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对不起,我没能保住你的孩子
    到时候有好戏看喽,而安初檬就是要看这场大戏,还要在里面添柴加火,这样才过瘾。

    “吓死我了,安姐姐,你太坏了。”阮静怡像是被人抓包了一样,瞬间面红耳赤,嗔怪道。

    “你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大白天又没有鬼,有什么可怕的?”安初檬反问道。

    安初檬越说,阮静怡越是觉得浑身不自在。

    “好了,不逗你玩了,我来是告诉你一件事情,我要离开了。”安初檬说道。

    “离开?去哪里?”阮静怡问道。

    “当然是回家了,我在这里住了好几天了,也该回去了。”安初檬回答道。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呀?”阮静怡竟然还有点儿不舍得安初檬呢,巴巴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你有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安初檬比了一个手势说。

    “我会想你的。”阮静怡忍不住抱了安初檬一下。

    “好了,祝你好运呦。”安初檬别有深意地说了一句。

    阮静怡自然也明白是什么意思,因为宋舟鸿快回来了,今天早上打电话回来说的。

    “你好坏。”阮静怡不好意思地嗔骂了一句。

    阿四将安初檬送到繁华地段,然后安初檬自己打车回到了乔宅。

    对于安初檬的突然回来,大家都很意外。这么多天都没有消息,突然就出现了,真跟大白天见鬼差不多。

    不管下人们在一旁议论,安初檬先是去了乔奕森的卧室,然后书房,都没有人。不过这也不奇怪,现在是上班时间,乔奕森应该去上班了。

    “我饿了,给我准备一点儿吃的。”安初檬吩咐吓人道。

    “是,安小姐。”下人回答着看了一眼安初檬的肚子。

    只见安初檬的肚子平平的,还穿着紧身的衣服,明明走的时候,已经有明显的隆起了,现在怎么突然没有了,怪不得大家要议论呢。

    管家端着吃的给安初檬送到房间,然后站在一旁,几次想要张口,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说吧。”安初檬不以为意地说。

    “安小姐,你这些天都去哪里了,可把我们给急坏了。”管家说道。

    “我没看出来你们着急,说不定你们巴不得我不回来了呢。现在我回来了,你们是不是不开心呀?”安初檬张口就毒蛇。

    “怎么会?您……孩子呢?”管家看着安初檬的肚子问道。

    “没了。”安初檬一边回答着还继续吃着东西,只有一丝难言的哀伤在脸上。

    管家看安初檬的态度和心情都不好,也不再追问下去了,赶紧出去给乔奕森打电话,告诉他安初檬回来了。

    乔奕森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跟阮小溪和阮点点一起吃饭,听到安初檬出现并且回到乔家的消息,差一点儿没把自己给噎死。

    “怎么了?”阮小溪问着递给他一杯水。

    乔奕森接过水喝了两口,好了点儿,没有回答阮小溪,走出餐厅接电话。

    “好的,我知道了,等我回去再问清楚。”乔奕森说完挂断了电话,然后又回到餐厅去。

    他没有坐下来吃饭,而是对阮小溪和阮点点说:“我有点儿事情要出去一下,你们慢慢吃。”

    说着就去门口换鞋。阮小溪追了出去,看着他匆忙的样子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乔奕森换好鞋直起腰看着阮小溪,突然觉得不忍心欺骗她,应该告诉她实情,于是就将安初檬的事情说了。

    阮小溪听了,神色果然不是很好,但是她已经极力地克制自己忍住了。

    “放心,我很快就回来了。”乔奕森保证道。

    他知道,阮小溪刚刚被绑架回来,一定特别需要他的保护和陪伴,所以他不会抛下她。

    “我们这边没事,你应该好好地安慰一下她,毕竟失去了孩子,她一定也很难过。”阮小溪挤出一丝笑容,回答乔奕森道。

    如果是以前,乔奕森一定认为阮小溪不够爱他,才会把他推给别的女人,可是现在,他明白了,那是因为她的善良,才让她这么大度,凡事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

    这样的阮小溪,让人心疼。正是这样的她,才会一个人拉扯孩子长大,也愿意自己挺着大肚子把自己的老公让给别人。

    “我知道,等我。”最后乔奕森说完,深深地看了一眼阮小溪,才不舍地离去。

    乔奕森离开后,阮小溪心里有些许不安。她也不知道是来自哪里?真的担心乔奕森不会回来了?也不是,就是那种烦躁,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阮少安和曾宝琴磨磨蹭蹭地从房间出来,之前一直不敢跟阮小溪坐在一桌吃饭,觉得没脸,觉得他们吃的差不多了,才出来。

    看到他们出来,阮小溪直接站起来回了房间。不过阮点点还没有吃饱,只管低头吃自己的,也不说话。

    这一家人,陈姐成了他们之间缓和的纽带,都是陈姐来安排他们的衣食住行的。

    安初檬一看到乔奕森,立马就换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儿,扑过去抱住乔奕森,哭个不停。

    几天没见,安初檬确实消瘦了不少。

    “先坐下来,慢慢说。”乔奕森让她坐下,然后亲自给她沏了一杯牛奶,说道:“现在你比较适合喝这个,补充营养。”

    “奕森,你还是这么体贴。”安初檬的泪眼中闪过一丝笑,说道。

    “你去哪里了?我找了你好几天,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乔奕森问道。

    “你真的会为我担心吗?”安初檬不相信地问道。

    “你这说的什么话,你挺着肚子……”说到肚子,乔奕森停住,看向她的腹部,平平如也。

    他叹了一口气,看着安初檬,她还是和以前一样的任性。离家出走,也不看什么时候,怀着孕独自出去,现在孩子也没了,她失去孩子,一定身心都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对不起,奕森,原谅我,我没有保住你的孩子。”看乔奕森不说话,安初檬主动承认错误,说着噗通一声跪在乔奕森面前,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十分懊恼后悔的样子。

    “你先起来。”乔奕森将她扶起来,可是安初檬还是哭个不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