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人终于找到了!
    “快点儿跟上他,别让他出事了。”晨微说着催促n赶紧上车去追。

    等到他们两个启动车子,只看到乔奕森的车尾灯像流星一般划过,看不见影子了。

    “快点儿,前面没有路了,这家伙不会想找死吧。”晨微担心地说。

    前面是一大片废墟,路特别不好走,车子在废墟上面如蜗牛一般爬行,虽然已经开到了最大马力,但是依旧寸步难行。

    突然乔奕森的车子陷进了一个大坑里面,怎么都出不来了。车轱辘在原地打转,乔奕森急躁得都想砸车了。

    n和晨微就在他原地打转的时候追了上来,他们下车,却看到乔奕森放弃了车子,也从车上走下来,大步地朝前面走去。

    前面黑乎乎一片,乔奕森踉踉跄跄的,一脚高一脚底,不知道他要走向哪里去。

    “慢点儿。”n都后悔让晨微下来了,他提醒她道。

    晨微紧紧地抓着n的手,看着乔奕森消失在前面的黑色汪洋中。

    “这是什么鬼地方,竟然连个灯都没有。”晨微嘴里说道。

    “刚拆迁完,后期还没有跟上,乔氏的项目。”n回答道。

    原来这是乔奕森买下的地皮,准备开发商业楼盘。n拿出手机,给他们照路,他们一边小心地往前面走,一边看着前面乔奕森的动向。

    乔奕森突然停了下来,站在原地,黑茫茫的,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突然听到他狂吼一声,撕心裂肺,声音划破寂静的黑夜,像黑夜中的一匹孤狼一样,寂寞孤独,高高在上,却充满无人能懂的无力感。

    晨微心里咯噔一下,一向沉稳冷静的乔奕森,此时他的内心一定是处于崩溃的边缘,才会这样子。

    阮小溪的失踪,对他的打击超出了想象。安初檬消失的时候,也没有见乔奕森这样子。阮小溪在他心中的地位,可见一斑。

    晨微和n默默地走到乔奕森的身后,不知道他发觉了没有。乔奕森并没有转身,而是继续在无边的黑夜中大喊大叫,像是要发泄掉内心的狂躁一般。

    就在废墟尽头的破屋子里面,阮小溪听到外面的狂叫声,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不知道是谁,深更半夜鬼哭狼嚎的,让人心惊。

    这一声声叫喊,凄凉、无奈、沮丧,让人听了很悲伤。

    阮小溪不敢发出声音,这里荒无人烟的,万一被坏人发现她在这里,那她的下场还不一定呢,还不如在这里安静地等乔奕森来救她。

    等到乔奕森平静下来,n和晨微慢慢地走近他,他们各自伸一只手附在乔奕森的肩膀上,像是安慰,像是给予他力量一样。

    “你们说,小溪会不会……”乔奕森还没有说完,就被晨微给打断了:“不会,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到她的。”

    此时此刻,晨微不敢说任何不利的话,也不允许乔奕森胡思乱想,因为他会真的崩溃的。

    他们害怕乔奕森失去阮小溪,就像是数年前失去安初檬一样,彻底变了样儿,变得沮丧酗酒,一蹶不振,自暴自弃,让人看了都心疼。

    以他现在这个样子,绝对比那一次有过之而无不及,晨微肯定地想。

    “小溪,你在哪里?”突然乔奕森朝着夜空大声地喊出阮小溪的名字。

    他希望奇迹出现,希望阮小溪完好地回到自己的身边来。

    本来已经昏昏欲睡的阮小溪,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以为是做梦了呢。

    她晃了晃脑袋,想让自己更加清醒,可是那个声音却不见了。她等了好久,再也没有听到那个声音,原来真的是自己做梦呢。

    阮小溪不由得笑了,自己做梦都梦到了乔奕森的声音,那么有磁性,那么性感。

    一定是孩子想爹了,阮小溪才不会承认是她自己想念乔奕森了。她不由得抚上自己的小腹,说道:“宝贝儿,你是不是想爸爸了?那就让他赶紧来救我们吧,好不好?”

    虽然这样的境遇下,但是一想到肚子里面的孩子,阮小溪就变得很坚强,她必须要撑下去,为了两个孩子。

    “前面是什么?”晨微突然指着前方一片黑乎乎问道。

    “什么也没有,跟这里一样。”n回答道。

    “不,肯定有,那里有灯光,你看。”晨微肯定地说,还指给n看。

    n眯起眼睛,还是什么都看不到呀。

    听到他们的话,乔奕森也看过去,仿佛看到有萤火虫般微弱的光,可是是什么也看不清楚。

    “你看到没有?有光线,前面是不是有房子?”晨微问道。

    “这里都拆完了,哪里有房子,说不定是冥火呢。”n摇摇头说。

    乔奕森低头沉思一下,突然抬头,然后朝着前方大步走去。

    “喂,你去哪里?”n在后面问道。

    可是乔奕森也不回答,只管往前面走。

    “你看你,都怪你,说什么光线。”n一边嗔怪着晨微,一边去追乔奕森。

    可是晨微穿的高跟鞋,压根就走不快,n还得照顾晨微,根本追不上乔奕森。

    乔奕森刚才想到,这里的拆迁工作基本完成了,但是好像还有最后一点儿剩着,具体什么原因他忘记了,但是前面真的有房子。

    有房子还有灯光,在这么偏僻的地方,不失为一个绑架窝藏的好选择。不管阮小溪在没有在,他都不能放过一丝一毫的线索。

    他们离房子越来越近,看的也越来越真切,确实有灯光。从远方看,很微弱,现在看来是从门缝里面射出来的,不仔细看真的不容易发现。

    而且这里的房子都矮,是旧式的老城区房子。这一次城区改造,决定全部拆除。

    好大的力气,才拿下了这块儿地皮。可是拆迁工作一直很难进行,一直持续了将近半年的时间。

    “真的有房子,那光就是从门缝里面出来的。”晨微兴奋地说。

    “还是你眼睛毒。”n说道。

    晨微脚下一划,鞋跟陷进了混凝土块儿里,怎么都拔不出来,而且蹭破了脚踝,她嘴里发出滋滋滋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