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老情人找到中国来了
    晨微当然看出来大卫对她的,但是她仍然对着他魅惑一笑,然后转身去给大卫倒了一杯红酒。

    她知道,外国人都喜欢浪漫,喜欢情调,而红酒是最能够营造这种氛围的东西。

    “谢谢,我的天使!”大卫接过酒杯,顺便故意碰触到了晨微的芊芊嫩手。

    大卫是了解晨微和n的背景的,所以不敢轻易冒犯晨微。而晨微正是不害怕大卫,所以才故意他,又不满足他。

    进了内间,乔奕森迫不及待地问道:“这个外国人怎么会在这里?”

    “当然是跟你的初恋女友,前未婚妻有关系喽。”n说的很轻松,但是心里在琢磨,该怎么告诉乔奕森,关于安初檬这些年发生的事情。

    虽然安初檬已经是乔奕森的过去式了,但是他不敢保证乔奕森听到这些事情以后,不会发狂。

    毕竟她曾是他的挚爱,即使不爱了,也希望她可以好好地,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而不是作践自己。

    安初檬的所作所为,何止是作践自己,也令乔奕森蒙羞。

    而且安初檬回来之后,还跟乔奕森同吃同睡。n不知道,乔奕森在得知所有的事情之后,会不会觉得脏死了。

    乔奕森皱眉,安初檬跟这个混迹于各大赌场的赌徒有什么关系,他正想听下文,可是n却卖起了关子。

    “想知道她跟大卫是什么关系吗?”n嬉皮笑脸地问道。

    乔奕森没有说话,一个女人跟一个男人的关系,一个漂亮女人跟一个老外的关系,不言而喻,恐怕这也是n为什么会把他叫进来单独说的原因吧。

    n是为乔奕森着想,害怕当着大卫的面,乔奕森难堪。

    他挚爱的女人,沦落到别人的工具,这对一个男人来说,是何等的没有面子,没有尊严!

    像乔奕森这种男人,怎么受得了!

    果然乔奕森的脸色越来越难堪,额头的青筋都显现出来了,可见他已经暴怒了。

    “冷静,不要冲动。别忘了我们调查安初檬的原因,不是为了知道她这些年的不堪,而是为了知道她跟宋舟鸿的关系。”n提醒乔奕森道。

    让他不要被耻辱冲昏了头脑,忘记了更重要的事情。毕竟安初檬已经是过去了,阮小溪才是乔奕森的现在。

    乔奕森还是没有说话,他害怕自己一张口,就崩溃了,控制不住自己。

    乔奕森慢慢地闭上眼睛,当他再睁开的时候,脸上的愠怒已经消退了不少,反而多了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像是笼了一层雾一般。

    “越来越有意思了,这一次算我看走眼了。”乔奕森冷笑一声说道,像是在自嘲一般。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哎,兄弟,认了吧。”n作为兄弟,还不忘记神补刀一句。

    n可以理解乔奕森的心情,如果是他,他也忍,但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只是希望他能够珍惜现在的生活现在的人,不再那么在意过去的人和事了。

    乔奕森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曾经爱到骨子里面的女人,竟然会到这种地步。在他看来,安初檬的那点儿小任性小自我,只是太骄傲而已。

    一个如此骄傲的女人,是怎么甘愿成为别人的奴隶的。

    乔奕森想不通,究竟是什么让安初檬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本来心中还有一丝幻想,可是现在的安初檬,是一个毫无底线的女人,他开始相信,她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他不由得想起来阮点点今天摔下楼梯,还有之前被绑架的事情,还包括阮小溪被绑架的一系列事情,都可能是现在的安初檬所为。

    她真的不再是以前那个他爱着的女人了,除了容貌,不仅气质变了,就连心都变得让人害怕了。

    “走吧,去会一会那个老外。”乔奕森说着就要往外走。

    “等一下。”n喊住了他。

    “干什么?”乔奕森打量了一眼n问道。

    n刚才只是给乔奕森打了打预防针,重点还在后面呢。那个外国人现在对他们没多大的用处,会他可以往后。

    “你知道安初檬是在哪里认识大卫的吗?”n反问道。

    乔奕森白了n一眼,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卖关子,兄弟还做不做的成了。

    “好了好了,我说我说。”n清了清嗓子继续道:“百乐门,你应该还记得吧?”

    乔奕森听到这个名字有些熟悉,这个听起来就是一个娱乐场所。只是他去过的地方多了去了,一时间还真的想不起来。

    大卫是一个赌徒,而且是身份高贵的赌徒,不会去三教九流的地方,那么这一定是一个高档赌场。

    乔奕森睁大眼睛看向n,n默默地点了点头。

    刚刚压下去的恼火,又蹭蹭地往上冒。如果乔奕森没有记错的话,百乐门是宋舟鸿的产业。

    宋舟鸿一直在国外经营着这些见不得光的勾当,百乐门就是他最捞钱的一个地方。

    乔奕森的恼怒,是因为安初檬竟然跟宋舟鸿同流合污,这也更加坐实了安初檬为所欲为毫无底线的行径。

    有宋舟鸿在背后支持他,她还有什么可顾及的呢?

    想到这里,乔奕森不禁捏了一把冷汗。之前阮小溪和阮点点遇险,还好他们命大,否则一定命丧那些亡命之徒手中了。

    “现在你明白了吧?走吧”n说完率先来开门走了出去。

    乔奕森毫不犹豫地跟着走了出去,当他看到大卫的时候,完全恢复了正常,像是刚才的事情都是发生在一个不相关的人身上似的。

    n看到大卫正在趁机揩晨微的油,很不乐意地走过去,拐住大卫的脖子,问道:“我们的大卫先生不是一直都想见到心心念念的么,现在又是在干什么?”

    大卫像是被人逮找了现行一般,有些尴尬地摆摆手道:“oh,nonono,我只是在欣赏这位小姐,不要误会,不要误会。”

    n这才慢慢地放开了大卫,大卫吓的赶紧躲得远远的。他知道,现在是在中国,在人家的地盘,他不敢轻举妄动,而且这些人的背景都很深,也都是吃罪不起的主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