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徒,你们要做什么
    “要不要试一试?”安初檬坏笑着问道。

    阮静怡一脸懵逼地看着安初檬,傻乎乎地问道:“怎么试?”

    “当然是像我那样?你在花房外面不是都听见了吗?”安初檬说着还一脸满足的样子。

    阮静怡一下子羞红了脸,没想到安初檬的作风如此大胆。

    “我不要,还是你自己玩吧。”阮静怡说着就要离开。

    可是安初檬拉着她,死活不让她走,非要给她试试不可,美其名曰,有好东西一起分享。

    阮静怡简直羞死了,迫不及待地挣脱安初檬,跑了出去。

    安初檬回头收拾好东西,冷冷一声,没想到阮静怡是这么一个色厉内荏的家伙。平时看起来咋咋呼呼的,原来还是一个小。

    阮小溪下班后,走出大厦,看看日落西山,晚霞漫天。坐了一天,觉得浑身都僵,所以决定走一走,不着急打车回家。

    遇到下班高峰,路上车多人多,所以她选择比较偏僻的小路回家,这样快一些。

    走进一条窄巷子,天色已经渐渐地黑了下来,阮小溪想,等走出这条巷子,大概天就完全黑了,她就顺着大马路走,打一辆车,这样子很快就到家了。

    走到巷子中间,听到后面有汽车过来。

    这么窄的巷子,竟然有汽车走这里,阮小溪正要往边上让路,后面的汽车却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三个男人。

    没等阮小溪看清楚他们的长相,其中两个男人上来就拿一个麻袋套住阮小溪的头,另外一个男人抬起阮小溪的,这样三个男人迅速地抓住阮小溪就抬上了车。

    阮小溪吓的大喊大叫,可是麻袋里面太闷了,她呼吸都困难,别说大声喊出来了。

    上了车,车子就立马开走了。只是巷子太窄,走得不算快。

    后面的两个男人将阮小溪头上的麻袋拿下来,然后给她的嘴堵上,又给她套上了麻袋。

    阮小溪不停地挣扎,双手想要取掉麻袋,也不停地踢来踢去。

    “给她绑上,这样就安生了。”其中的一个男人说道。

    阮小溪一听,更慌了,挣扎的更加厉害了,可是还是躲不过双手和被捆绑的命运。

    此时挣扎和呼喊已经失去了意义,阮小溪惊恐万分,还是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是什么人绑架了自己?为什么要绑架自己?这两个问题一直在阮小溪的脑袋里转来转去,但是她就是想不明白。

    真的是太倒霉了,之前已经被绑架过一次了,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阮小溪真的是后悔,自己不该一个人走这么偏僻的小路,连个人影儿都没有,自己被绑架了,也没有人看见。

    如果下班就回家,或者走大路,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现在是法治社会,可是绑架这种事情还是会发生,还总是能被自己遇见,真的是倒了八辈子大霉了。

    这些人会对她做什么?勒索??可是她没有钱,不值得这些动干戈的,并且她身怀有孕,这些人也太没有眼光了吧。

    等她能够说话的时候,一定要给这些人讲清楚,一她没有钱,二她没有色,让他们积德,放过她这个孕妇吧。

    “去哪里?”其中一个男人问道。

    “速战速决,找个近点儿的地方,方便办事儿就行,又不杀人,不用抛尸。”另外一个男人回答道。

    阮小溪听到他们的对话,稍稍得松了一口气,他们不会杀了她,但是他们说的办事儿,难道真的要把她……

    天啊,不会真的这么丧心病狂,对一个孕妇下手吧。

    “去我那里吧,我那里平时没人。”开车的男人说。

    “行,你那个廉租房,平时也没人去。”另一个男人嘲讽道。

    车子开了半个多小时,左拐右拐,颠簸得很,终于停了下来。

    阮小溪被他们抬下了车,她没有挣扎,因为她知道,挣扎也没有用,不如省省力气,一会儿见机行事。

    被套着麻袋的阮小溪,什么都看不到,眼前黑乎乎一片,但是她的耳朵好使,却什么都听不到。

    看来这个地方,真的够偏僻的,连汽车、行人都没有。阮小溪深深地意识到,这个地方,可能让她叫天天不应叫地不灵,因为她的手机好像也不见了。

    “这是什么鬼地方,是人住的吗?”其中一个男人抱怨道。

    “这一片都在拆迁,住户都搬走了,没人更加好办事儿。”另外一个男人回答道。

    开了门,她们把阮小溪扔在了。阮小溪刻意将手放在胸前,好在意外的时候支撑起自己的上半身,这样就不用挤压着肚子了。

    “给她吧,半天不听音儿了,不会是憋坏了吧?”一个男人说着取下阮小溪头上的麻袋。

    “不要紧,一会儿给她好好一下。”另外一个男人说着浪笑起来。

    麻袋取下,阮小溪觉得呼吸顺畅多了,灯光有些刺眼,她眯了眯眼睛,然后再睁开,看向面前的三个男人。

    她不由得吓了一跳,本以为是面目狰狞的三个人,没想到他们都带着头套,显然,他们不想让她看清楚他们的长相。

    阮小溪想坐起来,可是她的手脚都被绑着,压根使不上力气,她只有勉强往床里面挪了挪,用肩膀的力量,支撑起自己靠在墙上。

    “你们不要乱来,我怀孕了,已经三个多月了,请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你们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我都会答应你们的。”阮小溪不卑不亢地说。

    三个男人都朝着阮小溪的肚子看去,然后对视一眼,其中一个男人说:

    “听说怀孕的女人更,不如我们试试?”

    这个男人说完,另外两个男人跟着浪笑起来。

    “刚才听你们说,你们也不想闹出人命。我大着肚子,想不闹出人命,还没有那么容易呢,搞不好就是一尸两命,完了你们还得找个地方抛尸。如果我死后被人找到了,那你们的罪过可大了,先奸后杀,要蹲大狱挨枪子儿的。”阮小溪沉住气,跟他们分析着情势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