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果然是个懂花惜花的人
    “阮小姐,昨晚睡得不安稳吧?”安初檬还故意问道。

    “哼。”阮静怡傲娇地白了安初檬一眼。

    “这里我比你熟悉,你有什么不习惯的,可以告诉我,我可以帮你,让你以后睡得安稳一些。”安初檬假装好意地说。

    “黄鼠狼给鸡拜年。”阮静怡就是看不惯安初檬骨子里的媚劲儿,说话也总是带着刺儿。

    不过安初檬并不放在心上,像阮静怡这样子把情绪放在脸上的人,是最不需要防的。

    安初檬在饭桌上表现得格外热情,又是给阮静怡夹菜,又是让她吃这个吃那个的,俨然一副主人的姿态。

    阮静怡不领情,对安初檬刷存在感的方式极其讨厌。吃完饭,安初檬还要拉着阮静怡去后面的花园里面赏花,被阮静怡直接拒绝了。

    看着安初檬怀着身孕,依旧光彩照人,面色红润细嫩,除了肚子四肢依旧纤细,而且还打扮的很精致,举手投足间都有说不出来的韵味。

    阮静怡心里又嫉妒又懊恼,她不能让自己一整天都盯着黑眼圈呀,于是吃完饭就上楼补觉去了。

    “阿四,我们去花园里面看看吧。”安初檬说道。

    “安小姐,我找兄弟们陪你去,我一会儿还有事情要做。”阿四委婉地拒绝了。

    白天里宋舟鸿的手下几乎都在外面站岗,只有需要的时候才进来。阿四也正是回来拿车钥匙,就被安初檬给看到了。

    “你可以让兄弟们去办,你留在家里,我有事情跟你商量。”安初檬说道。

    阿四的嘴唇动了动,还是没有能拒绝的了安初檬。

    虽然说夏季已过,但是花园里还是盛开着五颜六色的花朵。

    “阿四,我听说这里的花园都是你打理的。”安初檬闻着其中的一朵问道。

    “是的,我母亲以前喜欢种花,我算是得到了她老人家的真传。”阿四说着,有一种怀念母亲的味道。

    “我没有看错,你果然是一个懂花惜花的人。”安初檬赞赏地说。

    阿四没有回答,看着这些花出神,安初檬又问道:“那你的母亲现在在哪里?如果有机会我愿意跟她学习一下种花的技巧。”

    “她已经不在了,替我父亲还赌债,被我父亲卖了,后来就自杀了。”阿四平静地说着,就像是在说别人的家事一样。

    听到阿四的话,安初檬一滞,没想到阿四还有这样的经历。阿四平时的话不多,属于那种埋头做事的人,倒是愿意跟安初檬说这些。

    当阿四看向安初檬的时候,她正在对着花落泪。晶莹的泪水落在花瓣上,就上早晨的露珠一样。

    “你怎么了?”阿四走近问道,他想伸手擦去安初檬脸上的泪水,但是又觉得不合适,还是忍住了。

    “原来你的母亲这么苦命,没想到你会有这样的遭遇。可能是我想到了自己吧,我们也算是同命相连了。”安初檬感慨地说。

    阿四多多少少听过一些安初檬的遭遇,打心底里有那么一些同情,或许同是天涯沦落人吧。

    或许在别人的眼里,对安初檬多多少少有些鄙视,但是阿四没有。

    “嗨,你也不要难过了,现在你都怀孕了,要当母亲了,忘了那些不愉快吧。”阿四安慰安初檬道。

    听到阿四说这些,安初檬哭的更凶了,或许是情绪影响到了胎儿,她又是一阵腹痛。

    “我扶你去花房里面休息一下。”阿四说着搀着安初檬往花房里面去。

    花房也是阿四布置的,碎花窗帘,错落有致地摆放着薰衣草、康乃馨,里面还有一张床。

    想必这些花草都是为他的母亲布置的吧,这里面一定有阿四的思念在里面。

    安初檬勉强站起来,阿四赶紧去护住她,只见安初檬关上门花房的门,拉上了窗帘。

    阿四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是又隐隐约约地感觉要发生什么。

    “阿四,你抱抱我好吗?”安初檬期待地望着阿四说。

    “这……”阿四一动也不动,有些为难。

    “我知道,只有你对我是真心的,从我看见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他们都当我是玩物,不把我放在心上,就连我肚子里孩子的父亲也是。我的心好冷,真的好冷。”安初檬说着双手环抱住自己,她留下的泪像是瞬间都能结冰一样。

    阿四没想到安初檬现在过得这么不如意,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忍不住想要靠近她,温暖她。

    还没等阿四靠近,安初檬就一头扑了进来。她知道,只有这样子,阿四才不会拒绝,也不没有拒绝的余地。

    两颗一样孤寂的心,两个一样可怜的人,**,一点儿就着。当安初檬稍微一撩拨,阿四就如放出牢笼的野兽,不能把持。

    自从安初檬回到乔奕森的身边,再也没有被男人这样爱过。再孕激素的刺激下,安初檬只想从阿四这里得到更多。而阿四以前要过的女人,都是那些出来卖的,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安初檬在这方面,绝对算得上人间少有,让他有一种前所未有的骄傲感。

    “啊”直到安初檬一声惨叫,阿四还分不清楚是什么声音,继续着不愿意停下来。

    安初檬痛的晕了过去,鲜血染红了大半块儿床单,阿四才意识到自己的疯狂酿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他吓的赶紧从床上下来,喊着安初檬。

    可是安初檬一动也不动地躺在那里,脸上的红晕渐渐退去,变得惨白惨白的。

    “我不会让你死的,不会让你死的,你不会死的,你不会死的……”阿四嘴里一直重复着这句话,他胡乱地穿好衣服,然后拿床单裹住安初檬的身体,抱着她直奔车子。

    阿四将安初檬放在车上,然后以飙车的速度送她去了医院。

    看着安初檬进了急救室,阿四在外面着急地等待,他懊悔不已,后悔自己不该那么冲动,伤害了安初檬和她肚子里面的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