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安初檬的失败
    “曾经?对,你说的没错,曾经他只爱我一个人,很爱很爱,可是现在呢,凭什么你把他给抢走了?凭什么?“

    安初檬大声地质问道。

    阮小溪悄无声息地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毕竟是你先离开了他,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已经物是人非,你应该学会接受,学会放下。你现在这样子,何苦为难自己呢?”

    阮小溪对安初檬这个女人心存忌惮,毕竟此时的她身怀六甲,要真的动起手来,她没有什么优势可言。

    从另一方面讲,安初檬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为情所困的女人。

    虽然她知道,即使没有她,安初檬跟乔奕森之间,或许也不可能回到过去了,可是现在,毕竟在乔奕森身边的女人是她。

    即使没有内疚,但是对安初檬也多多少少有一些同情。

    “放下?放得下吗?我放下了,看着你们过着幸福快活的日子,享受着阖家欢乐,然后我一个人被所有的人唾弃吗?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平?为什么?”

    安初檬说着说着,声音又提高了好几个分贝,她的情绪更加激动。

    “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如果你希望找一个人倾听的话,我倒是愿意听你好好说一说,说出来,或许就好受一些了。”

    阮小溪劝慰她道。

    阮小溪内心很矛盾,对这个女人又是同情又是憎恨。她隐隐约约感觉到,之前发生的事情,多多少少都跟安初檬脱不了关系。

    “我跟你说?你配吗?”安初檬傲娇地看着阮小溪,不屑地问道。

    阮小溪无语,果然是一个不值得同情的女人。她回答道:“那你愿意跟谁说,就去跟谁说去吧,我就不在这里耽误你的时间了。

    看到阮小溪要离开,安初檬快速上前抓住她的胳膊道:”你不准走,今天哪里都不能去。“

    “你……我跟你没有什么过节。如果你还爱着乔奕森,你就应该用自己的行为证明给他看,而不是在这里跟我浪费时间。“阮小溪小心地提防着安初檬,但是又不能刺激她。

    “我倒是想证明给他看,可是他愿意看吗?现在的他,眼睛里只有你,还有你的孩子,哪里肯正眼看我一眼!”

    安初檬的话里不无对乔奕森的埋怨。

    本来阮小溪还以为乔奕森对安初檬下不了狠心,可是听安初檬这么一说,阮小溪觉得,自己可能误会乔奕森了。

    如果乔奕森真的对安初檬余情未了,安初檬也不至于怨念这么深了。

    提到孩子,安初檬看向阮小溪的肚子。她的肚子已经高高的隆起,圆圆的,像是一个皮球一样。都说肚子尖的,是儿子,肚子圆的,是女儿。

    安初檬不由得想,阮小溪肚子里面怀的是女儿吧,这下子她就儿女双全了,乔奕森肯定会乐得乐不拢嘴吧。

    阮小溪感觉到安初檬的眼神充满仇恨和妒忌,尤其是对自己肚子里面的孩子,她不由得伸手护住自己的肚子说:“你也怀过孩子,知道一个当母亲的心情。如果你心里有什么不满,都可以说出来,但是请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阮小溪为了肚子里面的孩子,不得不恳求安初檬放过她一马。

    可是安初檬哪里是心慈手软的人,阮小溪的肚子,更加让她心里觉得不平衡。

    ”孩子?是呀,曾经我也有孩子,可是我的孩子呢?她得不到爸爸的疼爱,他的妈妈得不到丈夫的关怀,所以她早早地就离开了。“说到这里,安初檬的眼睛里面闪烁着隐隐的泪花。

    ”虽然孩子离开了你的身体,但是她一定是去了天堂,她在哪里会平安喜乐的。作为母亲,要怀念他,祝福她在那边一切都好。你做了什么,孩子都会看到的,都能感觉到的。”阮小溪忍不住劝慰安初檬说。

    同样是母亲,阮小溪能够理解安初檬失去孩子的痛苦。

    “会吗?天堂在哪里?那里会很温暖吗?她一个人在那里一定很孤单,需要有人去陪她。”安初檬说道,声音不大,但是阮小溪听得清楚。

    阮小溪心下一惊,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虽然这一会儿安初檬表面上看起来还算稳定,但是不知道她会不会突然情绪失控。

    安初檬的情绪太反常了,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刺激到了她。

    难道是乔奕森去找了她?跟她说了决绝的话?因为点点摔下楼梯的事情。

    她在心里猜测着,听安初檬继续说道:“你的孩子跟我的孩子应该差不多大,他们在一起一定会玩的很开心的,不如让她也下去陪她吧。”

    安初檬说着就拖着阮小溪朝天台边缘拉去,一边拖还一边说道:”天堂那么好,就让你的孩子也去享受一下吧。“

    阮小溪惊慌地瞪大眼睛,她被安初檬强行拖着往前走。她想停下来,可是靠自己重力根本拗不过安初檬。

    眼看着就来到了天台边缘,阮小溪可以看到六楼下面的空地。

    这要是被推下去,即使不死,孩子也会流掉,而且大人不死也会残废的。

    “你不要做傻事,有话我们好好说,这里很危险的,我们去那边说吧。”阮小溪往后扯着身子说道。

    安初檬本身有些恐高,站在天台边缘,自己都有些晕晕的。可是今天她是抱着报仇的决心,又何惧死亡呢?

    何况今天还有阮小溪跟她的孩子给自己陪葬,安初檬觉得还赚了,心里的底气更甚。

    “怎么?你害怕了?不要怕呀,你不是挺有能耐的,你是怎么勾走了乔奕森的魂儿,让他连碰到不愿意碰我一下,说呀,说呀!”安初檬一边质问着,一边摇晃着阮小溪的身体。

    阮小溪压根不敢往下面看,只能尽力维持着自身的平衡。

    她知道,这时候只能安抚安初檬,不能刺激她。

    只是乔奕森,怎么还不回来?不知道她能拖住安初檬多久。

    “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挺能说的!”安初檬又问道。

    “因为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说,之前你还怀了乔奕森的孩子,他怎么可能没有碰过你?何况你们很久以前就是男女朋友了,早就有了肌肤之亲。”阮小溪试图以乔奕森的名义稳住安初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