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切都是你的谋划
    阮小溪没有立刻回答,仔细的思考了一下,除了在初恋女友的问题上,他有些不够决绝,总体来说,对她和孩子们都是不错的。

    于是她回答道:“嗯,他很好,对我和孩子都很好。”

    这句话更让安初檬心中愤愤不平,她说道:“怀孕的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心情舒畅,我看太太您面色有些疲倦,不如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散散心,有助于孕妇和宝宝。”

    阮小溪很感激,不过还是婉拒了:“谢谢,不用了,我还要照顾我的孩子。我会注意的,你赶紧去忙吧。”

    安初檬见阮小溪不上钩,继续说道:“就一会儿,很快就回来了。这个地方很少人知道,不去会后悔的。”

    不知道怎么的,阮小溪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这个护士也太热情了吧,明明刚才还在说外面缺人手,可是此时却在这里跟她说要出去散心。

    要是平时不忙的时候,遇到这样好心的护士,还说得过去,可是现在有点儿不太正常。

    这样一想,阮小溪更加不敢去了,她拒绝道:“你赶紧去忙吧,我要回房了。”

    阮小溪说完转身就要走向病房,这时候安初檬赶紧拦住道:“走吧走吧。”

    她不顾阮小溪的拒绝,执意要拉着阮小溪走。阮小溪身子有点儿笨重了,根本不能跟她对抗,一边扭着挣扎,一边被她拖着,半拖半走地往走廊尽头走去。

    而且安初檬的脚步越来越大,阮小溪有些吃力,都觉得跟不上了。

    “你慢点儿,我们这是要去哪里。”阮小溪问道。

    “上面有一个天台,天台上面种着很多花儿,你一定会喜欢的。”安初檬回答道。

    阮小溪还是觉得不妥,于是说道:“我回去给我老公打一个电话,告诉他一声,免得他一会儿回来找不到我,该着急了。”

    “不用了,我们一会儿就回去了。这个地方,一般人我是不会带她来的,我觉得跟你投缘,所以你一定要来看看。”安初檬竭力说服说道。

    阮小溪看着这个戴着口罩的护士,她只露出两只眼睛,可是眼里总有一种飘忽不定的东西。她还死死的抓着阮小溪的胳膊,就是不放开。

    走廊的尽头,上了台阶就是天台了。阮小溪望着台阶,再回头看向护士,她说道:“我想去趟卫生间,你稍等我一下吧。”

    “天台上就有,去那里吧。”安初檬说道,听起来对天台很熟悉的样子。

    看着阮小溪还是犹豫不决,安初檬继续道:“走吧,难道上面有老虎,能吃了你不成?”

    阮小溪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可是这个地方很偏僻,没有人,大部分的人都在忙着抢救伤员。

    如果眼前的这个护士,真的不安什么好心,显然她此时反抗是最不利的,因为在这个死角落里面,即使发生点儿什么,也没有人会知道的。

    既然反抗不是上上之策,她又无法脱身,不妨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阮小溪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小护士,她身材纤细,还戴了一幅眼镜。

    如果两个人真的发生点儿什么,阮小溪也不见得会落败。首先把她的眼镜打掉,让这个近视眼儿没有发挥的余地。

    阮小溪在心里面思忖好,稍稍的放下心。再说了,一会儿,乔奕森和保镖们回来看不到她,也一定会找她的。

    希望这一切都是自己多疑的,阮小溪镇定了一下心神,对他说道:“那我们上去吧。”

    说完她还率先走在前面,手紧紧地扶着护栏,慢慢地往上走。

    这样,她可以在发生突发状况的时候,紧紧地抓住护栏,保持自己的身体平衡。

    到了阳台,果然满眼都是五颜六色的鲜花。

    暖暖的阳光洒下来,微风拂过,有些花瓣随风摇曳,暗香浮动,沁人心脾。

    安初檬说道:“我说的没错吧,这里很美很适合你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阳台边缘走去,还说道:“这边的花儿开的最好了。”

    阮小溪一时兴起,跟在安初檬身后,朝着天台边缘走去。

    看到这么多的鲜花,阮小溪瞬间觉得心情愉悦,不由得弯腰想去闻一闻。

    “好香呀!”阮小溪闭着眼睛说道。

    “是吗?那你多闻一会儿,说不定过一会儿就没有机会了。”安初檬说着转过身来,摘掉了口罩。

    “医院还有这样的好地方,真是难得。”阮小溪还沉浸在喜悦之中,没有仔细听安初檬刚才的话。

    安初檬一步步地走近她,把眼镜摘掉,狠狠地扔在地上,说道:“好了,你的时间到了。”

    听到声响,阮小溪才直起腰来。当她看倒刚才的小护士的脸时,吓了一大跳。

    “你……怎么是你?”阮小溪说着不由得往后退,本能地护住自己的肚子。

    安初檬扯起嘴角,笑道:“没想到吧?你真的是一个蠢女人!”

    都说一孕傻三年,阮小溪此时悔不当初,自己真的不应该轻易相信了这个女人。刚才她借口调走了自己的保镖,原来是早就谋划好了。

    “你想怎么样?”阮小溪问道,试图拖延时间。

    “我想……”此时的安初檬已经失去了理智,她只想报复,报复,这是她最后的快感。

    看着安初檬已经笑得狰狞的面目,阮小溪心下一阵阵恶寒。她一边说着一边不着痕迹地往后退。

    “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了?虽然爱情不在了,但是你还能找到新的爱人呀。你长得这么漂亮,一定会有很多男人喜欢你的。”阮小溪就像是话家常一样,跟安初檬说道。

    安初檬看着阮小溪,不知道她是真的不知情,还是装的。

    “乔奕森没有告诉你吗?”安初檬问道。

    “告诉我什么?”阮小溪一脸迷茫。

    “别装了,你现在也一定在心里看不起我吧?那又怎样,因为你很快就什么也看不到了,连鄙夷我的资格都没有了。”安初檬恶狠狠地驳斥道。

    阮小溪皱眉,不知道安初檬在说什么,但是她料定,安初檬一定没有安什么好心。

    “怎么会呢?虽然我们都爱上了同一个男人,但是我们谁也没有资格瞧不起谁。你是乔奕森曾经的挚爱,这是永远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阮小溪安抚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