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那个女人有我漂亮吗
    拉斯维加那个地方,虽然富裕,灯红酒绿,表面上一片歌舞升平,但是也是三教九流集中的地方。一个独身女人,随身带着那么多值钱的东西,遇到打劫的几乎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这么年轻俊俏的一个女人,除了打劫,自然也难逃命运。

    晨微在心里叹息一声,不知道说她天真好呢,还是愚蠢呢?

    放着乔奕森身边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自己作自己。想必当初她也不是真心要离开乔奕森的,只是赌气出走而已,没想到这一走,毁了自己的人生。

    “那你为什么不回来?又怎么去了百乐门?”晨微看她稍微好了一点儿,继续问道。

    “你以为我想呆在那个鬼地方?他们欺负了我以后,就把我带到了百乐门,让我排练歌舞,登台演出。如果我不愿意,他们就对我施暴。他们简直就是一群畜生,随意地践踏我,打骂我。”安初檬说到这里,表现得很是愤怒,亦或是极度的恐惧,她的身体都开始颤抖。

    n紧紧地锁着眉头,盯着安初檬。他想到过她受到了折磨,但是没想到却是如此地残暴。他本应该想到,欺负安初檬的人就是宋舟鸿的手下,安初檬后来不得不屈从于宋舟鸿。

    晨微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将水杯递给安初檬。安初檬接过水杯,大口大口地喝完了杯中所有的水。

    “还需要吗?”晨微问道。

    “恩。”安初檬点了点头。

    晨微又去给她倒了一杯水,只听安初檬继续说道:“从我登台的那一晚上开始,每天都有人竞价买我陪他们一夜,就这样,我在不同的男人之间穿梭,与其苍白的挣扎之后备受折磨,不如把他们伺候舒服了,我的日子也慢慢地好过了。”

    安初檬说到这里,冷笑了一声,像是在自我嘲讽一般。如果卖笑能够算得上好日子的话,那苦日子就不多了。

    “你跟宋舟鸿也是情人关系?”n忍不住问道。

    如果真的是这样子的话,不知道乔奕森是该哭还是该笑呢?乔奕森抢了宋舟鸿的初恋阮小溪,而宋舟鸿霸占了乔奕森的初恋安初檬,这是不是也算是打平了?

    “不是,他从来没有碰过我。他嫌弃我,拒绝我,不要我。”安初檬说着,n好像从她的眼睛里读出了恨意。

    安初檬恨宋舟鸿,或者说,安初檬恨所有看不起她嫌弃她的人。

    也难怪,在那样的一个环境里面,如果安初檬想要活出人样儿来,最好的捷径就是攀上宋舟鸿这个老大。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宋舟鸿也当了一次柳下惠,对安初檬坐怀不乱,更准确地说是,以宋舟鸿今时今日的身份,绝对不会要一个被多少男人碰过的女人。

    这是一个男人的傲气和尊严!

    同为男人,n可以理解。

    而安初檬引诱宋舟鸿不成,宋舟鸿任由她被人欺凌,所以安初檬因此生了恨意。不过还可以肯定的是,安初檬也一定是仰慕过宋舟鸿的,所以才一心想要成为他的女人。

    只可惜剃头挑子一头热,到头来还惹了一身骚。

    “为什么不逃出来?”晨微问了之后就后悔了。

    在宋舟鸿的地盘上,如果宋舟鸿不想让她逃走,自然有一万种方法。很显然,安初檬已经成为百乐门的一棵摇钱树,又怎么会轻易放她离开呢?

    恐怕这次安初檬能够回来,生出这么多幺蛾子,也都是经过宋舟鸿同意的,或者说就是宋舟鸿策划的这一切。

    安初檬看了一眼晨微,一脸苦笑,眼睛里还有泪花。在安初檬听来,晨微觉得逃走是一件多么容易的事情。

    可是她安初檬不像是晨微那样子,还有两下子,一般的男人近不了身。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女人,怎么对付得了那些整天刀枪想见的男人呢?

    更加重要的是,她即使逃得出来,但是她还要顾及后果呢。

    “他们给我拍了裸照,还有我接客时候的视频,如果我逃走,他们就会将这些散播出去,到了那个时候,你觉得我还能逃得哪里去?不管到了哪里,都会被人当做荡妇!”

    安初檬的情绪越来越稳定,说着这些事情,好像是发生在上个世纪一样。

    “真是太狠了!”晨微忍不住说了一句。

    早就听说过宋舟鸿心狠手辣,没想到真的是一个杀人不见血的魔头。

    “直到大卫的出现,我才不用每天接待不同的男人,只要等着大卫每次去百乐门的时候,把他伺候舒服就行了。也因为大卫,我才在那里稍稍得有了一点儿空间。”安初檬说着仿佛看到了光亮一样,但是转瞬即逝。

    不管是别的男人,还是大卫,都没有改变她的人生,只是让她可以不用每时每刻都伪装自己罢了。

    安初檬像是在讲故事一样,只有n和晨微问她的时候,她才回答一下,余下的就按照她自己的思路慢慢道来。

    “突然,宋舟鸿告诉我,让我回到乔奕森的身边,我觉得老天真的是开眼了,但是我也知道,宋舟鸿肯定是有目的的,起初我以为他们是商业对手,没想到,竟然是为了一个女人,呵呵。”安初檬说到这里,不自觉得笑了起来。

    或许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心狠手辣的宋舟鸿,对她三番五次示意都无动于衷的宋舟鸿,竟然钟情于一个女人,

    而且这个女人没有惊天地的美貌,也没有火辣如她一般的身材,甚至只是很平凡很平凡的一个女人,还是别人孩子的母亲。

    偏偏这样的一个女人,不仅让宋舟鸿为她费尽心思,还让乔奕森也鬼迷心窍地死心塌地。

    “那些事情都是你做的?”晨微问道。

    安初檬直接忽略了她的问话,自顾自地问道:“你们说,那个女人有什么好?她有我漂亮吗?有我有女人味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