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舍不得把你的老情人送进大狱吗
    管家十分地自责,她不想让阮小溪误会乔奕森,但是总有人需要为这事情担责任,她愧疚地说:“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自作主张让她进来。只要小少爷没事,我愿意离开乔家,再也不回来。”

    管家分明是在引咎辞职,可是乔奕森知道,这也不能全怪管家。管家对他们一家子什么样子,他心中有数。

    “管家,你不需要这个样子,不怪你。”乔奕森赶紧挽回说。

    阮小溪此时根本没有心情理会管家的话,她关心的是以后。如果安初檬以后还可以自由地出入乔家,那么她和孩子们的安全怎么保证。

    “你打算怎么办?就这样放过伤害我们孩子的凶手吗?”阮小溪言辞激烈地问道。

    凶手?乔奕森知道,阮小溪已经认定安初檬就是伤害阮点点的凶手了。

    他要怎么处理安初檬?不让她再进乔家门一步?显然,现在这么处理已经安抚不了阮小溪了。

    还是把她当做凶手直接送到警局?可是也不能完全确定安初檬推了阮点点。

    “现在最要紧的是,等点点醒过来,其他的以后再说。”乔奕森看了一眼手术室回答道。

    “呵呵。”阮小溪冷笑了一声,然后继续道:“你不舍得是不是?她是你的初恋,老情人,你当然不会把她怎么样?即使她把我们母子全部害死,你还是不忍心对她怎么样!”

    阮小溪说这些话,一方面是情绪的推动,另一方面,也是在激励乔奕森。虽然这样说,有些不近人情,但是她还是说了。

    她在逼自己,也在逼乔奕森,跟安初檬做一个了断!以后他们的生活里,不允许一个叫安初檬的女人出现,这是她作为乔奕森的妻子,孩子的母亲的底线。

    “不是这样的,等点点醒过来,问清楚状况再说。如果真的是她……”乔奕森犹豫了,如果真的是安初檬所谓,他会亲手送她蹲大狱吗?

    毕竟安初檬是一个深爱自己的女人,还怀过自己的孩子。看在他们死去孩子的份上,乔奕森还是不忍心。

    即使他对她没有爱情了,但是早已经变成了一份儿亲情,融入血骨。

    “是她,你会怎么办?”阮小溪步步紧逼问道。

    乔奕森看着阮小溪,眼睛又瞪大了一圈。这样倔强的阮小溪,这么强势,不容丝毫退缩。

    这是一个母亲为保护孩子散发出来的母性,乔奕森可以理解,但是还是有些不习惯。

    突然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医生从里面出来,摘下口罩问道:“孩子的家属在哪里?”

    这才吸引了乔奕森和阮小溪的注意力,他们赶紧跑过去,争相回答道:“我是孩子的母亲。”

    “我是孩子的父亲。”

    医生看了他们一眼,觉察出他们之间的暗流涌动,但是不在他的职责范围之内,直接告知了他们阮点点的病情:“孩子后脑勺缝了四针,有轻微的脑震荡,问题不大,只要醒过来就没事了。”

    听到医生的话,他们才松了一口气。

    乔奕森感激地说:“谢谢医生。”

    “不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照顾好孩子,这个时候孩子更需要父母的照顾。”医生话里有话,好像是劝解他们一样。

    “医生,我可以进去看看我的儿子吗?”阮小溪问道。

    “等一会儿孩子推到病房,你们就可以去看了。”医生回答道。

    “谢谢医生。”阮小溪总算是放心了。

    医生微微颔首,然后就离开了。

    乔奕森靠近阮小溪,本想揽着她的肩膀,就算是大难过后彼此幸存下来的一点儿安慰吧,谁想到阮小溪不着痕迹地往前两步,正好迎上被护士门推出来的阮点点。

    “点点,点点,妈妈在这里,不要害怕。”阮小溪俯下身子看着孩子,一边说一边忍不住又哭了出来。

    看见阮点点一动也不动地躺着,不回答他,阮小溪更加着急了:“他怎么了?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打了麻醉,两个小时以后就会醒过来,不用担心。”护士回答道。

    “我来吧。”乔奕森走过去,接过护士手中的推车,他想亲自护送孩子去病房。

    护士自然满足他作为父亲的这份心意,便应允了。

    阮小溪坐在病床边,静静地守护者阮点点,也不搭理一旁的乔奕森。

    乔奕森自知阮小溪在气头上,也不敢去招惹她,只能用实际行动表达自己的心意了。他一会儿出去买吃的,一会儿端茶倒水的,可是阮小溪压根看都不看他一眼。

    他自觉地很没趣,于是对着病床上的孩子说道:“点点,宝贝儿子,你可要赶快醒过来,否则爸爸就要冻死了。”

    呵,外面太阳老高,屋里面温度刚刚好,哪里有冻死一说。

    乔奕森觉得,阮小溪在这样冷冰冰地对他,就要被她周身的冷气给冻死了。

    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跟乔奕森在一起久了,阮小溪生气起来,自带气场,寒冷无比,方圆两米不见生物。

    这不,乔奕森就像是一个摆设一样,除了会移动,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门外安初檬悄悄地从门缝里面观察者屋里的一切,她刚才已经冒充病人亲属的身份,去问了阮点点的情况,得知他没有生病危险,真的是恨老天不开眼,没让这个孩子的生命就此停住。

    出了这档子事情,原本复婚的开心早就不存在了,折腾到现在,连午饭都没有吃,而且身为孕妇的阮小溪,有午睡的习惯,今天还没有睡觉。

    看着她坐在病床边,眼睛勉强支撑着眼皮,乔奕森真的是很心疼。可是现在她还是不肯给自己说话。

    管家办完住院手续回来,就看到他们夫妻俩冷战的局面。

    “少奶奶,你去休息一会儿吧,我来照顾小少爷,我保证,一步都不会离开小少爷的身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管家保证着说。

    “我自己照顾她就可以了,你去忙吧。”阮小溪直直地看着阮点点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