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她去医院干什么
    宋舟鸿一边走向自己的房间一边扯着领口的扣子,他觉得有一股热流正在身体里面横冲直撞,快把自己给憋疯了。鬼知道,他刚才是花了多大的耐力,才没有将阮静怡那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给生吞活剥了。

    进了自己的房间,宋舟鸿一边服,一边快步走向浴室。不知道冲了多少遍冷水澡,才勉强克制住身体内的那团火。

    有一刹那,他恍惚看到了阮小溪躺在自己的面前,那一瞬间,身体里面所有的细胞都被激活了。可是当他再靠近一点儿,闻到那个气味不是阮小溪的,他才猛然醒悟过来。

    一个女人主动投怀送抱,本来他可以顺势收了她,也不用自己这么难受。

    可是宋舟鸿还是忍住了,要是别的女人自然不用说,只是阮静怡是阮小溪的妹妹。如果阮小溪知道了,那么他就没有一点儿胜算可言。

    权衡之后,宋舟鸿决定放掉阮静怡。女人嘛,他想要有的是。

    等宋舟鸿真的走了,阮静怡回过神来,开始懊恼不已。

    她坐在,嘴巴,自己是下了多大的决心,鼓足了多少勇气,才按照安初檬说的办法,把自己献给宋舟鸿。

    可是他却不碰自己,就那么走了?明明他已经动情了,阮静怡感受到他的呼吸加重,和他近在咫尺的味道,可是他为什么要走。

    阮静怡想不明白,实在是想不明白。于是她给安初檬打电话,想请教一下她。可是她打了好几次,都被安初檬给挂掉了。

    安初檬一个人躺在酒店的大,双眼看着,天花板,目光空洞。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儿生气,仿佛天地之间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没有力气去思考,也不想思考。

    可是一直睡不着的她,直到听到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她突然从坐起来,下床拉上厚重的窗帘,不让外面一丝光亮照进来。

    她开始害怕,害怕天亮。因为天亮了,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可是天这么黑,夜这么长,她也害怕,无边的孤寂笼罩着她。

    夜深人静的时候,最容易想起过往。可惜的是,过往掺杂着欢喜和悲伤,屈辱和悲凉。

    往事如电影一般一幕幕回放,有乔奕森的貌似潘安,温柔以待,体贴入微,让她有一瞬间跌入了梦境,不愿意醒过来。

    可是镜头一转,全是一群穷凶极恶的嘴脸,丑陋不堪,他们侮辱她,鞭打她,不把她当作人看。

    她的身体开始剧烈颤抖,眼泪不停地流,想要呼喊出来,却发不出来一点点声音。

    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让她崩溃到了极点。

    屈辱不甘,煎熬折磨,加倍地围绕着她。不敢回想过去,无颜面对未来。她开始由起初的抽泣,变成歇斯底里的哭泣。

    前路在何方?

    乔奕森肯定不会再要她了,而宋舟鸿从来也没有把她当回事,如果她回去,没有完成宋舟鸿交代的事情,不知道宋舟鸿会怎么处置她。

    送回百乐门,恐怕是他最好的下场吧。他冷笑,回到百乐门,继续卖笑?成为不同男人夜晚的宵夜?大卫肯定不会再理她了,她还有客人可接吗?

    前后都是死路,安初檬不知道究竟能够去哪里?有谁还可以接受她,爱护她,保护她。

    就这样绝望到天亮,第二天早上她的眼睛肿得跟灯泡似的,可是依然没有一点儿睡意。

    她抬手挡住照进来的阳光,这明媚的阳光,像是一把把无形的杀人的刀剑,让人刺痛不已。

    发了一会儿呆,安初檬从起来,平时最注重形象的她,连洗漱都没有,就匆匆地出了门。

    她出了酒店,先去饰品店买一条丝巾,将自己的脸脖子全部包起来,然后朝医院走去。路很长,可是她没有打车,低头走的很快。

    她不敢抬头,生怕不抬头就被人认出来似的,她觉得自己暴露在空气当中,引人围观,指指点点。

    医院里面,吃过早饭,阮点点说想吃面包坊的烤面包。

    医院里面的伙食吃多了确实会腻的,乔奕森宠爱孩子,就答应亲自去给他买。

    乔奕森交代完门口的保镖,就离开了病房。

    安初檬一点儿都不觉得累,等她到了医院门口,正好看到乔奕森的座驾从医院的停车库出来。她看到乔奕森的那一刹,先是惊喜万分,不自觉的就要迎上去,可是她还没有到车子跟前,乔奕森就一踩油门,疾驰而去。

    安初檬望着车后扬起的尘土,有些失落,可是她忽然想起来什么,摸摸自己的头和脸,才想起来原来自己包的跟粽子似的,难怪乔奕森没有看到她,没有认出来她。

    这样一想,安初檬就没有那么难过了。

    她想起来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便顾不上去追乔奕森,转身低头进了医院。

    她低头匆匆地走在走廊里,还没有走近阮点点的病房,就被保镖给拦下了,问道:“干什么的?”

    “走错路了,走错路了。”安初檬头也不抬的回答道,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她蹲在角落里面,悄悄地观察着病房这边的情况,门口总共有四个保镖,两个紧贴门口站着,另外两个在左右两侧十米左右,刚才她就是被远处的保镖给拦了下来。

    看来要想阮点点的病房,得先想办法引开门口的保镖不可。

    安初檬想来想去,先离开这里。她在其他的病房区域转来转去,看到一个科室的医生有事外出,没有关门,安初檬心生一计。

    等到医生走远,旁边没人的时候,她迅速的了医生的诊室。

    按照之前的预想,里面果然有医生专用的白大褂。

    安初檬又迅速地套在自己身上,然后用口罩遮住自己的脸,她在门缝里面观察了一下外面的动静,趁着没人,又悄悄的走了出去。

    她全副武装,头发盘起来,跟医院里面的医生一样,只露出额头和一双眼睛,没有人能认得出她来。

    安初檬有些小得意自己的机智,方方地走在医院里,竟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