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危险来临前
    突然对面走过来几个,原本她以为跟刚才一样,没有人会认得出他来,可是那几个居然停了下来,给她打招呼道:“顾医生好!”

    安初檬先是一慌,然后低头看到自己的,胸牌挂着顾春景的名字,她才明白,这些是在跟顾春景打招呼。

    “你们好!”安初檬低声回了一句。

    “咦,顾医生,你的嗓子怎么了?”其中的一个问道。

    安初檬心头一紧,连忙咳嗽了两声,回答道:“今天感冒了,嗓子不太舒服。我得赶紧走了,要么传染给你们。”

    她说完便匆匆地走了,还听到身后的在嘀咕:“顾医生今天看起来有些奇怪,你们有没有觉得?”

    “是呀,刚才我去找她,还好好的呢。”

    “可能有什么急事吧,我们赶紧走吧。”

    这群也没有多想,嘀咕了几句,便忙着各自的去了。

    安初檬去阮点点的病房,必须要经过大厅。她看到大厅聚集了很多人,医生护士病患家属,乱成一锅粥了。

    而且护士们抬着担架,进进出出的,仿佛运送不完的病人。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问旁边的一个病患家属道:“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病患家属看了她一眼,回答道:“你还不知道?听说附近的一个商场发生了火灾,伤员都在往你们医院送呢,你们这里的医生护士都出动了,可是人手还不够,听说外面还放着很多烧伤的人呢。”

    旁边的一个病患也跟着说:“医院正在协调病房呢,原先我们三个人一间,现在都调成五个人一间了,如果病房不够,就要转到其他医院了。”

    安初檬听完,什么也没有说,转身去了儿童病房。

    她看到阮点点门口的那几个保镖,一点儿也不畏惧地迎了上去。

    “刚才不是查过房了吗?你来干什么?”保镖拦住她问道。

    “麻烦你们可不可以过去帮帮忙?外面来了很多病号,医院的人手不够。他们都是烧伤很重的病人,耽搁不起,会死很多人的。”安初檬一脸恳求的回答道。

    “这是你们医院的事情,我们的事情是保护这病房里面的人。”保镖拒绝道。

    “可是那些人真的很可怜,耽误一秒钟,就可能死掉了。你们发发善心,去帮帮他们吧,这里很安全,这是医院,哪里会有什么不安全的?”安初檬继续游说道。

    “走开,赶紧忙你的去吧,我们哥几个没功夫听你指手画脚的。”保镖还是强硬地拒绝说。

    就在安初檬苦思不得其法的时候,病房里面听到动静的阮小溪出来了。

    安初檬看到阮小溪,下意识地赶紧低下了头。

    “发生什么事情了?”阮小溪问道。

    “太太,是他们自愿的事情,不关我们的事,您赶紧进去休息吧。”保镖看到阮小溪,毕恭毕敬地回答道。

    安初檬抬头,发现阮小溪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她大胆地说道:“这位太太,外面来了很多烧伤的病人,医院人手不够,所以想请您的这几位保镖帮个忙,可是他们……”

    阮小溪觉得说话声音有些耳熟,可是看了几眼,并不觉得认识,或许是医院里面的医生,过来打过招呼吧。毕竟乔奕森的脸面在这,医院里面小小的医生护士,恨不得天天往这里钻。

    阮小溪听到安初檬的话,眉头一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们这里竟然没有听到一点儿动静。乔奕森特地挑选了这个区域,就是因为僻静,还真是够安静的了。

    “现在怎么样了?”阮小溪问护士道。

    “病号太多了,医院人手不够,还要协调病房。这位太太,能不能麻烦你这边的人过去帮忙抬下伤患,毕竟时间就是生命,多耽误一分钟,可能就会多死几个人。”安初檬很着急地说。

    “嗯。”阮小溪想都没想,便对身边的四个保镖说道:“你们赶紧过去帮忙吧,救人要紧。”

    “太太,我们要在这里保护你们,不能离开。”保镖坚持道。

    “都什么时候了,这里不需要保护你们,你们都去,赶紧的。”阮小溪催促道。

    领头儿的保镖思考三秒钟回答道:“你跟我一起去,你们两个就在这里继续保护太太和少爷。”

    没想到阮小溪还是不同意,她坚持说:“你们都快去,这里有我在,没有问题,你们快去快回就好了。”

    几个保镖拗不过阮小溪,领头儿的看了看手表,思忖一下,乔奕森出去有一会儿了,应该快回来了,便按照阮小溪说的,全部赶去抢救伤员了。

    毕竟阮小溪可是名正言顺的乔太太,而且看得出来,乔奕森对她宠爱有加,这几个保镖当然也是会看脸色的人,乔奕森的命令不能违抗,阮小溪的话也不能不听。

    看到保镖都跑着去抢救伤病员了,阮小溪才松了一口气。

    她看向面前的护士,发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狡诈,然后护士慢慢地靠近她,眼中的仇视已经不能掩饰了。

    阮小溪心下一惊,不由得后退了两步,问道:“你是谁?”

    “我是医院的护士呀,我们见过的。”安初檬说着,眼中又变得柔和起来。

    有那么一刹,阮小溪觉得自己刚才是眼花了,这明明是一个温柔的白衣天使。

    阮小溪想,最近发生的事情有点儿多,一定是自己受到惊吓了,所以才会这么紧张,有一种风声鹤唳的感觉了。

    她稍稍的镇静了一点儿,听护士又说道:“您怀孕了?好几个月了吧,宝宝好不好?”

    提起肚子里的孩子,阮小溪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回答道:“是呀,快五个月了,他很好,很乖,很听话。”

    “是儿子还是女儿?”安初檬看着阮小溪的肚子继续问道。

    阮小溪着自己的肚子,一脸祥和,回答道:“还不知道呢,不过我老公希望是个女儿,因为我们已经有一个儿子了。”

    阮小溪在提到老公和孩子的时候,完全一副小女人的模样。

    阮小溪不知道的是,她这样的幸福和安稳,深深的刺痛了安初檬的眼睛,字字句句更加像是插在安初檬心上的一把匕首。

    “哦,你老公一定很疼爱你吧?”安初檬强忍着心中熊熊燃烧的妒火,微笑着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