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们再生一个孩子好不好
    等到她不哭了,乔奕森才说道:“等你愿意说的时候,告诉我你都发生了什么,我会弥补你的。”

    安初檬在回来之前,早就想好了一套说辞,只是在乔奕森这种大男人面前,她唯有装可怜认错,博取同情,才有继续留在他身边的一丝希望。

    “那天我赌气离开后,差一点儿被一辆车给撞倒。为了躲开那辆车,我脚下崴了一下,就摔倒在地上。我觉得肚子很痛,等好心的人把我送到医院,谁知道孩子已经保不住了。”一提起孩子,安初檬的悲伤就抑制不住。

    “后来你去哪里了?为什么不会来?”乔奕森问道。

    “孩子没有了,我没脸回来,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交代,我很害怕,害怕你不要我了。我想到了死,我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样我就不用内疚,不用面对你,也不用承受失去孩子的痛苦,可是……可是被那位好心的人救了下来,他让我到他们的学校里给孩子们上音乐课。”

    说到这里,安初檬的眼里才重新有了一丝亮光,她继续说道:“在那里,有很多孩子们,他们都很可爱,跟他们在一起,让我慢慢地变得平静,变得充满希望。我原本一直留在那里跟孩子们在一起的,可是我想你,我太想念你了,我会发疯,所以我回来了,我要跟你在一起,我要再给你生一个孩子,一个属于我们俩的孩子。”

    安初檬的情绪很激昂,她满怀期待和希冀地看着乔奕森,像是想从他那里得到同样的回应一样。

    可是乔奕森除了叹息和惋惜,没有更多的感情了。

    他为那个意外来又无辜去的小生命感到惋惜,但愿他安息吧,下一辈子再投胎做人,平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地长大。

    对于安初檬,这一次他真的要跟她讲清楚了。这样对她对阮小溪都好,对大家也都好。

    “初檬,你坐下,听我说。”乔奕森认真地说。

    “我听着,你说,我们再生一个孩子,好吗?”安初檬祈求似的说。

    乔奕森坚决地摇了摇头,他蹲下来,与她平视,认真地看着眼前的安初檬。

    自从她这一次回来他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看过她,仿佛眼中只有她一个人。

    这一看,确实发觉,她变了好多。以前她的眼底是清澈的,现在变得浑浊难懂,以前她的脸上是真挚的一目了然的,可是现在不仅增添了许多妩媚,还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世故。

    这些年,她一个人远走他乡,经历了什么,过着怎样的生活,他不想知道了,但是他明白,一定是艰难的。

    像她这么漂亮的女人,一个人在外,要想保护好自己,一定更加不容易。

    “初檬,孩子没有了,或许就是在告诉我们,我们之间的一切,早就已经结束了,所以不要再强求了。”乔奕森语重心长地说,说出这句话,像是解脱了一样,终于松了一口气。

    “你在跟我开玩笑,是吗?”安初檬突然笑了,她不相信地问道。

    “不,我不是开玩笑,我说的都是认真地,我现在有我自己的生活了,有爱人,有孩子,我爱他们,我想跟他们在一起,而你,也应该过你自己的生活。”乔奕森肯定地说。

    提到爱人和孩子,乔奕森的眉眼都是柔和的,那是无限的宠爱。

    可是安初檬觉得刺眼,乔奕森是他的,乔奕森的爱也只属于她一个人,凭什么被别的女人和别人的孩子抢走?

    “不,不不,你就是我生活的全部,没有你,我活不下去。你也是爱我的,你还记得当年我们……”

    安初檬还没有说完,就被乔奕森打断了:“当年都过去了,现在,我爱的是小溪。”

    “不,你是爱我的,你是那么的爱我,怎么可能说不爱就不爱了呢?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安初檬不停地摇头。

    “你听我说,你听我说。”乔奕森抓住安初檬的胳膊,试图让她冷静地面对这个事实,看着她眼中的泪水,他还是狠心地说:“找一个适合你的男人,好好地过日子吧,走出过去,才能拥有未来,我会祝福你的。”

    说完这些话,乔奕森站了起来。他把自己一直以来都想说的,而没有说出来的话一下子说完,感觉轻松了许多,他也终于对阮小溪母子有了一个完满的交代了。

    看到乔奕森要走,安初檬倏地站起来,跑过去从后面抱住她,苦苦地哀求道:“可是我爱你呀,我爱你爱了这么多年,我怎么办?”

    “你想去哪里,我都会给你提供资金上的支持,你需要什么,我都会帮助你。”乔奕森头也不回地说道,说完掰开安初檬的手,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他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果断决绝。终归是要伤了她的心,那就一次到底吧。

    安初檬看着门被关上,乔奕森消失在眼前。她哭着笑着,笑着哭着,终究,他还是不要她了。

    如果她得不到,那别人也不能如此快活,要不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公平可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