悔了。

    不管怎样,那都是一条小生命呀。即使他没有爸爸,但是他还有妈妈呀。他还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就被决定了生死,这太不公平了。

    阮小溪从手术台上下来,冲出了医院。他决定了,不管未来的路多难走,她都要留下这个孩子,以后弹门娘两相依为命。

    再之后的日子,可想而知。阮小溪找了一个报社实习,工作繁重,可是她的肚子一天天的大起来,却从来不见有家人来接送她,也不听她说过她的老公。

    单位里有很多关于她的流言蜚语,可是她就装作没听见。当她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跟肚子里面的宝宝说说话,这样就又充满了力量。

    直到她临产,倒在马路边,遇到了陈姐,才有了一个像家人一样像母亲一样照顾他们母子的亲人。

    阮小溪再次回想起当年的事情,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乔奕森听着听着,也红了眼眶。

    他不知道自己酒后的一个错误,让阮小溪承受了这么多的苦难。

    她是下了多大的决心,花了多少勇气才生下了孩子,养大了孩子。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乔奕森抱着阮小溪,不停地重复着这三个字。

    阮小溪抽了一下鼻子,回答道:“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乔奕森知道,她是坚强的,可是她的坚强,让他更加的不忍心。她的坚强,并不代表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我一辈子都会对你好的,我会用下半辈子弥补你们的,相信我,相信我。”乔奕森在她的耳边承诺道。

    “我相信你。”阮小溪应道。

    这么惨痛的经历,乔奕森怎么忍心让阮小溪再一次解开。向乔父乔母解释的事情,当然是由他来做了。

    不过他也做好了准备,以乔母对阮小溪的疼爱,他这顿骂是少不了的了。不过这样也好,让他心里的愧疚可以少一些。

    在电话里面,乔奕森没有直接向乔父乔母说明情况,只是请他们回来一趟,说是有惊喜要送给他们。

    乔父乔母在心里猜想,一定是阮小溪有喜了,不过也不戳穿,就等着回来看阮小溪的肚子呢。

    阮少安和曾宝琴去的那一天,宋舟鸿没有回来,于是阮静怡就留宿了父母。

    现在阮静怡跟宋舟鸿的关系不一般,别墅里其他的人也不敢对她的做法有意见。按照以前的惯例,除非经过宋舟鸿的允许,否则这里是不准其他人靠近的,更别说住一晚上了。

    这座别墅里面,不知道隐藏了宋舟鸿多少秘密。只是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一幢高档别墅,并没有区别,但是这里面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暗格存在,里面的资料足以要宋舟鸿的命。

    第二天宋舟鸿回来了,看到阮少安和曾宝琴,一点儿也不惊讶。

    倒是阮少安和曾宝琴一看到宋舟鸿,立马站了起来,一副小心谨慎的样子。

    “你回来了?”阮静怡一看到宋舟鸿,就兴奋地说着就要扑上去。

    宋舟鸿朝着她微微一笑问道:“昨晚我没有回来,你有没有听话?”

    “当然,我一直都在等你回来。”阮静怡挽着宋舟鸿的胳膊回答道。

    宋舟鸿满意地捏了捏她精巧的鼻子,看起来十分亲昵的样子。

    曾宝琴看到他们这个样子,心里甭提有多开心了,捂着嘴偷笑。可是阮少安就不这样想了,看到阮静怡对宋舟鸿这么主动,气的差点儿把她给拉回来。

    “静怡,你干什么?松开宋先生,不要弄脏了人家的衣服。”阮少安提醒道。

    “没关系的。”宋舟鸿替阮静怡回答道。

    听着阮少安的话,阮静怡撇撇嘴,并不当作一回事。她后悔自己忘记提醒母亲了,不要带父亲一起过来,就是拆他的台。

    宋舟鸿拉着阮静怡坐下来,然后对阮少安和曾宝琴道:“你们来了,也一起坐下聊聊天吧。”

    “哎,谢谢。”曾宝琴忙不迭失地回答着就坐下,大有一副丈母娘的样子。

    阮少安很是别捏,看不惯阮静怡和曾宝琴对宋舟鸿这么点头哈腰的,但是苦于宋舟鸿的地盘,只能默默地坐在曾宝琴的身边。

    宋舟鸿倒是什么责备的话都没有说,也没有询问阮小溪的情况,就是询问了一下他们的近况,在那边住的可舒适,要不要搬回来一起住。

    曾宝琴着急地说:“那边还可以,但是总归没有这里舒服,这儿毕竟有静怡在,我们母女可以好好地说说话。”

    阮少安打断曾宝琴道:“我们挺好的,不牢宋先生挂心。如果宋先生没有其他安排,这一次我们想把静怡带走。她在这里打扰了这么久,是该时候回去跟我们一起住了。”

    听到爸爸要把自己带走,阮静怡立马着急了。

    “爸爸,我不走,我哪里也不去,要走你自己走好了。”阮静怡说道。

    “你……你这个不懂事的孩子。”阮少安气的说不出话来。

    曾宝琴赶紧打圆场说:“好了好了,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你就不要强迫她了。”

    “你怎么也这样?”阮少安瞪了一眼妻子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