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要你和她离婚,永远和我在一起
    阮小溪心下一喜,乔奕森总算是来了,这下子她的心可以稍稍得放下一些,他们母女总算是安全一点儿了。

    安初檬看到乔奕森,说不出来是喜是悲。

    喜的是,她要让乔奕森亲眼看见自己的老婆和孩子死在自己的面前,这样她报复的快感会更加猛烈一些吧。悲的是,如果乔奕森亲眼目睹她杀死了他的女人和孩子,那他一辈子就不会原谅自己了吧。

    安初檬的内心好纠结,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此时疯狂的行动,到底是为了报复乔奕森和这个不公平的世界,还是为了引起乔奕森的注意。

    “你终于来了,你来的正好,可以送一送他们。”安初檬有些苍凉又有些窃喜地说道。

    乔奕森此时专注地看向阮小溪,想看看她有没有受伤。

    “小溪,你怎么样?没事吧?”乔奕森关切地问道。

    “我没事,我没事。”阮小溪一边回答着,一边悄悄地给乔奕森递眼色。

    她知道,这个时候,他们之间不能够表现的太过亲密,这样容易刺激到安初檬。

    乔奕森哪里管的了这么多,他也没有领会阮小溪的意思,转过头便责问安初檬道:“你想干什么?放开她!”

    “我想干什么?你不知道吗?你不是很爱这个女人吗,我倒是想看看你到底有多爱她!“安初檬有些幸灾乐祸地说。

    ”你放开她,有什么话,我们俩单独说。“乔奕森回答道。

    安初檬看着乔奕森一阵冷笑,问道:”你跟我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如果不是她,你还愿意跟我说话吗?“

    乔奕森没有回答,因为安初檬说的一点儿也没有错。当他知道安初檬这些年的经历以后,不知道是该痛心,惋惜,还是该愤怒。

    但是,安初檬不是以前的安初檬了,从内到外,到身体到心灵,这是他第一次真真切切地看清楚并且承认这个事实。

    阮小溪本来身体重,又被安初檬胁迫着,一个姿势半蹲在天台边缘,感觉有些吃力了。

    ”奕森,你有话好好跟安小姐说,不管发生了什么,毕竟你们曾经相爱过,如果她需要什么,你一定要答应她帮助她。“阮小溪在一旁提醒乔奕森道。

    乔奕森看着阮小溪,不知道这个时候了,阮小溪为什么还帮着安初檬说话。

    不过很快,他就领悟到阮小溪的意思了,回答道:”我明白,我会处理好的。“

    阮小溪朝他点了点头,然后对安初檬道:”安小姐,你有什么话,要对奕森说的,你们可以单独谈,我不打扰你们。“

    安初檬知道这是阮小溪的金蝉脱壳之计,哪里肯轻易地放开阮小溪。她把阮小溪骗到这里来,费了多少力气,怎么能这样前功尽弃。

    此时天台上来了几位晾晒衣服的病人家属,看到此情此景,不免滞留旁观一会儿。

    看到有人挟持孕妇,有人悄悄地拨打了110。不仅如此,楼下天台下面,也聚集了不少围观的群众。

    安初檬对阮小溪说道:“你以为我是傻子吗?我放了你,然后让你们双宿双栖,一家团圆?别做梦了,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我要与你同归于尽!”

    安初檬说着,眼神变得凶狠凌厉起来。

    听到安初檬的话,阮小溪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但是表面上还强装镇定。

    该来的总会来的,庆幸的是,乔奕森在这里,她心里多少安慰了不少。

    不过乔奕森要比阮小溪担心害怕多了,他知道了安初檬的遭遇,并且当面拆穿了她。现在的安初檬一定内心是不平的,崩溃的,她已经走到了绝境,什么事情都可能做得出来。

    胁迫阮小溪,走到这一步,恐怕是她破釜沉舟万念俱灰的行为。

    ”不要,你不要冲动,你这样做,对你一点儿好处也没有。你放了小溪,我什么都答应你,我可以帮你办理出国,给你一笔钱,让你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让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乔奕森赶紧劝解道。

    一向镇定地乔奕森此时有些不镇静了,看着阮小溪离天台边缘很近,安初檬只要稍稍一用力,阮小溪很可能就是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他就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呵呵。“看着乔奕森紧张的样子,安初檬竟然笑了,是那种悲凉的笑。

    没想到乔奕森也有这种恳求别人的时候,她记得原先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乔奕森永远是那么的高高在上,不可一世,从来没有对人求过什么。

    可是现在,他竟然为了这个女人,跟她谈条件,甚至语气里充满了恳求。

    ”我要钱做什么?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就真的一劳永逸吗?我一个人,除了钱,一无所有,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安初檬反问道。

    ”那你想要什么,你可以告诉我,只要是我可以办到的,我都可以答应你。“乔奕森说道。

    ”真的吗?“安初檬戏谑地问道,或者她知道,乔奕森此时说的话,很快就不算数了,因为她想要的,乔奕森不可能给她,她心里早就有了答案。

    乔奕森顾不得那么多了,一心想要救阮小溪,她朝着安初檬肯定地点了点头。

    ”好,我要你跟她离婚,把他们母子都送走,永远都不要再见他们,永远跟我在一起!“安初檬肯定地说,不容讨价还价。

    乔奕森张了张嘴,没有说话,这个条件,他确实办不到。

    他好不容易才跟阮小溪在一起,他们又自己的孩子,而且很快又有一个小公主了,怎么可能就此放他们离开呢?”

    阮小溪也定定的看着乔奕森,这个条件太苛刻了。她不知道乔奕森会不会情急之下答应了安初檬,然后又不得违背诺言。

    如果乔奕森就这么轻易地答应了安初檬,阮小溪的心还是会痛的。

    不是承受分别之苦,而是不够爱所以才分离。

    “除了这个,其他的我都可以答应你。”乔奕森思考了良久,慎重地回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