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不配当母亲!
    听到“咚咚咚”木质楼梯的响声,乔奕森和阮小溪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走过去,就看到阮点点已经滚落到楼梯的两三阶,再然后就彻底滚了下来。

    “点点!”阮小溪惊吓过度,慌忙扑了过去喊道。

    乔奕森也惊呆了,看着自己儿子的小身体往下滚,然后头部撞到墙角,他的心差点儿跳了出来。

    乔奕森也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一看阮点点已经鼻青脸肿了,而且头部还在流血,他慌忙抱起孩子,就要往外面走。

    刚走了两步又回头,稍稍抬头就看到安初檬站在楼梯的高处,有些惊恐又有些得意地看着楼下发生的一切。

    乔奕森心里已经了然,恐怕这一切不一定是孩子的偶然失脚,并不排除人为的可能。

    他怒视着安初檬,可是他没有时间去问她是不是她做的,他要赶紧送孩子去医院。

    乔奕森眼神中的冰冷和愤怒,也吓坏了安初檬。

    她赶紧解释道:“不是我,不是我……是他,是他自己不小心滚下去的。”

    听到安初檬的话,阮小溪才发现,安初檬也在这里。她泪眼朦胧地看着安初檬,质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伤害我的孩子?他还这么小,你有什么可以冲我来!”

    一向说话温和的阮小溪,此时近乎咆哮,她的咆哮也引来了家里的下人。

    乔奕森抱着阮点点,孩子急需要抢救,但是现在的阮小溪近乎失控,他又不能不管她。

    阮小溪一口咬定是安初檬。安初檬倒是不担心阮小溪怀疑她,她想的是在乔奕森面前保持清白,压根就不去看阮小溪,而是看着乔奕森继续解释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怎么了?”管家跑过来问道,一看到阮点点受伤,她也担心急了。

    “管家,照顾好少奶奶,别让她太激动。”乔奕森说完,顾不得那么多,抱起阮点点就冲了出去。

    看到乔奕森已经走了,安初檬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她慢慢地从楼梯上走下来,走向阮小溪。

    管家一看到安初檬,心里十分惶恐。因为乔奕森一家子的到来,她太高兴了,竟然忘记了今天安初檬也回来了。

    而且这个架势,一看就跟安初檬脱不了关系。

    眼看着安初檬不怀好意地逼近,管家赶紧站在阮小溪身前,护着她说:“少奶奶,我们还是先去医院看看小少爷怎么样了吧。”

    处在悲痛中的阮小溪,这才想起来,阮点点此时正在危险之中,他需要她。

    阮小溪没走几步,就被安初檬给赶上了,她抓住阮小溪的胳膊,看着她已经凸起明显的肚子质问道:“我的孩子没有了,凭什么你的孩子还好好地,凭什么?”

    安初檬说着话,面目狰狞,这个样子,无异于一个痛失孩子的母亲,疯狂狠毒。

    身处母亲的角度,阮小溪十分同情安初檬,但是又十分憎恨她。

    她失去了孩子,就可以这样伤害她的孩子吗?她失去了孩子,就该被人原谅吗?

    阮小溪不自由地仰起头,怒视着安初檬,突然讽刺一笑,回答道:“这就是报应,上天对你的报应,你不配当母亲,所以你的孩子离开你了。”

    这些话,对一个失去孩子的母亲而言,确实很残忍。

    安初檬表情一滞,好像是没有想到一向软弱的阮小溪,会说出这样恶毒的话来。趁着安初檬僵滞的时候,阮小溪猛地抽出自己的胳膊,跟管家一起离开。

    “点点不会有事吧,他伤的很严重,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在路上,阮小溪不停紧张地问管家。

    “少奶奶,不会的,你放心吧,小少爷吉人自有天相。你们才刚刚一家团聚,老天爷不会这么忍心拆散你们的。”管家尽量安慰阮小溪说。

    管家打电话问了乔奕森他们在哪家医院,很快就赶了过去。抢救室门口,阮小溪一看到乔奕森就泪崩了,她伏在乔奕森的肩头,不停地哭泣。

    乔奕森紧紧地抱着她,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肩膀,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她。

    本来今天是他们复婚的日子,是他们入住乔家的第一天,可是没想到一回家就发生这种事情。

    之前听管家说,安初檬已经搬离乔家了,乔奕森这才放心地带他们母子回家。可是安初檬偏偏就出现在乔家!

    是安初檬将阮点点推下楼梯的吗?乔奕森在心里挣扎着,可是他又在想,即使安初檬出现在阮点点的身后,也不一定是她下的手。

    孩子毕竟年龄小,从楼梯上摔下来也不是不可能的。

    “小溪,我们去旁边坐一下,你不能太累了。”乔奕森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她会出现在乔家?她不应该早就离开了么?是谁允许她住在乔家的?”阮小溪离开乔奕森的肩膀,盯着乔奕森的眼睛,几乎质问的口气问道。

    乔奕森一怔,没想到阮小溪的反应这么激烈,句句逼问!

    以前对于安初檬,阮小溪都是退让的,因为她觉得她是后来者,安初檬才是乔奕森的心头所爱。

    可是现在,乔奕森既然选了他们母子,给了他们名分,他们光明正大地住在乔家,她已经是乔宅的女主人了,有权利决定谁可以住在自己家里。

    而乔奕森让一个跟他关系不清不楚的女人住在里面,本来就是对他们母子的不尊重,她有权利质问。

    一味地退缩,只会伤害到自己的孩子,所以阮小溪要主动争取自己的权利并行使它。

    乔奕森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总不能说自己不知道安初檬怎么在家里,这样的回答太苍白无力了,安抚不了情绪激动的阮小溪。

    这时候管家上前解释道:“少奶奶,你要怪就怪我好了,是我放她进去的,少爷是不知道安小姐今天回家拿东西的。她只是回来拿她自己之前留下来的东西,本来拿了就走的,不想今天你们会回来,还伤害到了小少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