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浴巾掉了
    阮小溪不想在孩子面前,提到不利于家庭团结的人,所以也不在多说什么。在晚饭前,阮小溪问了阮点点,是不是后面的阿姨把他推了下楼梯。

    但是阮点点自己也不知道,小孩子正在兴头儿上,自己也蹦蹦跳跳地跑下楼梯,摔下楼的那一刻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根本不记得当时的情景。

    好在阮点点最终没有大碍,既然他什么都不记得,阮小溪也不想再追究下去了。

    无凭无据,光靠自己的感觉,也不能断定一定是安初檬对孩子下的手。冷静下来的阮小溪,觉得自己当时有些冲动了。

    对乔奕森提出那样的要求,有点儿不通事理了。不过她的原则不变,安初檬这个女人,还是离他们越远越好。

    既然乔奕森已经保证了,她就再给他一次机会。

    安初檬离开后,n和晨微就派了人悄悄地跟踪她。原以为安初檬会去宋舟鸿的别墅,因为毕竟这是她现在唯一的归处。

    可是安初檬却没有去找宋舟鸿,反而找了一家酒店落脚。整整,安初檬都没有出过酒店。

    晨微和n得知安初檬的行踪,很是不解,为什么她不去找宋舟鸿?除了这一条路,她还有别的门路吗?

    宋舟鸿已经在国外处理完事务回来,只是他一回来,国内又有一堆事情要他处理,根本无暇。

    况且有阮少安和曾宝琴在阮小溪身边,宋舟鸿还有几分把握,没有立马召回他们夫妇俩询问阮小溪这边的情况。

    而且听说安初檬也搬回乔家了,他心里又多了一份放心。只要有安初檬在那里搅和,乔奕森和阮小溪也没有那么容易就在一起。

    就是抱着这样的侥幸,宋舟鸿才忽略了阮小溪这边的情况。如果他知道了阮小溪跟乔奕森已经正式复婚,不知道是不是会气到吐血。

    阮静怡对宋舟鸿的回来,期盼已久,加上之前安初檬在她耳畔教唆,她这一次明显比之前大胆多了。

    晚饭过后,宋舟鸿在书房里面处理完事情,然后在看书,收到一条短信,是阮静怡发来的,让他到她的房间帮一下忙。

    在一个屋檐下面住,还发短信。宋舟鸿嘴角一扯,自然明白她的意思。

    虽然对阮静怡没有什么想法,但是宋舟鸿还真的是好奇,她能耍出什么花样儿来。

    之前的几番试探,宋舟鸿对阮静怡有些疑惑。她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有点儿害羞,不懂男女之事。

    不知道阮静怡在他面前是装纯,还是真的是一枚处子。

    他见过太多的女人,做作得很,明明是妖艳,非要装作青春处子。

    宋舟鸿对阮静怡的包容,最多来源于她是阮小溪的妹妹。眉眼之间有几分与阮小溪想象。

    有时候宋舟鸿觉得自己特别可笑,他对阮静怡的温柔,有几分是把她当做阮小溪了,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补偿吧。

    走到阮静怡的房间门口,宋舟鸿敲了敲门,但是没有人应答,于是他轻轻一推,如他所料,房门是开的,他顺利地,然后关上了门。

    “静怡,你在吗?”宋舟鸿问道。

    屋里面还是没有人回答,在走两步,就听到浴室里面传来哗哗哗的水声。

    阮静怡在里面洗澡,宋舟鸿走到浴室门口,发现浴室的门是半开的,他伸手想要推开,但是又收回了手。

    突然浴室里面开始传来阮静怡的歌声,一边哼着小调一边洗澡,看起来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宋舟鸿莞尔一笑,然后折身走回去,坐在沙发上,等她洗完澡自己出来。

    过了一会儿,阮静怡裹着浴巾从浴室里面出来,头发还湿漉漉的滴着水,从她的额头脸颊留下来,然后搭在肩膀上。

    浴巾是裹了以下,膝盖以上的部分,其余都露在外面。

    宋舟鸿扫了一眼,细腻白皙的皮肤,笔直修长的,就像是出水芙蓉一般,不馋一点儿杂质。

    “你来了?”阮静怡明知故问道,有点儿害羞地拉了拉浴巾,但是又不躲闪。

    宋舟鸿也没有不好意思,方方地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送上门的,不看白不看,然后说道:“我看屋里面没人,就在这里等你,你要是不方便,我先出去,你把衣服穿上。”

    说着说着站起来就要离开,突然阮静怡在后面说道:“别走。”

    然后就巴巴地追了上来,刚伸手想要拉住宋舟鸿,没想到浴巾就从身上滑落下来。

    宋舟鸿听到她的挽留,止住脚步一转身,就看到阮静怡地站在自己的面前。

    真的这样出现在宋舟鸿的面前,阮静怡十分惊慌失措,顾不得去拉住宋舟鸿,慌忙弯腰去捡地上的浴巾。

    可是她还没有把自己裹起来,宋舟鸿就走到她跟前,拆掉她手中的浴巾,然后一个公主抱将她抱在怀里。

    阮静怡的心像是藏了一只小鹿一样乱撞,被宋舟鸿抱起来的那一刻,她只觉得突然失去了重心,还没等到她反应过来,宋舟鸿已经大步走到床前,将她放在了。

    宋舟鸿俯身在她的上面,盯着她微微泛红的脸蛋,紧紧咬住的嘴唇,低垂的眼脸,不自觉得呼吸加重。

    阮静怡也感觉到了宋舟鸿的反应,自觉地闭上了双眼。

    可是过了一会儿,没有期待已久的吻落下来,只感觉到宋舟鸿猛地起身,然后拉过一旁的被子,将她的身体盖住。

    阮静怡这才睁开眼睛,看到宋舟鸿站在她的窗前,盯着自己看。

    房间里没有开大灯,床灯昏黄,氛围确实不错,刚才宋舟鸿也差点儿没有忍住,只是在最后一刻,他还是克制住自己了。

    “早点休息吧。”宋舟鸿说完转身就离开。

    阮静怡从刚才的兴奋和不知所措中回过神来,宋舟鸿已经消失在门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