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女人疯了!
    “一个生下来就被人看不起的孩子,生下来不如不生!“安初檬无奈地说道。

    阮小溪和乔奕森更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看来安初檬一直都在欺骗大家,她根本没有怀上乔奕森的孩子。

    乔奕森也仔细地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他喝得很醉,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酒吧回的家,也不知道安初檬对自己做了什么。

    只是在第二天早上,他在安初檬的身上看到了满身的吻痕,触目惊心。在他的印象里面,自己虽然那方面的需求比较多,而且强烈,但是也不至于混账到那种地步去。

    现在想来,一切都是安初檬设的诡计,他们之间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发生,在她回来之前,一定是跟大卫留下了种子。

    恰巧在那一夜,自己不省人事。一切的巧合,都让安初檬的诡计得逞,拆散了她和阮小溪。

    这时候在天台上面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们都在议论纷纷。有些人认出来阮小溪就是之前传的风风雨雨们的女主角。

    ”你们看,那个女的,是不是之前杂志上的那个被人绑架的女人?“有人突然问道。

    许多人在仔细地辨认之后,确定阮小溪就是之前报纸上沸沸扬扬的女人。之前的事,比之现在的绑架,有过之而无不及,人们一下子都忘记了眼前发生的一切,对阮小溪传的风风雨雨更加感兴趣。

    乔奕森和阮小溪的脸色大变,现在阮小溪被人认了出来,以后可怎么办?

    阮小溪只觉得脚一软,就瘫坐在了地上。

    ”小溪。“乔奕森心疼地喊了一声,可是迫于安初檬的威胁,他不敢上前。

    乔奕森回头扫了一眼议论纷纷的人群,这群人真的是没有一点良知,竟然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谈论那些,也不管事情的真假。

    ”你们说的没错,这个女人,就是之前报纸杂志上都刊登过的,那个被绑架的那个女人,你们看,她连孩子都怀上了。“安初檬还在一边添油加醋的说。

    现在人们都关注在阮小溪的肚子上,说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是被绑架后怀上的。

    乔奕森再也听不下去这些人对自己的老婆和孩子指指点点的,简直不堪入耳。

    “够了,你们都给我闭嘴!”乔奕森双目猩红,怒吼着。

    人群听到乔奕森的吼声,被他浑身的戾气震慑住,不敢大声说话,安静了片刻。

    此时的乔奕森,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对安初檬简直痛恨到了极点。

    “你放开小溪,有什么冲我来!你以前做的那些龌龊的事情,不要强加在被人身上。”乔奕森朝着安初檬愤怒地说。

    他的语气,冰冷无情,不像是对昔日的旧情人,更加像是对仇人一般。

    安初檬的心一沉,有点儿难受,难过到窒息。不过片刻之后,她就想明白了,反正乔奕森也不会再要她了,今天就是要鱼死网破的。

    既然不让她好过,那么他们也不要想好过到哪里去。

    “你吼我?你竟然这样对我说话,我会让你后悔的!’安初檬说着,用力揪起地上的阮小溪,就要往天台下面推去。

    ”小溪!!‘乔奕森大喊一声,他的目光却看向安初檬身后的两个保镖。

    说时迟那时快,两个保镖迅速地将安初檬给制服,乔奕森一大步冲上前面去,将阮小溪从安初檬的手上给抢了回来。

    此时的阮小溪已经吓得脸色苍白,伏在乔奕森的肩头,喘着大气。

    “好了,没事了,没事了。”乔奕森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慰说。

    阮小溪什么也没有说,反过来抱住乔奕森,紧紧地。有那么一刻,她差一点儿觉得,自己就要与乔奕森和孩子分别了,与这个世界分别了。

    不过还好,还好,一切都是虚惊一场。

    被保镖控制住的安初檬,不停地挣扎说:“放开我,你们放开我,今天我就要与这个同归于尽,谁也不要想拦着我。”

    乔奕森愤怒地看向安初檬,此时他真的想让手下的人将她也推下去试试,让她尝一尝被人推到生死边缘的滋味。

    不过她不会这么做,他决定了,既然安初檬这么想死,他就让她活在这个世界上,被人唾弃,被人鄙视。

    “你这个贱人,你怎么还不去死,你怎么这么命硬,一次次都死不掉?“情绪失去控制的安初檬,破口大骂阮小溪。

    阮小溪转身看向安初檬,这个为爱疯狂的女人,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不知道该同情她,还是该憎恨她。

    ”乔总,要不要把她……“

    保镖的话还没有说完,乔奕森就打断了:”不要,让她活着,活着比死了难受。”

    听到乔奕森的话,安初檬的脸一下子煞白。这个男人果然恨极了自己,让自己连死都不能。

    ”乔奕森,我恨你,我恨你,我恨透你了。“安初檬朝着乔奕森歇斯底里地喊着。

    ”谢谢你的恨,你的爱我承受不起。“乔奕森平静地说完,看着阮小溪就要离开。

    看着乔奕森要走,安初檬突然在背后喊道:”你不要走,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听到安初檬的话,乔奕森停了下来,他对阮小溪说道:”他疯了,你先回去好好地休息,我一会儿就去陪你们。“

    ”不,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都要一起面对。“阮小溪看着乔奕森的脸,坚决地说。

    乔奕森拗不过阮小溪,就让她留下来了。虽然知道安初檬所说的并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还可能是肮脏龌龊见不得人的,但是阮小溪愿意,他就不会违背她的意思。

    乔奕森揽着阮小溪的肩膀,站在安初檬对面十几米的地方,眯着眼睛看着这个疯女人。

    有一刻,乔奕森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爱上这么一个没有底线的女人,他就开始有点儿怀疑自己的品味了,还好,身边的阮小溪,拯救了他的品位。

    “说吧。”乔奕森说道。

    “你们想知道,我就告诉你们,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做的,绑架这个,还有她生的贱种,我想让他们死,都死掉,这样就没有人给我抢你身边的这个位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