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蓄意谋杀
    因为只有这个跟其他的不一样,当他一遍遍推得时候,门突然从里面打开,阮点点就顺着门扑了进去,摔了一个狗啃地,趴在地上。

    “哎呦!”阮点点用小手撑在地上叫了一声。

    他一抬头发现地上有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再网上看,就看到一个女人站在自己的面前。

    很漂亮的一个女人,有些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安初檬!阮点点记不清楚她,但是她可明明白白地知道,这个小男孩儿就是乔奕森的儿子,阮小溪生的,那个早就该消失却还侥幸活下来的小贱种!

    对,就是一个小贱种,一个生的,不叫小贱种,是什么!

    阮点点自己从地上爬起来,他仰头看着安初檬,虽然从他的眼睛里面看到了仇恨,但是想起妈妈的话,阮点点还是很有礼貌地说:“阿姨好!”

    “你好,小朋友。”安初檬杀了阮点点的心都有了,但是想起来这是在乔家,而且乔奕森也一定是回来了,所以这个小贱种才会出现在这里,于是她就忍了下来,挤出一丝笑容回答道。

    “阿姨,你怎么在这里?”阮点点天真地问道,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我……”安初檬思考了一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转而问道:“你爸爸妈妈是不是回来了?”

    阮点点诚实地点了点头。

    一想到阮小溪就这样重新回到了乔家,还拖家带口,准备在这里生根了,安初檬就恨得牙痒痒的。

    安初檬左右看了一下,二楼没有一个人,此时她心里有一个想法在酝酿,此时就在这里将这个小崽子给弄死了,没有人会看见吧。

    虽然她很想这样做,但是她知道,即使没有人看见,她也脱不了干系,因为这里只有她跟这个孩子。

    “小朋友,我是你爸爸妈妈的好朋友,你带我一起去找你爸爸妈妈,好不好?”安初檬放弃了刚才那个念头,她忽然说道。

    “好!”阮点点转身就往前面带路。

    安初檬跟在后面,她想着一会儿看见乔奕森和阮小溪的时候,怎么才能够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愤怒和不平。

    乔奕森让她搬出去,她今天只是回来收拾一下东西而已,没想到就能够遇到阮小溪母子,真的是冤家路窄。

    看阮点点跑那么快,安初檬假惺惺地说:“小朋友不可以跑那么快的,容易摔倒。”

    阮点点听话地放慢了步子,像是一个小绅士一般。

    走到旋转楼梯,阮点点下楼有些吃力,毕竟小短腿嘛,想走都走不快那种。安初檬紧紧地跟在他的身边,她的手在阮点点的后面,突生一个邪恶的念头。

    实际上她也这么做了,因为此时不做,她真的会后悔的。

    一看到这个孩子活蹦乱跳的在自己面前,她就会想起自己还未出生就夭折的孩子。

    凭什么?凭什么?太不公平了,太不公平了!

    想到这里,她的手在阮点点的身后猛地一推。

    “爸爸,妈……”阮点点的妈妈还没有叫出口,整个人就像是皮球一样,滚下了楼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