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从现在开始,你被解雇了!
    看到这么慌乱的场面,阮小溪一下子失去了分寸,她跑过去抱着阮点点,惊恐地看着地上的阮少安,问陈姐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刚才点点不小心掉进了海里,眼看着就要被海浪给冲走了,那个我们着急地,没想到你父亲竟然不顾一切地冲到了海里,他拼命举着点点往岸边游,可是他自己却一直泡在水里面,喝了不少水呢,被人救出来后,就不省人世了。”

    陈姐也被刚才的场面吓坏了,一边描述着当时的情况,一面还直打哆嗦。

    乔奕森赶到的时候,看阮少安情况不好,先查看了阮少安,好在刚才已经有好心的人打了救援电话,没一会儿救护车就赶到了这里。

    曾宝琴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看起来也是着急坏了。最后还是由陈姐扶着上了救护车,阮小溪本来也是要上救护车的,被乔奕森给拦住了。

    最后陈姐跟曾宝琴上了救护车,陪护阮少安,乔奕森开车带着阮小溪和阮点点跟在后面,一起去了医院。

    阮少安被送进了急救室,曾宝琴瘫坐在外面的地上,心如死灰,她心里更加担忧的是,万一阮少安就这么去见阎王爷了,那她跟她的女儿阮静怡该怎么办。

    阮小溪急的在急救室的门口直跺脚,恨不得立马冲进去看看情况。

    “好了好了,不要着急,坐下来休息一会儿,一定不会有事的。”乔奕森安慰阮小溪道。

    阮小溪突然抓住乔奕森的衣服,问道:“他会不会有事?他会不会有事?万一他……他死了。那该怎么办呐?”

    阮小溪问着的时候,她十分不想说出那个死字,但是这个字一直萦绕在她的心头,她说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在发抖。

    “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不会的。”乔奕森紧紧地拥着阮小溪说。

    乔奕森明白,其实在心里,阮小溪已经原谅了阮少安,只是嘴上还不愿意承认。她无法面对失去父亲的痛,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如果阮少安发生了不幸,那她一定会内疚一辈子的。

    阮点点的情绪稳定下来以后,也十分担心阮少安的安危。他能感觉得出来,阮少安一直对他不错,但是碍于自己的妈妈阮小溪,所以一直远离阮少安。

    今天在他十分害怕恐惧的时候,没想到救他的人竟然是阮少安,阮点点在心里是很感激自己的外公的。

    也很后悔,后悔自己一直没有叫他一声外公,如果外公真的因为救他而丢了性命,那这将是他一辈子的噩梦。

    在大家紧张地等待中,手术室的灯亮了,医生出来了,阮小溪转身赶紧迎上去,乔奕森陪着她护着她。

    “医生,我父亲怎么样了?”阮小溪积极地问道。

    “病人肺部积水严重,引发了旧疾,情况很不好,目前还没有脱离危险期,需要观察24小时,能不能醒过来,就看病人的造化了。”医生说完,叹了一声,离开了。

    听到医生的话,阮小溪脚下一软,差点儿瘫倒在地,幸亏乔奕森及时地扶住了她。

    “他不会死的,他不会死的,他不会死的……”阮小溪的嘴里一直嘟囔着这句话,眼泪已经抑制不住地开始往下流。

    曾宝琴刚刚平静下来,听到医生的话,瞬间崩溃,她哭着趴着跪着到手术室的门口,嚎啕大哭。

    陈姐也跟着落泪,一直在旁边照顾着曾宝琴。

    阮少安被护士推着出来了,曾宝琴死死地抓着病床不肯放手,被医护人员呵斥道:“请保持安静,人还在呢,还没死。”

    这话虽然说得在理,但是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呢。大人们顾着伤心没工夫,软点点点小小的人立马站出去,挡住刚才说话不客气地护士道:“道歉!”

    “你说什么?”护士问道。

    “我说你要为你刚才的话道歉!”阮点点小小的人,说话却掷地有声,不容置疑。

    护士看着阮点点,张了张嘴,却也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来,干动了两下嘴皮子。

    “小孩子让开,别挡道。”那名护士不耐烦地说。

    呵,呵斥曾宝琴乔奕森不管,但是敢这么跟自己的儿子说话,乔奕森要是不说一句话,那就是怂蛋了。

    他扶着阮小溪走过去,站在阮点点地身边,面对着刚才态度蛮横的护士,看了看她的工作证说道:“于护士,我觉得你跟这身护士服不配。”

    乔奕森说的轻描淡写,但是语气里充满了鄙视。

    本来被这样一个大帅哥盯着看,这位小护士心里还美滋滋的,可是没想到却是被这样从头到脚的鄙视了一通,这个落差之大,让她犹如从云端跌到了谷底。

    “请家属让开,病人要回病房了。”这位护士还是很牛气的说。

    旁边已经有人提醒这位于护士注意自己说话的态度了,可是她就是不听。

    “请。”乔奕森说道,还把阮点点给拉到了一边来。

    “她……”阮点点还没有说完,就被乔奕森给抢了过去:“乖儿子,等着看。”

    他们也跟着去了病房,在途中,乔奕森叮嘱阮点点照顾好自己的妈咪,他去打了一个电话。

    等护士们安置好阮小溪的父亲,正要离开,乔奕森却带着一个白大褂从外面进来。

    所有的护士看到这个白大褂都点头哈腰打招呼,可是这个白大褂却跟在乔奕森的身后,跟一个小跟班似的。

    阮小溪正在疑惑这个白大褂是何方神圣的时候,只听见他对那位于护士说道:“你,从现在开始被解雇了。”

    听到这句话震惊的,除了于护士,还有在场的所有人,说解雇就解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丝毫不留一点儿余地,这个人到底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