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孩子出事了!
    乔奕森直翻白眼,求婚的戒指不要,被扔掉的戒指反倒当做宝贝一般。

    阮小溪看出了乔奕森眼中的不解和鄙视,赶紧解释道:“就当我先给自己保存了。”

    乔奕森看她脸上那心虚的表情,已经明白了,这个小娘们儿,原来是在逗他玩呢。

    “你拿着就是你的了,你爱怎么处置怎么处置。”乔奕森轻松地说。

    嗨,阮小溪有点儿后悔了,看来自己的那点儿小心思已经被乔奕森给看透了。别呀,这样就不好玩了。

    “要不我向你求婚吧?”阮小溪突然奇想地问道。

    “恩?”乔奕森皱眉,刚才就从地上起来了,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女人向男人求婚,而且是阮小溪这样的女人,他就知道她在耍他。

    如果此时他接受她的求婚,日后还不知道怎么被这小娘们儿往死里整呢,比如说那天在浴室,赤条条地虐待呀。

    这种虐待对他而言,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所以赶紧投降吧。

    “不不不,老婆大人,还是我向您求婚吧,求婚是男人的事儿。如果你真的喜欢这种钻石,回头我让人从南非再弄回来一些,给你当弹珠玩。”乔奕森拒绝说。

    果然是财大气粗呀,拿钻石当弹珠玩儿,要是她有这么一颗钻石,那不得天天放在枕头边,出门揣在身上,哪里舍得当弹珠玩儿。

    败家,真的是败家!有钱就任性,太任性了!

    “你这么挥霍浪费,你妈知道吗?用不用我告诉她?”阮小溪反问道。

    乔奕森蒙圈,直接被阮小溪噎住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赶紧反省道:“老婆大人说的是,浪费可耻,节约是美德,杜绝浪费,坚决杜绝。”

    看乔奕森意识到了问题,阮小溪这才松了口道:“看在你知错悔改的份上,我就认真地考虑了一下你今天的提议,勉强同意了吧。”

    阮小溪说着将戒指递给乔奕森,乔奕森会意,立马接过戒指,重新单膝跪地,小心翼翼地拿过阮小溪的手,将戒指戴在了她左手的无名指上,然后在她的手背上落下轻轻一吻。

    “老婆,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不,以前也是,你永远都是我的人。”乔奕森站起来抱着阮小溪说,像是在宣誓主权一样。

    阮小溪回抱着乔奕森,也宣示着:“你,以后就是我的男人了,不准你勾三搭四,沾花惹草,一经发现,立马退货。”

    阮小溪说的义正言辞,不容分辨。

    “是是是,老婆大人的话,就是圣旨,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乔奕森对阮小溪的话唯命是从,唯阮小溪马首是瞻。

    “孩子呀,看看你爸爸这幅德行,以后咱们也要找一个这么疼老婆的男人呦,否则妈咪怎么放心把你嫁出去呢?”阮小溪对着肚子里的孩子说,实则嘴上却在夸乔奕森。

    乔奕森心里高兴极了,也摸着她的肚子说:“女儿呀,你放心,以后爸爸一定要把你嫁给一个像爸爸这样疼你的男人,否则不会把你往外推的。”

    满屋子的花香扑鼻,沁人心脾。这处海景房,如果窗帘拉开,采光一定很好,窗帘拉上,却不觉得闷。

    想象着打开窗帘,就可以看到蔓延的沙滩和嬉戏的人群,静谧的阳光,泛着波浪的海面,何其的惬意!

    “这里也是你的产业?”阮小溪忍不住问道。

    如果是的话,以后可以来这里小住一下,享受一下城市外的宁静。如果不是那就算了,这里看起来这么高档,住一晚也很贵吧,虽然他有一个身价不菲的老公,但是也不能这么挥霍不是。

    “以前是,现在不是。”乔奕森回答道。

    “怎么说?”阮小溪皱眉问道。

    “准确地说,现在是你的。”乔奕森说着走到房间的书桌旁边,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档案袋,将文件从里面取了出来,拿给阮小溪看。

    阮小溪狐疑地抽了一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呀,这个房产证上写的是她的名字!阮小溪!

    这里何时成为了她的资产,她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

    乔奕森就把当初离婚的时候,给她过户了两套房子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阮小溪。

    为了筹备这场求婚,乔奕森托宋萱帮助自己制备了所有的东西,最后把房产证和钥匙也都拿过来了,想要一并亲手交给阮小溪。

    阮小溪知道这一切后,鼻子酸酸的,没想到当初离婚,乔奕森也已经为她考虑好了后路。

    这两套房子的价值,少说也在千万以上吧,乔奕森这么不吝啬。

    话说,舍得为你花钱的男人,才是真的爱你的男人,这一条,乔奕森算是过关了,这么有心,还这么舍得。

    正当他们以额相对互诉衷肠的时候,听到外面一阵骚动。

    乔奕森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就看到一群人围在一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或许是母子连心吧,阮小溪看到外面像是发生了什么,心里一阵不安,一下子就想到了阮点点。

    “点点。”阮小溪喊着就急忙地跑了出去。

    乔奕森也紧跟了出去,他更加担心的是阮小溪这么着急,会不会不小心摔倒。阮点点又三个大人看着,应该没什么事情。

    走近人群,阮小溪就听到了阮点点的哭声,还有陈姐的呼救声,然后是曾宝琴的哀嚎声。

    阮小溪赶紧拨开人群,挤了进去,就看到阮少安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浑身上下都湿透了,阮点点站在一旁哭,像是受到了惊吓的样子,陈姐一直在旁边安慰他,一边还喊着救命。

    曾宝琴跪在阮少安的旁边,一边哀嚎一边埋怨道:“你这个死老头子,自己不会水,你成什么能,这下子好了,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