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孩子的由来
    “好的,等奕森回来,我跟他商量一下该怎么跟爸爸和妈妈解释这件事情。”阮小溪应答说。

    管家听了阮小溪的话,很是开心。

    这下子阮小溪真的要苦恼了,该怎么向乔父乔母解释这些年的事情呢?之前乔母一直催着他们要一个孩子,他想尽一切办法来糊弄唬住乔母,可是现在突然多出来这么大一个儿子。

    如果不是阮点点长得简直就是缩小版的乔奕森,估计让二位老人相信这个孩子是乔家的骨肉,都有些困难吧。

    阮小溪想破了脑袋,都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明白。哎,算了算了。

    这个大难题,还是让乔奕森去解决吧。

    不过又想回来,好像乔奕森也不太明白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吧?之前乔奕森问过,被她搪塞过去了,后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乔奕森也没有再问起。

    乔奕森这么肯定,阮点点就是他的亲生儿子,这就是奇妙的血缘关系吧。

    看来,她不仅欠了乔父乔母一个解释,她还欠了乔奕森一个解释。

    晚上,乔奕森一下班就赶了回来,吃了晚饭,阮点点缠着乔奕森陪他打游戏。这父子两个,打游戏的姿势和动作都很一致。

    没想到白天仪表堂堂一本正经的大总裁,晚上回到家里,就是一个老婆奴孩子奴。

    “点点,爸爸白天上班很累了,应该早点儿休息了。你少玩一会儿,也去休息吧。”阮小溪过来提醒父子两个说。

    阮点点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妈妈,然后回过头继续打游戏,一边打游戏一边回答道:“妈妈,爸爸借给我一会儿,你就有意见了?你们俩还有一晚上的时间恩爱呢,就再多借给我一会儿吧。”

    听到儿子的话,阮小溪差点儿晕过去。这个小屁孩儿,懂得有些多呀。

    乔奕森看了一眼阮小溪,满脸心事的样子,对儿子说道:“儿子,我们是男子汉,要照顾妇女和儿童,所以爸爸就不陪你了,去陪你妈妈和妹妹了。”

    没想到阮点点反驳道:“可是我也是儿童呀。”

    乔奕森竟然无言以对,思考了一下趴在孩子的耳朵上悄悄地说了几句,然后就听到阮点点很慷慨地说:“好了,你走吧,女人真的是麻烦,这两个麻烦就留给你了。”

    “得嘞,乖儿子。”乔奕森放下手中的游戏机,摸摸阮点点的头,拉起阮小溪的手就回房间去了。

    阮小溪疑惑,这父子两个说了什么悄悄话,让阮点点突然变得这么大方。可是不管阮小溪怎么问,乔奕森就是不肯说。

    “好吧,再给你一次机会,到底说不说?”阮小溪威胁道。

    “不说。”乔奕森摇摇头,继续道:“除非你亲我一下。”

    阮小溪给了他一个白眼回答道:“我不问了,反正是你们男人之间的话题,我也不想知道。”

    不过她在心里可不是这样想的,等到明天去问问儿子,不就知道了嘛。

    乔奕森走过去,从后面拥着阮小溪问道:“怎么了?你叫我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你怎么知道?”阮小溪奇怪,她还没有说呢,乔奕森就知道了她有事情跟她商量。

    “你呀,全部都写在脸上了。”乔奕森捏捏她的脸蛋说。

    阮小溪赶紧捂脸,有这么明显嘛,有这么明显嘛。

    “说吧,到底什么事情?”乔奕森问道。

    阮小溪转过身子,面对着乔奕森,认真地说:“我要说的这件事情,很严肃,也很严重。”

    乔奕森挑挑眉毛,什么事情,能这么严重?只听见阮小溪继续说道:“现在我们一家人在一起了,该是时候告诉爸爸和妈妈了。一直以来爸爸和妈妈都希望我们有个孩子,现在终于可以给他们一个交代了。”

    “这是好事呀,我也觉得是时候通知一下他们二老了。如果他们知道了,肯定会很高兴的。”乔奕森说道。

    可是阮小溪犯难地低下了头,又抬头满脸愁容地看着乔奕森问道:“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一定会跟爸爸妈妈解释清楚的。”

    嗨,原来阮小溪是不想往自己身上揽活呀。

    “我解释不清楚。”乔奕森赶紧摇头说。

    “啊?那怎么办?”阮小溪看着乔奕森一脸贼兮兮的样子,就知道他是故意的。

    “不如,你先给我解释清楚,你是怎么趁我不注意,非礼我,借了我的精子,生下了外面那个小调皮鬼。”

    乔奕森诡笑着说。

    他明明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明明是他在几年前的晚上,喝得烂醉如泥,趁着家里面的人都出去参加宴会的时候,强要了她,结果留下了种。

    害得她成为一个单亲妈妈,在那些日子里受尽了别人的白眼和苦楚。

    看着乔奕森嬉皮笑脸的样子,阮小溪真想一个拳头抡过去,让他好好地清醒一下。

    看到阮小溪的脸色没有那么好看,乔奕森赶紧止住自己的痞里痞气,哄她道:“我是开玩笑的,老婆,你告诉我,到底我们的第一次是怎么发生的?我怎么一点儿印象也没有呢。”

    这个问题,一想起来就让乔奕森发毛。他们的第一次,珍贵的第一次,他竟然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你给我听好了。”阮小溪严肃地说。

    “恩。”乔奕森点头认真地应道。

    接下来,阮小溪就对乔奕森说了几年前那天晚上的事情。那个过程中,乔奕森的霸道和粗鲁,别提她有多疼了。可是事后,乔奕森呼呼睡去,她狼狈地捡起衣服跑回自己的房间。

    那件事情之后,她很害怕,可是不敢对任何人说。

    乔奕森听着听着,瞪大了眼睛,原来自己曾经对她有这样的兽行。

    当乔母让他们结婚的时候,阮小溪本来是一百个不愿意的。因为在乔家,平时乔奕森看见她,都不带正眼瞧一眼的,而且他还那样对她。

    可是刚刚大学毕业的阮小溪,是一个心思单纯的姑娘。她的第一次已经被他给抢占了去,她不知道,如果不嫁给乔奕森,以后谁还会要她。

    而且如果以后的老公知道了这件事情,会不会抛弃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