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请你嫁给我
    乔奕森却目不斜视,抱着阮小溪只管朝前面走,才没有心情理会别人的眼光呢,此时他怀里抱着的就是一切。

    “唉,我看到那个女人一直在看你身上的某个部位。”阮小溪凑近乔奕森的耳边,悄悄地说道。

    “哪个部位?”乔奕森面不红心不跳地问道。

    “你想用,但是现在又用不了的那个部位。”阮小溪轻轻地回答道。

    说起这个,乔奕森想起那天晚上在浴室里面,替阮小溪洗澡,他一时没有忍住自己体内蓬勃的,于是就跟阮小溪在浴室里面耳鬓厮磨,上演巫山的一场大戏。

    本以为阮小溪被自己的中烧不能自已,会极其配合自己完成,可是没想到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她竟然喊停。

    他已经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子弹入枪膛随时射出的地步,硬生生地被一声令下,给暂停了。

    最后狠心的阮小溪看着乔奕森憋得面红耳赤,自己大摇大摆地回了卧室,而乔奕森却在浴室里面冲了n遍冷水澡,勉强浇灭自己体内的汹汹大火。

    想起那天晚上自己遭的罪,乔奕森的额头还直冒冷汗呢。都说女人狠心起来,心肠比石头还硬,乔奕森觉得一点儿都不假。

    像阮小溪这么善良的女人,还能这么狠心的整自己男人呢,别说其他的女人了。

    真的是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

    看乔奕森半天不说话,还额头冒汗,阮小溪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太累了?要不放我下来吧,我就不招仇恨了。”

    “不不不,不累,招仇恨,那是他们自作多情,为夫我看都不会看他们一眼的。”乔奕森赶紧表忠心道,心里却在想,等阮小溪肚子里卸货了,看他怎么收拾她,一定让她一次补偿他三年的。

    阮小溪如果知道了乔奕森心中这个想法,一定会立马跪地求饶吧。毕竟乔奕森的爆发的时候,没有几个人可以满足他。

    乔奕森将阮小溪放在一处海景房门前,然后自己掏出钥匙去开门。

    “你干什么?”阮小溪问道。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乔奕森神秘地说。

    乔奕森打开门,然后重新抱起阮小溪朝里面走。脚下都是玫瑰,大红的的白色的黄色的,有些颜色她根本就没有见过。

    阮小溪疑惑,难道这些都是乔奕森布置的?可是他跟她形影不离这些天,哪里有时间做这些,难道他会术?

    正当她疑惑的时候,乔奕森说道:“这是我拜托你的好朋友宋萱帮忙布置的,不过都是按照我的意思布置的,喜欢吗?”

    “干嘛?贿赂我的闺蜜,一定有阴谋,一定有阴谋。”阮小溪肯定地说。

    “你说对了,阴谋来了。”乔奕森说着将阮小溪放了下来。

    只顾着跟乔奕森说话了,阮小溪转过身才发现,地上用玫瑰摆成一个心形,心形的中间摆放着蜡烛,还有一个精美的锦盒。

    乔奕森牵着阮小溪的手,慢慢地走进心形中间,然后蹲子拿起盒子打开。

    房间的窗帘全部拉上,屋里的灯光昏暗,这样蜡烛在昏暗中摇曳。盒子被打开,里面的钻戒在灯光下闪耀着亮瞎眼的光芒。

    好大的钻石,好漂亮的戒指!这是阮小溪第一看法,第二感想就是,这是乔奕森要送给自己的,那岂不是要发财了!

    哈哈哈哈!

    原谅阮小溪已经成为半个财迷了,因为这个时候,乔奕森都赖在她家不走了,乔奕森送的东西,她当然会照单全收了。

    “喜欢吗?”乔奕森问道。

    “喜欢,好漂亮。”阮小溪不吝啬得夸赞道。

    下一秒钟,她就仔细地抬头审视着乔奕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贿赂自己呀?否则费这么大功夫,把自己弄到这里来,还送这么大一颗钻戒。

    虽然她不懂珠宝,但是光看这颗钻石的质地,晶莹透亮,一定价值不菲。

    “送我的?”阮小溪接着问道。

    乔奕森肯定地点了点头,他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宠溺。

    “然后呢?”阮小溪接着问道,她不相信乔奕森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然后,请你嫁给我。”乔奕森说着,单膝跪地,手捧戒指,用真挚的眼神看着阮小溪。

    阮小溪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傻眼了,呆呆地看着乔奕森,不知道这是在干什么。下一秒钟,她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乔奕森向她求婚了!她简直不敢相信,此时的乔奕森,跪在自己的面前,在他精心布置的花海里面向她求婚。

    可是他们都已经结过一次婚,也离过一次了,还需要求婚吗?可是她还从来没有被人求婚过,乔奕森都已经娶她了,她都给他生孩子了,他还没有求过婚,好过分哦!

    想到这里,阮小溪自觉地伸出手,伸到乔奕森的面前。乔奕森也万分紧张,他唯恐阮小溪不肯嫁给他,不答应他,没想到阮小溪竟然答应了。

    他赶紧将戒指从礼盒里面拿出来,就要往阮小溪的手上套。不过阮小溪突然又收回了手,弄得乔奕森一片茫然。

    “怎么了?”乔奕森紧张地问道。

    “你是在向我求婚吗?”阮小溪明知故问道。

    “当然,我都这么明显了。”乔奕森委屈地说。

    “求婚的话,我再考虑一下吧。”阮小溪仰起头,假装很犹豫的说。

    “别呀,我都这么诚恳了,你还不肯嫁给我吗?”乔奕森的脸上一副恳求的神色。

    “有待考察。”阮小溪还是不肯松口。

    乔奕森看起来很是沮丧,这可是他托人从南非好不容易搞到的顶级钻石,花费工人们几个月的时间精心打造成的独一无二的戒指,可是阮小溪竟然看都不看一眼。

    “既然这么没用,扔了算了。”乔奕森说着就要将手中的戒指扔出去。

    阮小溪一看不得了,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说扔就扔,真的是不心疼钱呀。

    “等等,你要是不想要,就送给我好了。看起来很贵的样子,扔了多可惜。”阮小溪赶紧夺过乔奕森手中的戒指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