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别怕,有我在
    “这么不小心,我背你。”n二话不说,将晨微的脚从鞋里面拿出来,然后将她背在身上。

    此时乔奕森已经走到了有光的那道门旁边,他趴在门缝上,想要看里面,可是门缝太窄,压根什么都看不到。

    “有人吗?有人吗?”乔奕森一边拍着门一边问道。

    阮小溪再次陷入昏昏沉沉的睡梦中,仿佛听到有人敲门,她立马警惕起来。

    “请问里面有人吗?”乔奕森再次问道。他的声音有些干哑,刚才扯破嗓子喊得了。

    阮小溪睁大了眼睛,乔奕森的声音,好像是乔奕森的声音。她刚想张口应答,又犹豫了。

    只是声音像,但是不一定是乔奕森。而且仔细一听,跟乔奕森的声音又有一点儿不像。

    乔奕森说话低沉磁性,不急不慢,还带点儿痞痞的味道,可是现在这个声音,很着急,很严肃,又不那么像。

    阮小溪刚刚生出的希望,在不确定是不是乔奕森的时候,瞬间又被恐惧取代。不知道外面到底是什么人,半夜深更到这里是干什么的。

    她不由得又往墙根躲了躲,不希望外面的看到自己。

    “没人吗?”看到乔奕森喊了那么久,都没有人应答,n问道。

    “那应该真的没人,毕竟谁也不会住在这种地方。”晨微补充道。

    “你们远一点儿,我把门踹开。”乔奕森交代她俩道。

    这个门是木门,虽然外面上了一把锁,但是门框看着不结实,应该踹开没问题。

    听到乔奕森的话,他们两个往旁边站了站。

    乔奕森倒退几步,摩拳擦掌,然后抬起一条腿,踹在门上,门立马晃了几晃。

    听到门外的动静,阮小溪吓得不轻,外面的人竟然要破坏掉门闯进来。

    她想要躲起来,可是手脚不便,只能慢慢地一点一点儿地挪到床沿,然后让脚先着地,身体再下来。可是这个动作,累的她满头大汗,也没有从床上下来。

    乔奕森在外面还在踹门,眼看着门就要跟门框分家了,他忽然觉得希望就在眼前一样,不仅没有觉得累,反而更加起劲儿了。

    最后一脚,门应声倒地,这道屏障没有了。阮小溪坐在床边,惊恐地看着门口,乔奕森也目光严肃地看向里面。

    当四目交织,阮小溪的恐惧烟消云散,瞬间被莫名的感动代替,而乔奕森的沮丧也一扫而光,被喜悦所充斥。

    “小溪。”乔奕森赶紧跑过去,来到阮小溪的身旁。阮小溪望着乔奕森的脸庞,喜极而泣。

    她的祈祷成了现实,乔奕森真的来了。

    “不哭不哭,我来了我来了。”乔奕森只顾着给阮小溪擦眼泪,都忘记帮她把绳子给解开了。

    “赶紧解开呀。”门口的晨微提醒乔奕森道。

    “哦哦,对不起,对不起。”乔奕森这才慌忙地给阮小溪解开绳子,嘴里还不停地自责。

    此时的乔奕森,哪里还有霸道总裁的样子,完全是一个妻奴的模样儿。只要阮小溪母子平安,他不管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阮小溪受到了惊吓,一直哭个不停,乔奕森不停地安慰她。

    “有我在,别怕,不怕。”乔奕森抱着阮小溪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还时不时地在她的额头上亲一口。

    仿佛与她的每一次身体接触,都是莫大的安慰一样,既是安慰阮小溪,又安慰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