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把所有的报纸全买下来!
    乔奕森一听,也有三秒钟的大脑短路,不过他马上反应过来,一边拿衣服往外冲,一边交代陈姐好好照顾阮小溪。

    可是阮小溪却突然跑出来抱住他说:“不要走,哪里都不要去,陪着我。”

    此时的阮小溪,不知道自己在外人眼里是多么地不堪,不知道外面都是怎么议论她的。她不想见人,也不想让乔奕森出去,不想让家人听到关于她的言辞。

    那一定是侮辱性的,耻辱的。那几张裸照她不是没有见过,尺度之大,让人无法直视。

    虽然是经过处理的,但是不知情的人,一定会拿来当消遣的谈资。

    乔奕森轻轻地拍着她,安慰着她,他刚才确实他着急了,忘记了顾及她的感受。

    他道歉说道:“对不起,我不该不顾及你的感受。”

    阮小溪什么话也没有说,反倒更加抱紧他。乔奕森继续道歉说:“这件事情我交给n去处理了,只可惜一直没有找到发照片的那个人,所以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

    “只要你相信我就好。”阮小溪说了这么一句话。

    是呀,即使外面的人知道照片是假的,也会对阮小溪的名誉造成一定的损失。

    当人们知道照片上的人就是阮小溪的时候,以后看她的眼光会是怎样的?

    阮小溪有一颗强大的心,即使她可以不在意外面那些人的看法,但是她不能不在意乔奕森是不是也不在乎外面的流言蜚语。

    “你放心,我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一定会保护你的。”乔奕森承诺道。

    阮点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自己的父母大白天就在客厅里面搂搂抱抱的,跑过来羞羞地说:“你们大人是怎么教坏小孩儿的?”

    阮小溪推开乔奕森,看向儿子,这个小屁孩儿,还会教训大人了。

    “点点,妈妈现在有些难过,你替爸爸照顾一下妈妈和妹妹,好吗?”乔奕森认真地对点点说。

    阮点点仰着头,这才发现妈妈的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的样子。

    “妈妈,你不要难过,我陪你。”阮点点跑过去抱住阮小溪的腿说道。

    “妈妈不难过,妈妈有你们,一点儿也不难过。”阮小溪说着竟然不自觉地流泪了。

    这不是难过的眼泪,有一点儿幸福,还有一点儿感动。她觉得又这么贴心的儿子,这么负责的老公,有什么好难过的呢?

    阮小溪的情绪稳定了一些,乔奕森才放心地出去找n。

    途中他经过报亭和地摊,随处可见最新出的杂志,而且杂志封面上都是打着马赛克的半裸照片,面目清晰可变,一看就是阮小溪的。

    乔奕森的手紧紧地握住方向盘,手上的青筋都出来了。

    说实话,他真的想下去将那些杂志全部没收,然后一把火给点着,一了百了。可是他不能这么做,一定会被人当做疯子的。

    于是便给助手打电话,通知他把这一类的杂志全部买下来,然后送到集团的垃圾场全部焚烧。他知道,如果买下了所有的杂志,还会在印刷新的。

    为了防止春风吹又生,他决定亲自给各大报社老板打电话,让他们不要再印刷下去。

    看着乔奕森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不停地打。

    n问道:“你干什么呢?给谁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