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老婆,你什么时候也给我生个小崽子
    晨微看了n一眼,n撇撇嘴,不做回答。

    要非拿安初檬跟阮小溪做对比的话,安初檬的美属于娇媚的,又带着无辜,让男人看了就蠢蠢欲动,而阮小溪,乍一看很平常,禁欲系的寡淡女子一枚,靠近一点儿,会被她浑身的刺和倔强刺伤,等到你真的接近她的时候,才发现她的独特之处,坚强的让人特别想保护她照顾她。

    她小小的肩膀是怎么承担起一个家庭的重任,一个人将孩子拉扯长大,而且还有勇气怀着孩子再次成为单身妈妈。

    安初檬并没有因为他们的不回答不附和而不开心,或许她心里早已经明白,对晨微和n而言,乔奕森认定的人就是他们认定的人,现在那个人不是自己。

    “不管怎样,你也不应该对一个小孩儿下手。曾经你也是一个即将为人母的人,怎么可以去伤害一个孩子?如果你真的爱乔奕森,更不应该去伤害他的孩子。”

    晨微指责安初檬道,试图让她清醒一下。过去的屈辱和仇恨已经蒙蔽了她的眼睛,让她不惜伤害别人。

    “我也不想,可是凭什么乔奕森的眼里只有那个女人和她的孩子?我也怀了他的孩子,他却对我依然那么疏远。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安初檬一边问着,一边懊恼地捶打着座位旁边的地方,发泄着自己心中的不满。

    安初檬发泄的时候,晨微和n谁都不说话,因为他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安慰的话,完全没有必要。这个女人的行径,不足以让人去安慰她。一味指责的话,也不能说太多,毕竟他们还想从她这里了解到别的事情。

    “不雅照的事情,也是你的杰作吧?”等到安初檬的情绪稍稍稳定了一下,n问道。

    安初檬听到n的话,猛地抬头看向他。虽然他的目光如炬,像是可以洞察一切,但是安初檬还是否认了。

    她在心里快速地权衡了一下,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把所有的事情包揽在自己身上拉仇恨,让别人除了嫌弃之外,还谴责她的良心。

    n微眯着眼睛看着安初檬,继续问道:“真的吗?难道你不是因爱生恨,才会让人三番五次地绑架阮小溪母子吗?”

    晨微显然也不相信安初檬的话,因为除了安初檬有这个动机,他们想不出来还有别的什么人。

    “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有什么不能承认的?即使你不承认,也不代表你没有做过。”晨微继续笃定地说。

    “我没有做过的事情,当然不会承认了。”安初檬目光坚定地看着他们两个,回答道。

    安初檬抵死不承认,n想从她的表情捕捉到点儿什么,但是看她丝毫没有变化。相比较刚才的激动愤怒,现在看起来更加平静。

    安初檬好得也在宋舟鸿底下这么多年,这点儿定力还是有的,没有那么容易被攻破。

    “不是你做的最好,我让你看一个东西。”n说着掏出手机,将那个传播不雅照的电话号码打开给安初檬看。

    安初檬装作不懂的问道:“看什么?这不就是一个电话号码吗?”

    “对,就是这个号码,你认得吗?”晨微接着问道。

    “我没有无聊到去记电话号码。”安初檬依然不承认。

    n看了晨微一眼,晨微对安初檬说道:“既然你不认得,那就算了。如果你想留下来跟我们一起共进晚餐的话,很是欢迎。”

    “不必了,不打扰了。”安初檬说完站起来离开了。

    直到安初檬离开,n才打电话让乔奕森从另外一个房间过来。

    可是乔奕森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愿意过去。

    “这个大爷,难不成让我们亲自去请他不成?”n说道。

    “走吧,过去看看他,这个时候,就让他装一次大爷吧。”晨微调侃说。

    “听你的。”n说着跟晨微一起去隔壁找乔奕森。

    一进门就看到乔奕森正背对着门的方向吞云吐雾,房间里面都是烟雾,晨微忍不住咳嗽了两声,乔奕森这才掐灭烟头儿,转过身来。

    本来还一脸严肃的n,看到乔奕森就变得嬉皮笑脸地,走到他身边问道:

    “难道你真的就不想知道当年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此以后,她的事情与我无关。”乔奕森回答道。

    看起来,乔奕森是铁了心不想知道安初檬当年的遭遇。不过即使他没有听到经过,也大概可以猜测得出。

    乔奕森也知道拉斯维加那个地方,安初檬没有过人的本领,也没有阮小溪那样吃苦的性格,一个漂亮女人依附在一个有钱的男人身边,是她最好的选择吧。

    当然,一个女人一旦成为了寄生虫,就意味着失去了自由和尊严。大卫那样的赌徒,岂会是一个情圣?

    外面盛传,大卫是一个有特殊癖好的男人。安初檬在他的身边,一定也受到了不少苦楚。

    “算了,无关就无关吧,我们还是说一些有关的事情吧。”晨微打断他们的谈话,继续说道:“她不承认曾经做过伤害阮小溪母子的事情,你怎么看?”

    乔奕森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抬起头回答道:“是不是她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以后不可能再伤害到我爱的人了。”

    “好吧,只要一天没有查出传播照片的人,我这边就会一直查下去,这是我答应过你的。”n说道,让乔奕森放心。

    “那就抓紧吧。”乔奕森说完转身就走。

    “喂,留下来一起吃晚饭。”n在后面喊道。

    乔奕森应都没有应一声,直接走人了。

    “瞧瞧,你瞧一瞧,这个张狂的男人,都被戴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还神气!”n对乔奕森很是不满地说,当然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得了吧,即使他这样对你,下一次有事找你的时候,你还不是照样儿屁颠屁颠地贴上去。”晨微毫不客气地回道。

    “你知道就好了,就不必说出来了吧。谁让他是我兄弟呢,是不是?”n嬉皮笑脸地说着在晨微的腰上捏了一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