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再一次
    她有点儿不敢相信,一直是自己心头大患的阮小溪,就这样被自己给整了。

    “我都看到照片了。”阿四肯定地说。

    听到阿四这样说,安初檬才露出诡异的得逞的笑容。

    “这下子该让我亲了吧。”阿四说着安初檬的睡衣,沉醉在她胸前的风光中。

    没想到阮小溪就这样玩完了,安初檬还有点儿不真实的感觉。如果乔奕森知道,阮小溪被几个男人,不知道是什么表情,还会不会再惦记这个女人。

    安初檬有一种报复的,她急于想看到乔奕森知道后的结果,问阿四道:“照片呢?”

    “在阿彪手机上。”阿四一边干活儿一边抽空回答道。

    “你去拿过来给我。”安初檬推了推阿四说。

    阿四正在兴头儿上,哪里舍得离开,虽然嘴上答应着,可是一点儿行动都没有。

    安初檬此时的心思全部在乔奕森身上,没心情跟阿四玩儿。阿四不去,她也一点儿都不配合他,使劲儿地将他从自己身上推开,然后下床就要穿衣服。

    阿四被扫了兴,坐在,看着安初檬问道:“你干什么去?”

    “你不去我自己去。”安初檬头也不回地说。

    “去去去,等办完事儿再去。”阿四下床将安初檬重新抱回。

    任由安初檬再怎么挣扎,阿四也不放开她。安初檬在半推半就的情况下,再次跟阿四共赴巫山。

    阮小溪醒来,已经上午九点多了。她睁开眼睛,发现在自己的房间里,忽然觉得昨晚做了一个噩梦,太可怕了。

    可是看到床前的乔奕森,她知道,那不是梦,都是真实的。

    乔奕森睡着的时候,还紧紧地抓着她的手,他的脸庞棱角依旧分明,眉眼依旧英俊,只是下巴的,显得整个人有点儿憔悴。

    睡梦中的乔奕森,还紧紧地皱着眉头,一副有心事的样子。阮小溪想起来在可怕的夜晚,乔奕森如天神般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将她抱了出来。

    她是怎么回到自己家里的,不记得了,一定也是乔奕森抱她回来的。他没走也没有去睡,一直在这里陪着自己,直到困得不行竟然就这样倒在床边睡着了。

    阮小溪伸出另外一只手,轻轻地触摸乔奕森的脸庞。刚一碰到,乔奕森就像是有感应一样,一下子就惊醒了。

    “小溪。”嘴里还喊着阮小溪的名字。

    “我没事,我很好。”阮小溪回答道。

    她知道,他一定是很担心她,所以睡着了还不放开自己的手,睡醒了还没有抬头就条件反射似的叫自己的名字。

    看到眼前的阮小溪,乔奕森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又不放心地问道:“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昨天你睡着了,我就没有带你去医院检查。你要是不舒服,我立马带你去医院。”

    “不用,我很好。”阮小溪淡淡地回答道。

    可是乔奕森还是不相信似的,说:“我昨天给你简单地检查了一下,除了身上有几处淤青,没有什么外伤。如果有内伤就不好了,不舒服你一定要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