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要和她复婚了
    晨微看着n,说道:“这座别墅登记在宋舟鸿的名下,从我们攻入的监控系统视频中可以看到,宋舟鸿并不在这里,但是里面还有别的人。”

    “宋舟鸿现在忙得在国外擦屁股,肯定不在这里,这里或许就是他在这里的秘密基地。”n分析道。

    “我们看到的视频只是最近两天的,没有看到阮小溪,说明阮小溪的失踪跟他这里没有关系。”晨微说。

    “那不见得,阮小溪没有在这里,但是这里的人可以出去实施绑架。”n猜测道,并且他确实看到一辆面包车在这里出去后,第二天才回来。

    晨微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问道:“如果要攻入早前的监控系统,可以吗?”

    “当然,可以,只是费点时间。”n回答道。

    真的是意外中的收获,没想到竟然发现了宋舟鸿的秘密窝点。n和晨微都相信,一定会找到一些让人更加意外的惊喜。

    只是破解更早之前的监控视频,有点儿繁琐,需要更长的时间,他们拭目以待。

    在n跟乔奕森汇报的时候,n也提醒了乔奕森一下,阮小溪被绑架的时间,正好也是安初檬消失的时间,而他收到不雅照的时间,正好安初檬回来了。

    这些个巧合,看起来没有什么关联,但是仔细一想,或许就有蹊跷。

    当时乔奕森听了,沉默了三秒钟,什么也没有说,然后岔开话题说了别的。n也没有追问乔奕森的想法,因为他知道,乔奕森不说,不等于没有想法。

    阮小溪在阮点点屋里陪他玩的时候,阮少安突然过来敲门。

    乔奕森还纳闷呢,在这个家里,阮小溪和阮点点要进他和阮小溪的卧室,是从来不会敲门的,谁会来敲门呢?

    他走过去,打开一看,原来是阮少安。

    “对不起,打扰你了,我想跟你谈谈。”阮少安看着乔奕森说道,神色有些局促不安。

    乔奕森有些奇怪,阮少安跟他有什么好谈的,不过他倒是很想知道他要谈什么。

    “请进。”乔奕森说着走过去给阮少安倒了一杯水,毕竟他是阮小溪的父亲,作为长辈,他这个女婿还是对他应该客气一点儿。

    “谢谢。”阮少安坐在阮小溪的梳妆台前面,忙不迭失地接过水杯,或者他也没有想到乔奕森会对他这么客气吧。

    “有什么话,您说,我听着呢。”乔奕森就坐在床上,阮少安的对面。

    “其实我想跟你谈一谈你跟小溪的事情,我听说你跟小溪已经离婚了,这里是小溪的家,你住在这里是不是有点儿不合适?”阮少安说话的时候,吞咽了好几次唾沫,看起来他很紧张。

    “您是长辈,又是小溪的爸爸,您有什么话,都可以对我说,不需要这么紧张。”乔奕森开诚布公地说,他又不是一个老虎,在阮少安的面前,也只是一个女婿而已。

    阮少安点了点头,乔奕森才继续说道:“之前因为一些误会,我们是离婚了,不过现在我们有复婚的想法,我们一定会复婚的,您看,我们有两个孩子,孩子不能没有妈妈,也不能没有爸爸。”

    乔奕森看阮少安还是很不解,就继续说道:“您很奇怪,既然这样子,为什么不接他们母子回乔家,而是我搬出来跟他们住在一起。”

    阮少安点了点头,证实自己心中的想法。

    “那我就实话告诉您把,这幢房子是我赠送给小溪的,所以这里也是我的家,我们不分彼此。”乔奕森很轻松地说。

    他不想跟阮少安说那么多,因为阮少安也不可能清楚。他也理解阮少安作为一个父亲,为阮小溪担忧的心情,所以才会给他一个确切的答案,关于他和阮小溪的未来。

    “这就好,这就好。小溪受了这么多苦,真的不能再受苦了,否则我就太对不起她了,更加对不起她死去的母亲。”阮少安颇有感慨地说。

    乔奕森看得出来,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还是真心的。

    “那现在我也有问题,想跟您谈一谈。”乔奕森趁机说道。

    “你说。”阮少安的脸上稍稍放松了一些。

    “据我所知,您这些年过得虽然没有以前风光,但是也还说得过去,为什么突然想起小溪来了呢?为什么要回来,回到这座城市?”乔奕森说完盯着阮少安,仿佛要从他那双经历沧桑的眼睛中看出些什么似的。

    阮少安显然对这些问题有点儿措手不及,他没有想到乔奕森竟然调查了他。

    “离开太久了,想回来看看,落叶归根,我也很想念小溪和她的母亲。”阮少安说着,眼睛看着脚下的地,不敢抬头正视乔奕森。

    他的话,合乎情理,但是他的神情却出卖了他,显然他在说谎。

    乔奕森也不揭穿他,继续问道:“听说您还有一个女儿,怎么只有你们夫妇两个人呢?你女儿呢?”

    阮少安抿了抿嘴唇,张了张嘴,然后结结巴巴地回答道:“她……她离家出走了,我们也一直在找她。”

    乔奕森笑了笑,阮少安是一个老事故了,编一些故事比较在行,只可惜这些故事骗骗别人可以,想要骗他可没有那么简单。

    正在这时候,阮点点闯了进来。

    “爸爸,妈妈问你晚上想吃什么饭?”阮点点欢喜地问道,可是一看到阮少安,又严肃起来。

    阮少安期待地看着阮点点,是一个老人对后代子孙的期盼。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对孩子和孙子,有一种特别的渴望。

    可是阮小溪和阮点点都不愿意亲近他,阮小溪不愿意叫他爸爸,阮点点不愿意叫他一声外公。得不到他们的原谅,恐怕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吧。

    “告诉妈妈,只要是她做的,爸爸都喜欢。”乔奕森笑意盈盈地回答道。

    “好。”阮点点又蹦蹦跳跳地转身走了。

    看着阮少安望着孩子的背影出神,乔奕森明白其中的滋味。之前阮点点不愿意叫他爸爸,他心里的滋味也不好受呢。

    “好了,出去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乔奕森终止了这次谈话,先站起来走了出去。

    阮少安这是第一次进阮小溪的卧室,他一个人站在原地,看了好久阮小溪睡觉的地方,不免想起她小时候的情景,最后竟然红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