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想听你再叫我一声爸爸
    阮小溪一会儿一看时间,医生说的是二十四小时,时间每过去一点儿,阮少安不醒过来,危险就大一分。

    阮小溪紧紧地抓住乔奕森的胳膊,她都没有发现,乔奕森胳膊已经被她抓的红肿了,指甲也没入了他的肉里。

    乔奕森不忍心打扰她,只管让她抓着。

    “怎么还不醒过来?”阮小溪开始有些烦躁了。

    “不要着急,还有时间,一定会醒过来的。”乔奕森在一旁给她加油打气,看着她通红的双眼,十分心疼。

    “要不你在我身上靠一会儿,等你休息一会儿,再睁开眼睛,说不定就醒了呢。”乔奕森建议道。

    可是阮小溪哪里睡得着,为了不让乔奕森担心,她还是轻轻地靠在他的肩膀上,低头才发现他的胳膊上沁出血迹。

    “呀,怎么回事?”阮小溪担心地问道,她才意识到是自己伤害到了乔奕森。

    “对不起。”阮小溪赶紧道歉。

    “没关系,只要你好好地,我就没事,这点儿伤不算什么。”乔奕森笑着说。

    “谢谢你陪在我身边。”阮小溪感激地说,靠着乔奕森的感觉很安心。

    “傻瓜,我不陪在你身边,去哪里?以后我们会一直都在一起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有我陪着你,跟你一起面对。”

    乔奕森宠溺地说。

    是呀,以前做什么都是阮小溪一个人,当阮点点生病的时候,她的内心焦虑担心,可是她还要假装坚强,因为她不坚强,没有人帮她坚强,她不承担,没有人帮她分担。

    这是第一次,有人陪她分担,这种感觉真好。

    阮小溪太累了,靠在乔奕森的身上,本来没打算睡的,可是就被乔奕森一拍二拍的哄睡了。

    睡梦中,她看到了那个年轻的父亲,送她去上学,接她放学,给她过生日买礼物,他还是那个慈爱的父亲,属于她一个人的父亲。

    “爸爸,爸爸……”阮小溪在睡梦中一遍遍地呼喊着爸爸,这是她多年来不曾叫过的称呼,却在心里一直渴望着的。

    乔奕森轻轻地拍打着阮小溪的背,想要安抚睡梦中不安的她,可是她却忽然惊醒,泪流满面。

    “做梦了?”乔奕森轻轻地问道。

    阮小溪茫然地看着病房,才发现刚才只是一场梦,现实中的她早已经不是梦中的小女孩儿,而是为人妻为人母的女人了,眼前是她的老公,病床上是曾经爱过她又遗弃过她的父亲。

    乔奕森知道,她一定是梦到了什么不愉快,才会如此紧张害怕。

    “不怕不怕,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乔奕森紧紧地拥着她。

    “爸爸,爸爸,你快醒醒,你快醒醒。”阮小溪摇晃着病床上的阮少安喊道。

    乔奕森心中些许的安慰,看来阮小溪的心结打开了,她终于敢面对自己的内心,喊阮少安父亲了。

    阮小溪紧紧地握着阮少安的手,给他说着话,大抵都是以前他们在一起时候的快乐时光,那么幸福,那么美好。

    或许是阮少安真的听到了,他的手指动了一下,可是阮小溪讲得太投入,竟然没发现。

    阮少安慢慢地张开眼睛,看着阮小溪亲近他的样子,眼角开始湿润,他张开嘴巴微弱的声音喊着:“小溪,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好孩子。”

    还是乔奕森先发现了阮少安醒过来,他赶紧告诉阮小溪:“小溪,你快看,你快看。”

    阮小溪这才低下头看见阮少安正在看着自己,她激动地不行,没想到老天真的听到了她的祈祷,让自己的爸爸醒了过来。

    “太好了,你醒了,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阮小溪高兴的有些语无伦次了。

    “小溪,你终于肯原谅爸爸了。”阮少安也开心的不能再开心了,哪里还顾得上身上的病痛。

    “你等着,我去给你弄吃的。”阮小溪说着站起来就要去盛饭。

    “小溪,别走。”阮少安却不顾一切地抓住阮小溪的衣角,不让她走。

    阮小溪转头看着他,说道:“等我,去给你弄吃的,你一定很饿了。”

    “不。”阮少安摇摇头,还是不让阮小溪走,他说道:“我想听你再喊我一声爸爸。”

    这是阮少安最大的心愿,此时如果如愿,他情愿现在就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