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屈辱不堪的过去
    “变化最大的人,还是你吧。你放着好好地日子不过,非要跑去国外伺候男人,你是跟谁过不去?现在反过来怪别人,好意思嘛。”晨微看不下去了,指责安初檬道。

    “你是大小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到哪里,谁敢动你一根毫毛?而我呢,我有什么?”安初檬反问道。

    “我也想好好地呆在奕森的身边,可是乔家的门槛那么高,我能进去吗?他的父母从来都没有接受过我,就连你们,他身边的好朋友,又何曾真的看得起过我?”安初檬继续说道,话语间充满了自卑。

    晨微真的没有想到,安初檬会这样想。虽然曾经她就预言过,安初檬跟乔奕森在一起不合适,可是乔奕森爱安初檬爱的死去活来,晨微也真心祝福他们的。

    乔父乔母不同意,自然有他们的立场。他们看好阮小溪做乔家的儿媳妇,现在看来,还是乔父乔母有先见之明,阮小溪真的比安初檬更加适合乔奕森。

    “你要自己看不起自己,当然认为别人都看不起你。这个世界上不如你的人很多,他们都跟你一样堕落,还为自己的堕落找这样没有说服力的借口。你太可笑了,现在我真的庆幸,当初你没有留在奕森的身边,否则被毁的人就不只你一个了。”晨微说话向来犀利,此时更加对安初檬不客气。

    如果不是还有事情想从她身上套出来,早就把她扫地出门了。

    显然晨微的话刺激到了安初檬,她显得十分激动,反驳道:

    “你们以为我愿意去伺候那些令人恶心的男人吗?你们有谁问过我,我离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他们逼我的,他们逼我的!!!”

    他们?

    n和晨微对视了一下,心理狐疑这个他们是谁?宋舟鸿?

    “如果你愿意说,我们倒是愿意听一下。”晨微说着走过去给安初檬倒了一杯水,放在桌子上,然后示意她过来坐下。

    反正他们已经看不起她了,她这些年所受的苦有谁知道。安初檬也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现在她根本不害怕被人知道了。

    那种心如死灰的感觉,好像是被全世界都抛弃了一样,让她无所惧怕。

    她看了乔奕森一眼,走过去坐下。乔奕森站在那里始终没有动,等到安初檬要说的时候,他突然抬脚走了出去。

    他不想听那些肮脏的事情,她的不堪的过去。这些或许会成为他心头的一道枷锁,让他喘不过气来。

    乔奕森离开了,安初梦看着他从门口消失,脸上的温度又降低了一个档。此时此刻她才彻底明白,乔奕森压根就不在乎她了,毫不顾忌地当众让她出丑,更加不关心她所受过的磨难,所以才如此潇洒地离开。此刻的他,一定在心里将她鄙视的体无完肤,一定是后悔认识她,爱过她,恐怕乔奕森再也不愿意看到她了,何谈破镜重圆?

    安初梦彻底死心了,她不再幻想与乔奕森重温旧梦,就连希望他不要鄙视自己嫌弃自己都是一种奢望。

    原来一切的希望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都是一场梦而已。而这个梦只属于自己一个人。

    突然想明白了,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心里也轻松了许多。不再害怕有一天被人揭开过去,不再害怕乔奕森会抛弃自己,不再害怕自己被鄙视嘲笑。因为现在的自己已经一无所有,坦然地暴露在大家面前,没有什么保留。

    晨微和n对视了一眼,不知道对这个曾经骄傲的女人,是该同情呢,还是该唾弃。当年她执意要离开,却不知道外面的世界虽然精彩,却也危机四伏。何况她这样一个漂亮的女人,到外面的虎狼世界里,怎能全身而退?起初,他们以为,她在外面吃些苦头,明白了不易就自己回来了。可是过了很久,她都没有再出现,乔奕森和他们都派人找过她,也没有一点儿消息,他们甚至以为她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上已经香消玉殒了。如果她真的从此不再出现,或者真的在世界上的某一个角落里默无声息地离开,或许才是她最好的结果。可是她不仅出现了,而且妄想回到从前,不知道是过于天真,还是当他们好骗?

    同为女人,晨微有些同情安初檬此时的处境,她明白,安初檬此后的命运,要么回到她这些年生活的环境里面去,要么找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找一个平庸的男人,结婚生子,将就过完这一生。

    可是哪一种对她来说,都是一种折磨吧。如果这些年她真的过得好,喜欢那样的生活,又怎么会这么不择手段地回到乔奕森的身边?如果她甘愿平凡地过一些安静地生活,又怎么会回来呢?

    像她这样美丽的女人,习惯了众星捧月,喜欢富足充裕的生活,又怎么甘愿默默无闻,嫁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了此残生呢?

    “你们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们。”安初檬渐渐平静下来,说道。

    “你是怎么跟宋舟鸿混在一起的?”n问道,像是审问一个犯人似的。

    “你不要有顾忌,算起来我们也是旧相识了,如果你有什么难处,看在以前的情分上,我们或许可以帮助你。”晨微试图让她放松说道。

    安初檬咽了口唾沫,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慢慢说道:“当年我离开后,一个人在外面漂泊。我听说拉斯维加是一个梦幻一般的城市,所以我就打算去那里看看。可是没有想到,我一到那里,就遇到了抢劫的,我所有的行李和钱都被抢劫一空,而且他们还不愿意放过我。他们看到我长得漂亮,就把我……”

    安初梦说到这里,情绪再次失控,忍不住抽泣起来。

    晨微递给她一张纸巾,本想伸手轻轻地拍打他的肩膀,安慰她,可是她最终还是收回了手。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安初檬也不例外,这就是她当年任性的代价,是什么安慰都挽回不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