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安初檬的陨落
    阿四说着动人的情话,可是安初檬再也不愿意听下去了,因为这些话会让她舍不得离开的。

    保镖看向乔奕森,不知道该怎么中断这种局面。乔奕森摇摇头,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阮小溪当然看到了乔奕森示意保镖,她轻声得对他说道:“算了,放了她吧,让她去过属于她自己的生活。这个男人,值得她托付下半辈子。”

    乔奕森为阮小溪的善良深深感慨,但是他心里明白,安初檬是不会这么容易低头的。放了她,或许后患无穷。

    “还是算了吧,我们以后小心一点儿就是了。”阮小溪坚持说。

    “好吧。”乔奕森摸着阮小溪的头答应了。

    “你们把她放了吧。”乔奕森吩咐保镖道。

    保镖刚一放开安初檬,阿四就赶到她的跟前。可是安初檬看着阿四一直摇头,最后她的目光扫过一旁的乔奕森和阮小溪,一个转身,纵身跳下。

    阮小溪看到这一幕,心狠狠地揪在一起,不自主的转头趴在乔奕森的怀里。乔奕森赶紧搂紧阮小溪,不让她看到这残忍的一幕。

    “檬檬,不要!”阿四大喊一声,伸手想要去拉安初檬,可是手只是伸到了她的头顶位置,就这样看着安初檬做自由落体,最后重重地一声落在地上。

    阿四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亲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在自己的面前自杀。

    此时接到群众电话报警的警察匆匆赶来,可是为时已晚,安初檬已经躺在楼下冰冷的水泥地上,身下是不断往外涌出的鲜血,只有身体在不停地抽搐着。

    “请围观群众散开,散开!”警察一边疏散人群,一边维持秩序,把事发现场给围挡了起来。

    等到120赶来的时候,安初檬已经成为一具尸体,没有了心跳。

    看到安初檬被盖上白布抬走,从拍卖行天台上面冲下来的阿四上前拦截道:“你们放开她,不许你们把她带走!”

    “你是谁?跟死者是什么关系?”警察拦住他问道。

    阿四哪里有心情回答这些问题,只是拼命地想要去拦截担架,最后被几个警察上前来制止住,并且带走一并调查。

    当然,作为案件当事人的阮小溪和乔奕森,不免也要接受警方的调查。

    不过阮小溪作为受害人,乔奕森作为受害人家属,还有无数围观群众的作证,他们跟安初檬的死并没有关系,所以只是进行了正常的询问笔录。

    虽然没有看到安初檬的死状,但是也可以想象她在死前的万念俱灰和悲惨的场面,阮小溪还是有些惊魂未定。

    曾经那个面对她趾高气扬的女人,瞬间就变成了过去,阮小溪怎么也想不通,到底是怎样的打击,让她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阮小溪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问,而乔奕森也没有隐瞒,就将n和晨微调查到的一切告诉了阮小溪。

    听了安初檬的遭遇,阮小溪震惊不已。一个从地狱爬出来的女人,回到这个正常的世界,当她失去爱情的时候,就被重新抛到了地狱。

    不知道为什么,阮小溪竟然有些内疚。如果不是她,安初檬或许能够跟乔奕森重归于好,那么她就能好好地活下去了吧。

    “傻瓜,你想什么呢?跟你没有关系,你不要乱想。”乔奕森像是看出了阮小溪的想法,安慰她道。

    阮小溪看向乔奕森,神情复杂的说:

    “等到她入殓了,我想去祭拜一下她。希望她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可以忘记这边所发生的一切不愉快,好好地生活吧。”

    乔奕森赞同阮小溪的做法,但是如果能让阮小溪释怀的话,他愿意陪她做她想做的所有事情,于是点了点头。

    n和晨微听到安初檬的死讯,唏嘘不已,但是也好像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或许他们清楚,这是骄傲的安初檬,最好的归宿,总比继续活在这个纠结的世界里,算是一种解脱吧。

    与此同时,n那边也查到了那个电话号码的讯号,经过追踪确定,是阿四的。

    这个结果,是意外之中,也是意料之内的。

    乔奕森和阮小溪都明白,一切都是安初檬指使的,阿四只是为了爱情奋不顾身而已。

    “怎么办?阿四是宋舟鸿的手下,要不要教训他一下,让他去陪他爱的女人的得了。”n建议道。

    阮小溪通过电话外音听到了n的话,立马抢过电话,反驳道;“我不同意,他也算是无辜的,算了吧。”

    乔奕森知道,安初檬的死给了阮小溪很大的震动,此时此刻她不愿意看到更多的血,于是对电话那头儿的n说道:“按小溪说的做。”

    “真没劲!”n说完挂掉了电话。

    此时阮小溪感觉到一阵胎动,然后腹痛,乔奕森着急忙慌地将她送去了急诊室。

    还好及时进行了治疗和保胎,医生叮嘱她要稳定情绪,不能多思多虑,否则对胎儿不利。

    阮小溪深思凝重地点了点头,她怎么能不去想呢?

    宋舟鸿那边得知了发生的事情,又气又恼。没想到安初檬已经自甘堕落到这种地步,连他手下的人都去试探,也气阿四经不住诱惑。

    对于安初檬的死,宋舟鸿没有一丝伤感,只是他有些可惜,安初檬并没有完成他的任务,而此时阮小溪仍旧好好地呆在乔奕森的身边。

    阮静怡从楼上下来,看到乔奕森在客厅里面对着手下的人发脾气,不识趣地凑上去,说道:“怎么了?这么生气?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宋舟鸿转头看到阮静怡,瞪了一眼。

    看到阮静怡,就想到阮小溪,还有他那不争气地父母,这么久了一点儿消息也没有,反倒在阮小溪那边好吃好住地生活起来了。

    看到宋舟鸿的眼神,阮静怡的心咯噔一下,好吓人!

    这是宋舟鸿第一次这么看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