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她被侮辱了吗
    等到阮点点嘴角挂着笑,再次在乔奕森的怀里睡着。乔奕森小心翼翼地抱起他,悄悄地将他放在床上,叮嘱陈姐好好照顾孩子,然后他就出了门。

    他实在在家里呆不下去了,时间越久,阮小溪的危险就越大。想她一个怀着孕的女人,万一越到歹徒,该怎么办?

    即使她再怎么聪明,又怎么保护得了她自己和她肚子里面的孩子?为什么每次一次都让他们母子身陷险境,乔奕森充满了无力感和自责感。

    这一次找到她,再也不让她按照自己的性子胡来。找到她,对,一定要找到她,立马找到她。

    如果歹徒只是劫财,为什么要带走阮小溪呢?所以,不仅仅是劫财那么简单。想到阮小溪可能受到侮辱,肚子里面的孩子会受到伤害,乔奕森简直要发疯。

    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如此惨痛的结果,怎么面对阮小溪,怎么面对阮点点。

    车子在马路上疾驰,闯了无数个红绿灯,终于到了晨微和n那里。

    “孩子睡了?”晨微问道,其实她只是想缓解一下乔奕森的情绪。

    因为没有一点儿阮小溪的线索,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乔奕森,因为乔奕森的脸,比电闪雷鸣还可怕了。

    “如果还找不到,就扩大范围再找。”乔奕森阴沉着脸说。

    看着乔奕森无力地趴在方向盘上,n和晨微对视了一眼,什么也没有说,他们知道,此时不管说什么,都显得多余又苍白。

    突然,乔奕森启动车子,如风一般冲了过去。站在车旁的n和晨微都吓了一跳,还好及时躲开了,否则非要成为乔奕森车下的冤死鬼不成。

    “这家伙疯了。”n说道。

    “快点儿跟上他,别让他出事了。”晨微说着催促n赶紧上车去追。

    等到他们两个启动车子,只看到乔奕森的车尾灯像流星一般划过,看不见影子了。

    “快点儿,前面没有路了,这家伙不会想找死吧。”晨微担心地说。

    前面是一大片废墟,路特别不好走,车子在废墟上面如蜗牛一般爬行,虽然已经开到了最大马力,但是依旧寸步难行。

    突然乔奕森的车子陷进了一个大坑里面,怎么都出不来了。车轱辘在原地打转,乔奕森急躁得都想砸车了。

    n和晨微就在他原地打转的时候追了上来,他们下车,却看到乔奕森放弃了车子,也从车上走下来,大步地朝前面走去。

    前面黑乎乎一片,乔奕森踉踉跄跄的,一脚高一脚底,不知道他要走向哪里去。

    “慢点儿。”n都后悔让晨微下来了,他提醒她道。

    晨微紧紧地抓着n的手,看着乔奕森消失在前面的黑色汪洋中。

    “这是什么鬼地方,竟然连个灯都没有。”晨微嘴里说道。

    “刚拆迁完,后期还没有跟上,乔氏的项目。”n回答道。

    原来这是乔奕森买下的地皮,准备开发商业楼盘。n拿出手机,给他们照路,他们一边小心地往前面走,一边看着前面乔奕森的动向。

    乔奕森突然停了下来,站在原地,黑茫茫的,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