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放开阮小溪!
    听到阮小溪的话,安初檬明显一怔,眼中闪过一丝不可置信,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常。

    她是不会告诉阮小溪,乔奕森确实没有碰过自己。在她跟乔奕森同床共枕的情况下,乔奕森都没有碰她一下,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何尝不是一种失败。

    她眼中的神情,被阮小溪成功地捕捉到了。阮小溪皱眉,思考着什么,但是来不及多想,又听安初檬说道:”是呀,他最开始就是我的,他的眉眼,他的嘴唇,他的身体,他的每一寸皮肤都与我亲密过,你算什么,你就是一个强盗,一个掠夺者。”

    安初檬在回想着与乔奕森的一切,还不忘记指责阮小溪。

    阮小溪也不反驳,听她发牢骚。只要她还有牢骚可发,她就安全一分。

    ”我跟他在一起那么多年,都没有进乔家的门,凭什么你就可以轻轻松松地做他的老婆,还给他生孩子!你有什么资格?“安初檬再次将情绪转嫁到阮小溪的身上。

    阮小溪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面对着被情所伤的女人。她用余光扫了一下旁边,心里着急,乔奕森怎么还不回来?

    如果他回来了,看不到自己,肯定会设法找过来的,到时候安初檬可能就会放过他们了。

    ”要不我们等乔奕森来了,让他告诉你为什么?‘阮小溪弱弱地问道。

    “你别做梦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等到乔奕森来了。好救你吧?别想了,现在你就跟你的孩子从这里消失吧。”安初檬一眼就看破了阮小溪的心思,说着不给阮小溪时间,就要把她让天台边上推。

    “你不要激动,你再好好地想一想,如果你把我从这里推下去,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的。不光乔奕森不会原谅你,更加不会接受你,警察也会拘捕你的,到时候,你的下半辈子就要在牢房里面度过了,这样值得吗?”

    阮小溪吓的腿都软了,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她弯腰用手撑在天台边缘,抵抗安初檬的力量,才让自己没被推下去。

    “值得,当然值得,因为我什么都没有了,活着更加没有意思了。不如你先下去陪我的孩子,我再下来找你们,等到了地底下,我们不做情敌,做朋友好了。”安初檬回答道。

    阮小溪看了一眼楼下的空地,倒抽了一口凉气,太危险了,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

    而安初檬也站在边缘处,一点儿也没有心惊的样子,看起来她真的是疯了,真的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了。

    可是她还不想陪她去死呢,这样太不值得了。她还要好好地活着把孩子生下来,照顾她的老公跟孩子呢。

    阮小溪正在思忖怎么跟安初檬周旋,突然背后响起了乔奕森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放开小溪!”乔奕森皱着眉头,站在不远处,浑身散发着冰冷的寒气,让人不寒而栗。

    听到乔奕森的声音,她们不约而同转头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