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知道是谁绑架了你吗
    “你不需要在哪里混,你做好我的太太,做好孩子的妈妈,足矣。”乔奕森直接给她堵了回去。

    “那你想让我做一个没有工作没有事业的废人吗?”阮小溪沮丧地问道。

    “你想工作,你想要事业,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乔氏那么大,没有你一个位置吗?如果你真的喜欢这个行业,你的这个工作,我把所有的杂志社都买下来,给你经营。”乔奕森豪气地说。

    “不用不用。”阮小溪投降,她相信,乔奕森绝对有这个实力和财力做到他说的事情。

    不管阮小溪怎么求都没有用,乔奕森就是不答应让她去请假。白静刚才在电话里面说的很清楚了,只要她今天不出现,那就辞职,不是辞职,是被开除。

    被开除,不是一件有面子的事情,阮小溪想想就沮丧。

    不过看乔奕森坚决的样子,还守着她,不让她离开卧室一步,最后她不得不妥协退让。因为她不是不认可乔奕森的话,毕竟昨天的事情让她心有余悸。

    看她变乖了,乔奕森这才笑了。

    “接下来,我想给你说点儿事情。”乔奕森说。

    “大爷,您说,小的听着。”阮小溪一副被奴役的样子,回答道。

    “你先看看这个。”乔奕森说着将手机递给了阮小溪。

    阮小溪一看,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心都要从胸口跳出来表示抗议了。

    阮小溪想不起来自己何时这么狼狈,还被人拍了照。以她当记者这么多年的经验,下一秒就明白这照片有问题。

    “这照片上的人是谁呀?”阮小溪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将手机扔给乔奕森问道。

    看阮小溪这么淡定,乔奕森更加肯定,这些照片是子虚乌有,别有用心的人拿来捏造事实,诋毁阮小溪,破坏他们夫妻关系的。

    “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跟你有几分神似。”乔奕森摆摆手说道。

    “神似?难道你没有认为就是我吗?”阮小溪问道。

    “照片上的人是你,但是这照片是经过处理的。”乔奕森回答道。

    “看来你已经鉴定过了,那还拿给我看什么?”阮小溪噘嘴,心里不满乔奕森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她。

    “我总要弄清楚事情的真假,然后再告诉你,否则不是让你担心嘛。”乔奕森解释。

    呵,恐怕是弄清楚她被绑架的时候到底有没有受辱,所以才先去做鉴定的吧?如果他拿着照片直接过来问她,不就知道了,还用得着去鉴定嘛。

    乔奕森分明就是心里有鬼,在乎她被绑架的时候是不是受辱。

    “那我问你,如果这是真的,你会怎么样?”阮小溪盯着乔奕森的眼睛,认真地问道。

    她想知道,万一她发生了意外,乔奕森还会不会接受她。其实,如果真的发生了,她自己都不会再出现在他的面前,自己都不想再活在这个世界上,但是她在乎的是他的态度。

    “我会疯掉。”乔奕森严肃认真地回答。

    他的眼睛里充满恐惧和不安,他的双手紧张地有些不知道往哪里放,只有握拳。

    没想到乔奕森的反应会这么强烈,阮小溪始料未及。

    “我只是假设,还好有惊无险,我回来了,完好无损,还可以陪伴在你和孩子身边。”阮小溪赶紧推翻自己的假设,肯定地说。

    “不要做这种假设,永远都不会发生这种事情,我要你好好地。”乔奕森说着将阮小溪抱入怀中,紧紧的。

    阮小溪也伸手环抱住他,双手在他的背上轻轻地拍着,抚慰他的不安。

    过了一会儿,阮小溪推开乔奕森问道:“那些照片从哪里来的?肯定是我不注意的时候被他们悄悄拍的,我记得当时他们用麻袋套住我的头,我什么也看不见,直到到了那个破旧的屋里,才取掉,应该就是那个时候我看不清楚拍下的。”

    乔奕森可以想象那个场景,确实阮小溪眯着眼睛,从黑暗中乍到光明处,不适应光线,才会是那种神情。

    “这也正是我要问你的,你看清楚绑架你的人长什么样子了吗?我们在那周围都看了,根本没有人的影子。”乔奕森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