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什么时候复婚”“看老娘心情!”
    阮小溪回忆了一下,然后摇摇头说:“他们绑架我的时候,我来不及看清楚他们的样子,但是我记得是三个人。后来他一直在麻袋里,看不清楚,再后来看见他们的时候,他们都带着黑色的头套,只露出眼睛,我根本看不清楚他们长什么样子。”

    “那他们都对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有什么可以证明他们的身份?”乔奕森继续问道。

    阮小溪仔仔细细地回忆了一遍,然后一无所获地摇摇头,不过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她说道:“那些人最后并没有对我做什么,说是看在我怀孕的份上,或许他们只是为了劫财,并不想弄出人命来,毕竟我的身子不方便。”

    “不可能。”乔奕森不同意这种说法,然后打开抽屉拿出了阮小溪的手机和钱包等物品。

    “这是在你被绑架的那条巷子里面发现的,当时你的包掉在地上,里面的贵重物品都在,你看看。那个包我替你扔掉了,霉气,我给你换个新的。”乔奕森说着将东西递给阮小溪。

    阮小溪打开钱包,里面的证件和几张钞票,一个都不少,还有她的手机,看起来也完好无损,只是没电了。

    他们真的不是劫财!

    阮小溪吃惊地看着乔奕森,这一切太奇怪了,无法解释。

    “或许是他们真的没有坏到良心泯灭的地步吧,不要多想了,都过去了。”乔奕森说着拿过阮小溪手里的东西放在一旁。

    她不想阮小溪多思多虑,有些事情知道多了,反而不好,什么也不知道可以让她安心养胎。

    “你是不是查到了什么?”阮小溪盯着乔奕森问道。

    阮小溪觉得不对劲儿,这不像是乔奕森的风格。其中明明有很多疑点,他怎么会轻易地放过呢?

    “没有,暂时还没有,如果有,我会告诉你的。”乔奕森轻描淡写地说,尽量不让阮小溪跟着担心。

    “那你一定要告诉我,最近不知怎么了,觉得有点儿倒霉,接二连三地出事。”阮小溪叮嘱道。

    “放心吧,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我会一直陪伴在你们身边的。”乔奕森郑重地承诺道。

    阮小溪一直都想问,但是都没有问出来。他们之间有安初檬的存在,即使不说,那也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

    “她……怎么样了?”阮小溪还是问了出来。

    “我都跟她说清楚了,她想做什么,我会支持她,如果她没有地方去,我送给她一套房子,如果她想出国,我给她提供资金上的支持,但是我们之间,再也容不下别人了。”乔奕森伸手摸着阮小溪微圆的脸蛋,认真地看着她回答道。

    阮小溪也伸手握住乔奕森的手,此时此刻的她,充满了感动,没想到乔奕森为了他们母子,放弃了安初檬。

    “其实,她也挺可怜的,刚刚失去了孩子,应该得到好好地照顾。”阮小溪感慨道,女人何必为难女人呢。

    “长痛不如短痛,同情不等于爱,我现在分的很清楚,现在你们才是我的最爱。”乔奕森说着抚向阮小溪的肚子。

    她的肚子圆圆的,几天不见,好像又大了很多呢。

    “让我看看我的宝贝女儿,是不是又长大了一点点。”乔奕森说着蹲下身子,附耳贴在阮小溪的肚子上说道。

    “为什么是女儿,要是儿子怎么办?”阮小溪问道。

    这两个父子还真的一模一样呢,阮点点整天对着她的肚子喊妹妹妹妹的,乔奕森也开始一口一个女儿了。

    他们就这么期待是女孩儿,如果生了男孩儿,是不是要被他们直接无视了。

    “因为我们已经有一个儿子了,如果再有一个女儿,就儿女双全了,凑成一个好字,此生足矣。”乔奕森说着很满足的样子。

    “万一是个儿子,怎么办?你是不是就不喜欢了?”阮小溪问道。

    “儿子也可以,我们再生一个女儿就是了。”乔奕森回答道。

    阮小溪无语,当她是母猪呀,说生就生,生一个孩子容易嘛,十月怀孕,一朝分娩,那疼痛是男人无法理解的。

    “怎么了?不愿意跟我生?”乔奕森看她沮丧的小脸问道。

    “当然,不愿意,我们现在是非法同居,如果生孩子的话,那就是黑户。”阮小溪直接抗议。

    “你是不是也想跟我合法化?”乔奕森贼贼地问道。

    “我呸,我想把你请出去。”阮小溪说着自己转身走掉。

    “我们什么时候去办理复婚?”乔奕森朝着阮小溪的背影喊道。

    “看老娘心情!”阮小溪头也不回地回答道。

    乔奕森额头三道,这小娘们,越来越胆大了,不过,爷喜欢!

    安初檬指示阿四将阮小溪的照片传给乔奕森,这还不算,她觉得不解气,还让阿四给各大报社寄了一份纸质的照片,当然不包括乔氏晨报。

    如果乔氏晨报得到了照片,就等于乔奕森知道了。乔奕森一定会不惜一切手段组织这些照片上报,那她的计划不就泡汤了。

    阮小溪和乔奕森还被蒙在鼓里,更大的一场舆论风暴即将来临。

    n去查了给乔奕森传照片的那个手机信号所在地,可是压根就查不到。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个号码,然后又凭空消失了一般。

    “查,继续查,一定就在这座城市里面,而幕后的那个人也一定在这座城市里。”乔奕森坚定地说。

    n跟晨微分析了一下,如果在这座城市里面,但是又查不到,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这个号码只用了一次,就不再用了,还有一种可能,这个号码所在的区域,有防御系统,所以查不到讯号。

    排除第一种可能,那么有防御系统的区域,到底在哪里呢?

    这个也不难找,因为安装这种功能的区域,要么是国家机密所在地,要么是私人权贵的秘密场所。

    干出这种龌龊事情的人,不可能混在国家机密所在地里,那么就是在权贵的秘密花园里面藏着了。

    n立马定位了高档私人会所和住宅,然后安排人摸清楚出入这些场所的人。功夫不负有心人,果然有一个地方有发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