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不爱我没关系,我爱你,就够了
    说完这些,乔奕森一点儿都不为所动,他早就猜出来一切都是安初檬所为,此时听她说出来,就是要把她最后的一点儿虚伪面目撕下来,警示自己,不能对这个女人心慈手软。

    阮小溪表面上也没有什么,只是她的手抱在乔奕森的腰上,悄悄地收紧了有些,再收紧一些。

    她对眼前的安初檬,竟然恨不起来了,因为爱把一个女人折磨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真的是够可怜的了,她没有必要再去恨她了。

    安初檬在这条爱恨交织的路上走的太远太远了,已经不是什么能够挽救的了。

    想到这里,阮小溪一阵透心凉,原来爱不仅可以成就一个人,还可以毁掉一个人。

    这时又听安初檬继续说道:”乔奕森,你让我怎么能不恨你呢?你说过只爱我一个人,可是现在呢,你食言了,你竟然为了这个,要抛弃我,还有我的孩子。”

    这时候乔奕森冷笑,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安初檬怎么还执迷不悟?

    她的孩子又不是他的,何来抛弃一说。

    “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把嘴巴放干净一点儿,这是我的老婆和孩子,不是,也不是贱种。至于你肚子里面的种,到底是谁的,你心里最清楚,但是绝对不是我的。”乔奕森肯定地说。

    他不能看着安初檬这么肆无忌惮地当着自己的面侮辱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如果这样他都不反击,那么也太不男人了。

    安初檬自己都忘记了,自己刚才已经间接地说出了孩子的由来。此时乔奕森的反驳,让她恍然大悟。

    ”可是你说过只爱我一个人呢?“安初檬还是不死心地问道。

    “你也配?”乔奕森不屑地反问一句,声音不大,却充满了鄙视。

    安初檬的脸色因为这三个字而变得青白一阵一阵交替,这个男人已经把她踩在了泥土里面,还要把她贬得血肉模糊吗?

    此时的安初檬,一心求死,对这个残忍的世界没有一丝的留恋。

    “你放开我,你让他们放开我!”安初檬挣扎着说。

    乔奕森去没有发话,反而对阮小溪说:”我们走吧,听多了恶心。“

    阮小溪点了点头,跟着乔奕森一起离开,刚走两步,就看到下面冲上来一个男人,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

    一边跑一边喊道:‘檬檬,你不要做傻事。”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阿四。刚才他从下面路过,看到很多人围观在这里,不免多看了两眼,才发现天台上面的人竟然是安初檬。

    这个男人出现,让乔奕森和阮小溪不禁再次停下了脚步。

    只听见阿四对乔奕森的保镖说到:“你们放开她,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乔奕森的保镖一脸不屑的看着阿四,不知道这是哪里冒出来的野男人。

    “哪里跑来的,说话这么大声,不怕喝风呛着?”保镖回敬道。

    阿四并没有因为保镖侮辱的话语而动怒,他专注地看着安初檬,十分紧张。

    安初檬也没有想到在这里看到阿四,甚至她利用完阿四,早就忘记了这个男人,这个让她看不上的男人,只有在她需要他的时候,才会想起他来。

    可是安初檬不知道的是,阿四对她情真意切,念念不忘,并没有忘记曾经他说过的话,要带她远走高飞,离开宋舟鸿的掌控,离开现在不开心的生活。

    “你们不要伤害她!”阿四再次强调道。

    “你跟这个女人是什么关系?凭什么这么要求?她刚才差点儿害死我们夫人,怎么能轻易地饶过她?”保镖说道。

    阿四没有立马回答,但是他的心中已经立马有了回答:“她是我的女人,我有责任保护她,任何人都不能够伤害她!”

    可是他跟安初檬的关系是见不得光的,先不说安初檬是一个有妇之夫,曾经跟乔奕森有婚约在身,就是宋舟鸿知道了他跟安初檬有染,估计也不会放过她。

    毕竟他们都是生活在别人手下的人,没有绝对的自由。

    “阿四,你走吧,不要管我。”安初檬突然说道。

    让她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然冲出来保护她的男人,是这个她利用又瞧不上的男人。

    而她追逐疯狂的乔奕森,却恨不得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安初檬的心里冷笑,人生就像是一场笑话,爱上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是一种折磨,被一个不爱的人深深地爱着,又是另外一种纠结。

    在她即将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刻,她不想拖累了阿四,不如放阿四一条生路,让他在宋舟鸿的手下好好地活着。

    “不,我不会走的,我一定会救你,你不要害怕。”阿四安慰安初檬道。

    在一旁的乔奕森和阮小溪,从阿四的眼里看到了深深的爱意,而安初檬的眼里除了清淡什么也没有。

    阮小溪本来以为安初檬很可怜,可是现在她觉得,安初檬一点儿也不可怜,因为有一个男人肯这样为她保护她。

    安初檬摇头,她为阿四觉得不值,自己根本不值得阿四这么做。

    “阿四,你不要在做什么了,不值得,因为我根本不爱你。”安初檬对这个痴情的男人说了真话,因为此时她压根就没有求生的**了。

    听到安初檬的话,阿四先是一怔的,接着立马恢复了常态,他面带微笑对安初檬说道:“你不爱我没关系,我爱你,就够了。”

    听到阿四的话,安初檬鼻子一酸,差点儿流下眼泪。

    曾经因为乔奕森,她相信爱情,此时因为乔奕森,她不再相信爱情。可是阿四,又让她相信了,爱情不在于身份地位,而在于一颗真心。

    只是安初檬也明白,爱过乔奕森的心,此生无法再爱别人。曾经骄傲如孔雀的自己,也不可能爱一个低微的男人,这时候又听到阿四继续说道:“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不爱我,你怎么可能爱我呢?你那么漂亮,那么招人喜欢,可是只要你愿意,我就会一直在你的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